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1840 字 2020-04-08

“你知道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章敏兴匆匆地问着他。

“是什么?”他饶富兴味想知道。

“当总统。”她郑重的宣布。

“噗!”

“我的志向很远大吧?”她得意洋洋地道:“我相信班上的其它女生没有人这么想过。”

“我想也是。”他低下头,肩膀可疑地抖动着。

章敏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是在憋笑到浑身发抖,兀自沉浸在那美好而伟大的童年志向里。

“如果我当上总统,那我第一个要立法通过,把言情小说编入学校教科书里,持续教学下断研究。还有,我要提升国家竞争力,让老百姓对政府有信心,充满向心力……”

路唯东憋笑到肚皮险些抽筋。

这一个晚上,他们俩并没吃成那道说好象征围炉的火锅,但是他们俩谁也没想到,也一点都不在意。

因为愉悦的笑声驱离了冬夜的寒意,欢乐的气氛温暖了过年而家人都不在身边的寂寥。

他们俩越聊越晚越起劲,谁都舍不得说出该回家睡觉了这回事。

“你真的会煮火锅吗?”

“煮火锅有什么难的?就是把所有的食材洗洗切切全煮成一锅就行了。”

“有这么简单?”

“那当然,会煮泡面的人一定会煮火锅,这是相同的道理。”

“好吧,再信你一次。”

几天后,在百货公司明亮洁净宽敞的生鲜超市里,路唯东和章敏站在蔬果鱼肉区,认真地讨论了起来。

“我喜欢小黄瓜。”他倾身向前拿了一包颜色翠绿的小黄瓜,愉快地回头询问她:“加进去煮应该不错吧?”

“没有人火锅在煮小黄瓜的啦!”她一脸骇然。

“为什么不?”他翻来覆去地研究着小黄瓜。“洗一洗切一切丢进去,就像你说的,这有何难?”

“问题是小黄瓜煮久了会烂烂黄黄的,口感很可怕耶。”她不敢相信看起来就是很聪明的他,居然对这种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就像……把冰淇淋放进烤箱烤一样突兀。”

他怀疑地瞅着她,“这个比喻一点也不贴切,你诓我的吧?”

“相信我,我对火锅非常了解。”她自信满满地道:“我可是有名的火锅达人呢!小黄瓜绝对不适合放进火锅里。”

他有一丝失望,随即又瞥见一样物事,眼睛亮了起来。“香蕉就可以了吧?我很喜欢香蕉切块沾起司锅和巧克力锅,滋味美妙极了。”

“你可不可以找些正常点的食材啊?”她额头浮现三条黑线。

“啧,你真固执。”他懊恼地道,心不甘情不愿的把香蕉放回去。“我听说台湾是水果王国,任何一样水果都非常好吃,可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认同自己家乡农产品的样子。”

“不要含血喷人哪,我也是很爱台湾的。”她又好气又好笑,索性抓起了一颗大芭乐。“你很爱吃水果吗?那我就让你尝尝章家精心特制独门火锅,吃了会飞天哦。”

“芭乐拿来煮火锅?”这下子换成路唯东大皱眉头了,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额头。“你没发烧吧?”

“你有资格说别人吗?”她真是会被气死,恨恨地伸指重戳他的肚子。

哎哟!都是结实的腹肌,她手差一点折断!

“噢,你好凶。”他捂着小腹,伤脑筋地盯着她。

章敏边揉着抽筋的指节,边埋怨地瞪了瞪他,“没事腹肌练得这么硬干嘛?你一定仇人很多,怕被扁。”

他啼笑皆非,大手自然地抓住她的小手,微粗糙温暖的指腹压住她扭伤的手指轻轻揉了揉,拉一拉筋。

“你脾气那么坏,才应该去练练铁沙掌之类的,以后要揍人就不怕弄伤自己了,笨蛋。”

他温柔关怀的动作令她感动得一塌胡涂,心肝像小鹿乱撞,可是随后那句笨蛋又害她被冰水浇醒过来。

“喂!”她猛然抽回手,忿忿地瞪着他。

“好了好了,”他笑着又把她的手抓回来,捧近在唇边轻轻吹了吹气。“不痛不痛,乖哦。”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她虽然嘴巴抱怨,心底却是一阵甜丝丝荡漾了开来。

他……真的好温柔,又懂得照顾人。

当他的女朋友一定每天都很幸福,什么事都不用担心,只要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也不用怕吧?

“明明就跟三岁小孩一样爱生气。”他揉了揉她的头发,笑得更欢然。“走,我们先去买一本食谱,照着书煮总不会再弄错了吧?也不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

章敏傻笑起来。一个公,一个婆,那不就是指他们俩像一对老夫妻吗?

老夫妻耶……呵呵呵。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个傻瓜一样一直笑,但是快乐的笑意就跟泡泡一样,一颗颗自心底浮了上来,怎么管也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