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2481 字 2020-04-08

“来来来!最后大减价,买到赚到,日本干贝今天跳楼大拍卖!”

“南北杂货看这边!纯正酱油瓜子好嗑又大颗,三斤一百,老板不在偷偷卖啦!”

“酸甜可口、生津止渴的蜜饯一包五十,买一包送两包哦……”

“香菇肉厚大朵又香喷喷,一斤三百,两斤算五百,阿里山菇农含泪促销的啦!”

虽然是大年初五,但是迪化街的人潮还是挤爆了,章敏本来想要发挥地头蛇庙街阿姐的风范,先行对路唯东介绍一番南北二路杂货的历史缘起,可是才一踏进迪化街就被人潮推挤而踉跄跌了进去——

“啊啊啊……”她的脚、她的腰……哎哟!谁巴她的头啦?

路唯东虽然一开始也被人山人海的景象微微吓到,但是他立刻反应过来,一把将她揽进肩臂间,强壮结实的身材隔绝了她和外头热闹疯狂的人潮,也让她脱离受伤的危险。

“你还好吧?”他大声地在她耳边问。

“我还好,没有内伤。”她也吼了回去。没办法,这里实在太吵太挤了,光是两旁的商家和工读生摆出来的阵仗就有够惊人。“你比较高,看看前面有没有地方‘逃生’啊?”

“不是要来鱿鱼丝吃到饱的吗?”他好笑地问。

“什么?”她被一个卖东西像在骂人的工读生吼声震得耳膜嗡嗡叫,一时听不见他说什么。

因为人挤,章敏感觉到偎在他怀里分外安心,而且他肌肉贲起结实的手臂如钢铁般稳稳护着她,就算人潮推挤也完全不担心。

但缺点就是靠得他太近,吸嗅着他身上充满魅惑的男人味,肌肤和他的肌肤就算隔着厚厚的衣料仍旧感受得到那辐射般的暖和体温,让她脉搏狂悸,心跳如擂,还不时被拥挤的人潮挤贴上他的胸膛和肌肉……

天哪,她好想流鼻血。

“我们不是来这儿感受什么叫鱿鱼丝吃到饱、瓜子嗑到爽的境界吗?”像是嫌她还不够刺激,路唯东俯下头靠近她耳畔,吐出的气息暖暖地吹拂在她颊畔,让她感到有些麻痒。

她浑身激起了一阵无关寒冷的战栗,尤其是胃,颤抖得像里头有千只蝴蝶同时振翅拍打鼓噪。

他放在她腰上相扶的手掌也造成了越来越危险的酥热感,她觉得自己腰间的肌肤像是没了棉质内衣和毛衣的阻隔,直接触到了他温热的掌心,他修长手指的——

她屏住呼吸,连喘都不敢喘口气。

“章敏?”他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有些疑惑又忧心地低头注视着她。

“什么?啊,鱿鱼丝吃到饱,那有什么问题!”她整颗脑袋乱哄哄的,不知所措地笑着,然后想也不想地从最靠近他们的摊位上抓了一大把,塞进他的左手。“来,吃啊吃啊。”

路唯东垂下视线一看,当场失笑出声。“你给我一把干笋丝做什么?”

“什么?”她这才对焦看清楚,霎时羞红了小脸,一把抓起干笋丝丢回摊子上。“对不起对不起——老板失礼哦,我拿错了。”

忙得团团转的老板压根没空跟她算账,因为几个日本观光客叽哩咕噜比画着要买干香菇。

“你以前来过迪化街吗?”他眼底笑意盎然,又难掩纳罕地问。

“我当然来过,好歹我也是个土生土长的台北人……不过这里不是我管辖范围就是了。”章敏深觉漏气,赶紧四处张望看看有什么是可以试吃,好一雪耻辱。“等一下,这个好吃,你试试。”

“是什么?”他戒慎地盯着她手上那根淡白色条状物体。

“保证美味可口,这次你相信我。”她得意地向他炫耀。“传统手工好东西哟。”

禁不起她的鼓吹,他谨慎地低下头张开嘴轻轻咬了一口。

“滋味不错吧?”她满心期待。

他咀嚼着,从最先的警戒渐渐变成细细品味,那清甜Q软的口感还不赖,记忆中似乎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点心。

“好吃吧?”她满面堆欢的问道。

“比我想象中的好吃。”他再度低头自她手指间吃掉了剩下的半截,满富兴味地问:“这是什么?”

“喔,这是冬瓜糖。”章敏笑嘻嘻的回答。“就是冬瓜煮糖切成条状再晒干以后的样子。”

“冬……瓜?!”他脸色陡变。

要命,他这辈子最讨厌吃的就是冬瓜!

有一刹那,他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在报上次辣菜一箭之仇,可是想想,她又怎么会知道他最痛恨吃冬瓜?

“你的表情有点奇怪耶。”她没有错过他有些发青的表情。

“我想喝杯热咖啡。”他小心地咽下口里突然变难吃的冬瓜糖,清了清喉咙宣布。

“没问题,我知道有一家咖啡馆的咖啡很好喝哦!”她又热心地提议。

“我坚持我们去星巴克……”他不敢当场质疑她的品味有问题,而是挤出一抹笑,“如果你愿意的话。”

“愿意、愿意,我这个人天性随和乐观好相处,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她热切地望着他。

路唯东被她晶光灿烂的笑眼直射得眼睛几乎睁不开,“乖。”

在这一刻,章敏心花怒放朵朵开,笑得更加快乐。

他称赞她耶……嘻嘻嘻……

不知怎的,她觉得自己飘飘欲仙了起来。

章敏傻笑地望着那个伟岸的背影,感觉自己像正在进行甜甜蜜蜜两情相悦的约会一样。

轻快爵士乐回荡在弥漫着浓浓咖啡香气的空间里,她坐在靠窗的布面织花沙发座椅上,脸红红,心底甜丝丝地等待路唯东端咖啡回来。

真的像是一对恋人一样。

……唉。

“这都是假象,假象。”她眉梢间的喜悦被现实的阴影笼罩,心情又天杀的沉重了起来。

你别老是忘了自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