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2022 字 2020-04-08

他们在玫瑰饭店二楼中餐厅“潇湘雨”的雅座里坐了下来,路唯东打开烫金菜单,劈头就问:“吃不吃辣?”

章敏一头雾水,“哦,我不吃辣,一点点都不能吃。”

“好。”他利落的对侍立在一边经理道:“宫保鸡丁,五更肠旺,红油抄手,花椒肚片什锦锅。”

“什、什么?!”她正把茶杯端到唇边,闻言差点一口茶都喷出来了。“喂,我说我不能吃辣!”

“我没有点任何跟辣字有关的菜名。”他故作闲适,耸耸肩道。

“两位先喝杯茶,菜待会儿就上。”经理瞥见章敏脸轰地炸红起来,连忙收拾菜单快步溜走。

“你是故意的吧?”她不爽地瞪着他。“故意点每一道都是辣菜来整我?”

“那你说说,我有什么理由整你?你得罪过我吗?”路唯东好整以暇地瞅着他,似笑非笑。

她一时语塞,随即结结巴巴道:“我……我当然没得罪你,所以我才、才这样问……”

“你骗我你是苗如兰。”他也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香片。

在睡了饱饱的一觉后,他整个人又恢复平常的冷静,耐性十足。既然她想玩游戏,他就奉陪到底。

这次他不会再让疲惫烦躁懊恼的失控情绪左右了行为,包括那将她软玉温香的娇躯压在身下的举动。

他胸口掠过一丝燥热的骚动。

“那个不算,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章敏硬着头皮道,随即记起自己的任务,“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

他皱眉,“感觉什么?”

“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她做出害羞垂眸的表情。

他生平首次目瞪口呆。“什么见鬼的缘分?!”

她登时火大起来。“喂,讲话客气一点,什么见鬼的缘分,谁是鬼啊?”

“你才讲话小心一点,我跟你一点天杀的缘分都没有。”他也被惹恼了,再度莫名失控。

“是吗?那你昨天晚上干嘛压我?”她不甘示弱地质问。

“我压你是因为……”他英俊的脸庞微微红了,“你自己知道为什么。”

“你觊觎我的美色。”她大言不惭地道,“就是这样。”

他气极反笑。“我没有那么好的胃口。”

“喂,我好歹长得也算五官端正、气质出众,当年还得过校园美女的称号,干嘛瞧不起人?”她气急败坏。“不要以为你长得帅到掉渣就了不起,帅哥又怎么样?可以当饭吃吗?能长肉吗?”

路唯东瞪着她,一副不敢相信居然有女人敢对他凶的表情。

“你这么凶,当心以后嫁不出去。”他破天荒地像个小男孩一样赌气咒道。

“你放心,反正我不会倒霉到嫁给你。”章敏跟他杠上了。“我才真是同情你未来的老婆,她知道你是个喜怒无常、嚣张霸道的浑球吗?”

“嘴巴那么利,你上辈子是削铅笔机吗?”他毫无顾虑痛快地和她斗起嘴来。

“你有没有礼貌啊?你爸妈没教过你要爱护老弱妇孺吗?”她恼了。

“你也算老弱妇孺?”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脾气坏,口气差,你吓跑过几个男朋友了?”

“三个……可是那一点都不关你的事!”在她来得及发现前,备感受伤的愤慨已经冲口而出。

他怔了怔,突然觉得心微一揪动。“对不起,我并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

章敏暗骂自己的失控,故作满不在乎地开口,“没什么,反正那是事实,我的确连续把三个男朋友都吓跑了,虽然不是因为我很凶。”

路唯东深邃的黑眸直直注视着她,语气温和了许多。“那是为什么?”

她讶然地望着他,本以为他会落井下石,没想到却在他眼底看见真挚的关切。

章敏心慌地垂下视线,佯作若无其事道:“原因很无聊,你不会有兴趣知道……对了,我想点宁波炒年糕吃。”

“我想知道。”他口气里的坚定不仅震动了她,也慑住了他自己。

奇怪,他为什么会想知道?这完全是她的隐私,他既没有必要,也不打算深入了解她。

可是他就是没来由地想知道,究竟是哪些男人让她在分手后再提起时,还会觉得那般忧郁感伤?

他的回答让章敏有点无所适从,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真的想听?可是他不是一副冷漠又巴不得离她越远越好的样子吗?

热辣辣、香喷喷的菜肴纷纷被送上桌,可是他们俩却没有人动筷。

章敏盯着他皱起的眉头,专注的眼神,忍不住问:“你是认真的?”

“对。”他扬眉。

就算他想听,她也不可能会告诉他的。

非亲非故又无原无故……

但她却听见自己一五一十老实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