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1655 字 2020-04-08

路唯东找了她一下午的惶急、恐惧、惊慌和心痛,在她紧紧的抱住他的那一刻,全化成了深深的悸动和怜惜。

他有一丝迟疑却渴望地伸出大掌抚摸她的头发,心疼地感觉到她在他怀里哭得像个迷了路,却终于找到回家方向的孩子一样。

他的一颗心也被她哭得揪成了一团。

“以后不准再不告而别,知道吗?”他沙哑地开口,语气里有着难掩的怜楚和余悸犹存。

“知道……”她深深埋在他胸口的脸蛋,模糊地逸出一声柔顺的哽咽。

“我还以为你遭遇到了什么意外,甚至被歹徒绑架了。”他的心脏几乎承受不住,疯了似地怦跳着。

他想过要去报警,可是失踪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又不能受理,而且他也不想让自己在台北的消息搞得天下尽知。

他在美国已经受够了记者的热烈报导和跟拍,还擅自作主地封他为投顾界的贝克汉!真是个天杀的疯狂的世界!

他是商人,不是球星,更不是明星,他拒绝变成追星杂志和小报上被八卦讨论追逐的对象。

可是章敏突然的消失,让他着急得几乎忘记自己坚持低调的作风,除了报警外,他甚至有想过上电视用百万奖金悬赏任何一个能够把她找出来的人。

这种心慌、焦急、唯恐失去一个人的心情也吓坏了他自己。

为什么他从不曾对如兰有过这样激荡强烈的感觉?

他悚然一惊,霎时全身僵硬若石。

如兰?!该死!他这些天根本没有想到如兰……如兰要是知道他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占有欲,她会怎么想?

虽然他们俩对彼此都很有好感,也很快决定了对方是最适合自己的人,顺利的话他们下个月就要订婚了,可是章敏的出现却打乱了一切。

这就是H.M的计画吗?要他结不成婚?要把他的人生搅乱到无可收拾的地步,然后他就会乖乖听凭安排?

“不!”他大受震撼地冲口而出,一把将她推离自己怀抱。

章敏措手不及,差点跌倒,她勉强稳住了身子,疑惑惊动地望着他。

“你在做什么?”她有一丝受伤又迷惘。

“没事。”他表情冷硬了起来。与其说生她的气,其实更气愤自己为什么会被她搞得团团转?

她是使者,别有目的。他接近她就是要套出口风,找出H.M,为他们的家族彻底做一个了结!

可是这些天他做了什么?居然让自己为她而笑,为她心烦意乱,甚至为她……忘了自己的身分,自己的任务。

“唯东,你脸色好难看,是身体不舒服吗?”她自责了起来。“你说你找了我一个下午,一定是吹到风感冒了,要不要去看医生?我陪你去——”

“不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铁青地道:“既然你没事,那我要走了。”

“唯东,你先别急着走,我们不是要煮火锅吗?还有我陪你去看医生,我知道这附近有家诊所很有名……”章敏有些慌乱地跟在他身边,好声好气地道:“要是你不想吃火锅的话,起码先看了医生再回去好不好?至少让我安心一点,好不好?”

她的开怀在此刻令他压力备增,强抑下心软的冲动,他冷冷地转身就走。“不用了。”

“唯东!”她想追上去,却又不敢,只能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钻入停在一旁的宾利里。

宾利车引擎发动了,他甚至不等暖车便迅速倒车,然后踩下油门疾冲离去。

他一定很生气很生气,不然怎么会气得连一刻都不想多待?

章敏的心瞬间迅速直往下沉。

黄昏最后的余晖在天空的一个小小角落消失,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天黑了。

时钟上的短针停留在十二,长针悄悄步向五。

午夜的十二点二十五分,章敏静静坐在只开了一小盏晕黄夜灯的套房里,脚边摆了一杯动也未动过,早已凝结了油脂的泡面。

新年已经过了好几天,夜晚也很少再听见那隐隐约约放鞭炮的声音了。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然后下一句呢?下一句是什么?

她忘记了李清照这一阕词的下一句,但是她知道自己会度过什么样的下半夜。

孤孤单单,只有一个人,还有一杯放凉了、泡糊了、浸烂了的面。

也许还有沉默的手机,因为今晚不会有一个低沉富磁性的声音含笑透过无形无影的电波,甜蜜蜜地窜入她的耳朵、落入她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