第8章(2)(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2033 字 2020-04-08

路唯东神情阴郁痛苦地望着面前的大楼,他已经在夜晚的寒风中伫立了好几个钟头。

他不断拨打着她的手机,一次次失望地倾听着那头传来:“您的电话无人接听,将转接到语音信箱……”

该死!她为什么不接电话?

不,他当然知道她为什么不接电话,但是她怎么可以不接他的电话?

他还没来得及跟她说点什么……虽然他现在头痛欲裂,还无法完全厘清思绪,可是他迫切要见到她,一定要亲眼见到她!

可恶!他为什么从来不曾问过她究竟住在哪一层楼?

现在的他,冲动得想直接破门而入,赶到她身边。

“敏敏!”他再也忍不住的仰头放声大喊,疯狂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敏敏——”

管他什么理智,风度、礼教,只要能够立刻找到她,他就算被全世界的人当成醉鬼或疯汉也无所谓。

刹那间,整栋大楼都被惊动了,有人打开窗户探出头来,还有住户饭吃到一半忍不住破口大骂:“吵什么吵啊?”

“敏敏!”他继续狂吼。

起先,章敏以为是错觉。

但是当她将电视的音量调小了之后,隐约听见路唯东焦急狂喊着她名字的声浪。

她陡然热血上涌,呆呆地僵在原地,一瞬间无法反应过来。

“敏敏!”

“不要再吵了,再吵我要叫警察了!”住户开始鼓噪了起来。

“是谁啊?谁在楼下大喊大叫?”

“敏敏是谁?住在我们这栋大楼里吗?”

因为是旧式大楼,隔音通常不会太好,住户扰扰攘攘的声音依稀可辨。

“天哪。”她屏住呼吸,不敢置信地呻吟了一声。

“敏敏!”他的气势根本是横扫千军无人能挡,不断大声地喊叫她的名宇。“敏敏,我就在门口,我需要跟你谈谈!我一定要见到你!”

她都快晕倒了,手脚虚软地移向门口。

天,他再这样吼下去一定会被人围殴的。不然就是被管区闻风而来强制带走。

她猛按老电梯的钮,最后还是嫌太慢,干脆直接冲向楼梯。

“敏敏!”路唯东大声喊着,对子住户们的咆哮和辱骂声完全不为所动。

“不要再叫了,你想被打吗?”章敏气喘吁吁地打开大门,双眸又惊又怒地瞪着他。

路唯东目光灼热地注视着她,脸庞闪过一抹释然的狂喜。“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她还在喘,却立时意识到自己竟然轻易就破功了。

明明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可是她居然还是心软冲动地自投罗网。

章敏,你这个大笨蛋!

就在她惊慌地就要转身跑回去时,路唯东已经一个大步向前抓住了她的手臂。

“敏敏,不要再躲着我了!”

她试图挣扎,又盖又恼又气地叫道:“放开我,我没有躲你,我只是不想见到你。”

白天脸红心跳的缠绵仿佛还在眼前,他的味道不断提醒着他俩曾经贴靠得多么近,交换了多少火热的气息和体温……

但是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横亘在他们面前的现实,她真的不会再忘记了!

“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他声音沙哑的质问,“我说过,你不准再不告而别,让我找不到。”

“我还不是被你找到了吗?”她眼眶涌现了泪雾,心酸气愤地道:“还有,我听见你说的话了,不要假装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也不要装作你对我很在乎、很心疼的样子,我受不了这样!”

“我还来不及告诉你我的想法,是你自己先逃了,你对我没信心。”他也气恼了起来,忿忿然地低吼。

“‘天杀的,这一切不该发生的!’”她重复他的低咒,胸口绞拧痛楚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你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吧?”

他一呆,英俊的脸庞瞬间涨红了。“我以为……你那时还在熟睡。”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的表现都恶劣得该狠狠被痛扁一顿。

“重点不是我是清醒还是熟睡,你那句话已经把你的立场和想法表达得非常清楚了。”她吼叫完,疲惫地捂住了额头,身子微一摇晃。

路唯东连忙揽住她的陵,心痛地唤道:“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你的脸色好苍白……”

“放开我。”她深深吸口气,希冀有足够的氧气能够让晕眩的脑袋保持清醒。“我没事,也死不了。”

“你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对不对?”他语气温柔怜楚地问。

章敏呆呆地瞪着他。这是在关心她吗?为什么他现在的语气又变了,变得心疼、不舍起来?

他究竟想怎样?

一下子让她置身仙境,一下子把她推入地狱,她就算心脏再强也受不了这样他的反反复覆啊!

她试着让事情变得简单易懂。“你到底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