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2042 字 2020-04-08

在经过惊天动地被辣呛到事件后,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出奇地和睦了起来。

不再有那么深的防备,那么僵硬的对峙。

路唯东为了弥补她,也为了表达自己深深的歉意,他点了一大堆美味的、不辣的菜肴。

甚至不再有刺探、武装、冷嘲热讽……

他还是会从她口中问清楚一切,但不是现在。

“好吃吗?”他微笑地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小脸。

“好好吃。”章敏满眼都是吃到绝世美食的感动光芒。

葱油蒸鲈鱼、干贝炒芦笋、虾球烩银杏,还有一锅香菇竹笙鸡汤,鲜得她舌头都差点吞下去了。

有这么可口的食物可以吃,真是太幸福了。

“喜欢就多吃点。”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了。“看你吃东西的模样,可以去拍广告了,好像每样东西真的都美味至极的样子。”

“是真的超好吃。”她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好久没有吃这么好、吃这么饱过了,饱到她都忘了要淑女一点,甚至饱到她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

章敏悚然清醒。

“怎么了?”他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异样。

“我的手机。”她小小声开口,“忘记先跟你拿了。”

路唯东漾着笑意的眼神逐渐严肃起来,“我会还你手机。但是我希望你能坦白告诉我,该如何联络H.M。”

又是这个话题,又是H.M,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我老实跟你说,我不认识H.M。”她诚恳地道。

他眼底蒙上一抹阴郁,近乎失望。“我以为你会对我坦诚一点,不耍花样,不玩儿心机。”

“我没有啊。”她说得有一丝心虚。

糟糕的是,她真的有对他耍心机、玩花样,但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样……章敏心微微一揪疼,她现在真的很不希望自己的目标是他。

为什么会是他呢?为什么她必须要测试他,甚至还要挖个陷阱给他跳,就因为一个老先生害怕孙女儿会所嫁非人?

她想骗谁?这件事当然很重要,嫁人是一辈子的事,再说她已经收了前金,就有责任完成任务,然后心安理得拿到后谢。

但为什么偏偏是他?

他是个好人……她感觉得出来。而且他在对她好的时候……真的很温柔。

天,她不知道,也许该跟苗老先生报告,未来的孙女婿是个好男人,可是她又有些矛盾,万一她弄错了?她识人不清呢?

“你穿着紫色的皇后礼服,和我要找的人装扮一模一样。”他直视着她,真的不希望再听到任何伪装掩饰的言辞。

她看起来是个外表清丽性感,实际上却是很单纯的女孩子,他希望自己没有看走眼。

“也许只是打扮像,也许化装舞会上不止我一个人穿紫色的皇后礼服。”她极力想澄清。

“我看遍全场所有人的装扮,只有你是唯一一个。”他的神情严峻了起来。

章敏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有些手足无措地道:“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她的抵死不认令他觉得很不舒服。

“不,有一件事你还是可以帮得上忙。”他淡淡地开口,“回去告诉H.M,他的诡计不会成功的。”

“可是我……”

路唯东自口袋里取出她的手机递过去,黑眸炯炯。“还给你。”

她讷讷地望着他,胃像被塞了团棉花,乱糟糟的。“谢谢,可是我还是很抱歉我帮不上……”

“这是我在台北的电话和地址,我会停留一些日子。”他的语气十分冷淡,“如果你决定不再打哑谜,肯跟我开诚布公好好谈一谈,愿意让路家彻底解决那件事,那么就来找我。”

“可是我……”

“你慢慢吃,我先离开了。”他站了起来,朝她微欠了欠身。“我会付账的,你尽管放心。”

章敏像被针刺中般瑟缩了下,大眼睛里浮起一抹受伤之色。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昂然大步离去。

满桌香味四溢的菜肴完全失去了吸引力,章敏低着头,拿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起来。

如果刚刚是感动到想哭,那她现在就是难过到想嚎啕大哭。

为什么他失望和鄙视的神情会让她有种胸口闭气到无法呼吸的痛楚呢?

失魂落魄的回到住处,章敏打开紧闭的窗户,让外头的冷空气吹进来。

胸闷的情况还是很严重,但最严重的恐怕是她的脑袋吧?

不过就是一个才见了两次面的男人,凭什么让她这么在乎他说的话、他的表情、他的举动?

她在铺着褪了色的二手仿波斯毯上坐了下来,裙摆在周围散漾开来,像朵脆弱的雪白山茶花。

手里无意识乱转着遥控器,二十吋的二手电视画质依然清晰,可是萤幕上每个贺年的节目在她眼前视而不见地晃过、消失。

我会付账……你尽管放心……

她不是乞丐,也不是去吃白食的,更发过誓永远不再寄人篱下,不再跟任何一个人低声下气的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