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1475 字 2020-04-08

第二天早上,寒冬发威。

章敏勉强自温暖的被窝爬起来,真是生不如死。

不过羊奶还是得继续送,尽管她一个月后可能会有笔百万元的大收入,可是她才不想象“卖牛奶的女孩”一样,梦想还没实现就先乐极生悲。

再说,在寒风中送羊奶虽然辛苦,还是要比欺骗一个男人的感情简单多了。

唉……

她穿上套头棉质长袖T恤后,忍不住再多加了件手织毛线衣。

温暖的毛线衣是姑婆在疗养院里闲暇时织给她的,虽然是沉稳的丹宁蓝色,且还是男性的尺寸,但她还是觉得很窝心。

今年八十几岁的姑婆几年前得了老年痴呆症,意识经常徘徊在过去和现在之间,偶尔认得她,偶尔会把她当作别人,章敏一开始完全不能接受乐观坚忍的姑婆竟然变得像个迷了路的小孩子一样,人是困在八十几岁的苍老身体里,灵魂却回到了悠远的过去。

她更伤心姑婆已经不太认得她了,再也不会疼爱地摸摸她的头,做美味的鸡蛋糕给她吃。

但后来章敏也领悟到,其实姑婆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也未尝不好,她可以只记得最美好的岁月,记得童年时候扎着两条小辫子和玩伴丢绣花小沙包,记得穿着小碎花洋装站在树下,红着脸等待那个心仪的少年骑着脚踏车经过……

姑婆不需要再记得生命中曾经经历过的不堪、煎熬和伤痛,她的记忆只剩下最单纯的,最能够逗笑她的片段。

所以她未尝不是不快乐的。

“快乐就好,人要是自己不能找快乐,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她喃喃自语,替自己加油打气。“章敏,要知足了,起码你现在有地方睡、有衣服穿。有饭吃,还有事做,有手有脚身体健康,你比起这地球上大部分的人都幸福多了,还有你长得五官端正,不需要去做颜面矫正手术什么的……”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响打断了她滔滔不绝的自我肯定,她忍不住边咕哝边接起放在床头的手机。

肯定又是啰唆公会会长吴英俊。打来叮咛她千万要记得想办法对路唯东死缠烂打。

“喂?”她有一丝不耐烦地道:“不用再提醒我该怎么做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是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她心下没来由的一颤,呼吸暂停。“你……你哪位?”

是他吗?会是他吗?声音熟悉得令她怦然心跳,可是他怎么可能会打给她?

“既然你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坚持不肯打给我,那么我只好亲自打给你。”路唯东在电话那端微微挑眉,有一丝不悦。“你不要告诉我,你连我的声音都不记得。”

这么霸道的语气,就是路唯东没错!

她胸口先是一热,随即没来由心酸酸了起来。

“我当然记得你的声音,就是那个自以为请我一顿饭就能把我的自尊丢在地上踩的人。”她吞咽下莫名的哽咽,讽刺道:“干嘛?天气冷,闲着也是闲着,想再请我去吃鸿门宴吗?”

他在电话那端沉默了。

章敏话才冲出口就后悔了。于公于私,她都不想把场面弄得这么难看,更不是有意要刺伤他的。

“对不起。”就在她努力想着该如何挽回情势时,电话那头低低传来的语气隐约带着内疚。“上次我太过分了,是我的错。”

不公平!

她难过了好几天,他却只要用低沉醇厚如午夜收音机里传出的日沙哑嗓音,简单说一句“对不起”,她就情不自禁整个人融化在他脚边了。

“不……需要。”她差点咬到舌头,口是心非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挂电话了。”

“我想见你。”

她的脸蛋瞬间红了起来,结结巴巴道:“你、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少、少废话,你打来要干嘛?”

要死了,干嘛讲得那么充满暧昧情意缠绵的样子?每次都害她乱乱想。

“十一点,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等一下!”她心一慌。“你又不知道我住哪里……你知道吗?”

“你可以告诉我地址。”他语气温和的说。

“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