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1946 字 2020-04-08

阴雨多日的台北难得出了个冬季大太阳,暖洋洋地照耀着大地。

所有人仿佛冬眠太久,迫不及待破茧而出的蝴蝶一样,穿上了较轻薄的鲜艳衣裳热闹亮相。

玫瑰饭店顶楼的尊爵皇家套房里,路唯东浓密的黑发被爬梳得有些紊乱不羁,高大的身躯穿着白色V领毛衣,露出颈项和古铜色的胸膛,修长的双腿穿着迪奥牛仔裤,赤足漫步过柔软的地毯,走向摆在红木书桌上的银色笔记型电脑。

刚才结束了和美国公司一级主管的视讯会议,处理了一些必须由他亲自裁决的大事,本来想继续和欧洲分公司的干部们开会,可是搁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不得不去接。

一想到可能会是章敏打来的,他的心不由自主狂跳了起来,几乎捺不住揉合着兴奋与愤怒的心接起了手机。

但电话那端却是苗如兰。

温柔的、娇弱可人得像天使般的苗如兰。

他饱尝着对苗如兰的愧疚,温柔地和她聊了十来分钟,该叮咛的叮咛,该交代的交代后,他却发现除了问候她吃饱了没?穿得够不够暖以外,两人之间竟然像是再无话题。

不像他和敏敏只要一碰面,就自然而然有说不完的话。

“可恶!”他懊恼地低咒,“为什么又是她?!”

苗如兰在电话里略感忧愁地提到她爷爷似乎还是不赞成他俩的婚事,一方面也舍不得她这么快就要嫁给一个浑小子当老婆。

他再三向她表示,一定会找时间去向老人家说服他们结婚的事。

可是结束这通电话后,他更觉得莫名沮丧和烦躁了起来。

他突然想赤手空拳用力打穿什么,或是做一些让热汗狂流的举动,也许这样就能稍稍纡解他胸中熊熊燃烧着的那簇火焰。

看着笔记型电脑闪勤着密密麻麻资料的萤幕,他毅然决然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个键,然后关机。

这个时候最适合到饭店附设的健身房去,跑步、举重,甚至练练拳击打打沙包都行。

他拎起钥匙,随手拿了一套运动服,大步走向玄关。

畅快淋漓地流了一身汗,路唯东在健身房附设的沐浴室洗了个长长的冷水澡,脑袋恢复了清明和冷静。

他不再觉得烦乱忐忑……几乎。

回到房间,他刚好听见手机铃声。

“喂?”他心跳又乱了一拍。

“儿子,台北天气好吗?”低沉亲切的问候自遥远的美国那一端传来。

“爸。”他微微一笑。“你那儿都晚上十点了,怎么还没休息?”

“刚刚你妈做了担仔面,太香了,我吃了两碗,现在怎么敢睡?我还得为我健美的身材着想呢。”路君皓爽朗地笑道,“你在台北一切可习惯?”

“对我而言,除了家以外,其它国家、任何地方都没什么不同。”他有一丝口是心非。

热闹的台北,时尚的台北,吵杂的台北,悠然的台北……这些天以来,他在章敏的陪伴不见识到了各式各样不同风貌的台北,不得不相信为什么许多国际友人只要一提到台湾之旅,就会露出愉快、向往的笑容。

“那么……”路君皓的声音压低了些许,偷偷地问:“你找到使者了吗?”

他的心微微一痛,但语气仍旧平静,“见到了,她超乎我意料的年轻。”

“H.M神通广大,派出的使者永远会超乎你的想象。”路君皓的嗓音因回想而显得有些低哑。“只是我不明白,路家早已表明立场,退出古老的结盟了,从此‘家族’中再无路氏人马,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死心?”

“我会让他死心的。”他冷冷地道,意志力如钢铁般强韧无阻。

路君皓自然相信儿子惊人的能耐,只是……

“唯东,其实想想,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你知道我和你母亲都不希望你去背负那个家族的仇恨……如果你愿意的话,也未尝不能回归古老连盟体系里,那是你可以运用的一股庞大到无法想象的力量,以你的才华和能力,必定能够做最好的发挥。”

“爸,我和你当年的选择一样,不可能让过去,或是任何一个人来主宰我的命运。”他握紧拳头又松开,自信满满地道:“我的人生、我的事业、我未来的妻子,都由我自己选择,H.M不论怎么做,都无法改变我的决定。”

“好!不愧是我路君皓的儿子。”

路唯东微微一笑,陡然想起一事。“爸,你觉得……如兰怎么样?她非常适合成为我的人生伴侣,对不对?”

路君皓从来没有听过儿子用这么不确定的口吻征求他的意见和背书,心下一动。“唯东,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什么事。”他立刻否认。

“我是你爸,我感觉得出你心里有事。不要想骗我,我虽然提前交棒,退休享清福了,不表示我的脑袋也跟着退休短路了。”

他沉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