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2547 字 2020-04-08

章敏这辈子还没跑得这么快过,就连国小五年级被野狗追的那一次,恐怕都没有这次拼命。

但是流血流汗是值得的,因为当她气喘如牛的回过头时,发现自己已经跑离十条街外了。

最棒的是,那家伙没有跟来。

“呼……”她总算松了口气,庆幸道:“嘿嘿!还是我这双‘无敌风火轮脚’厉害吧?幸亏跑得快,要不然就糗大了。”

不过话说回来,谁会知道他就是路唯东本尊啊?根本连名也没报、姓也没提,就这样一把倒栽葱地扛走她……温柔美丽好脾气的苗如兰小姐真的要嫁给这个男人吗?

霸道、暴躁、阴险、狡诈、英俊、肩宽、腰窄、腿长……妈的!章阿敏,你想到哪里去了?!

“不要忘记刚刚你差点被这个男人压扁,还被他吃了一顿饱饱的嫩豆腐!”她想起来就脸红心跳,气急败坏。

就是他刚刚那一压,害她差点忘了自己的任务!

章敏心跳突然停了一拍,脸色煞白。

任务?!糟了,她真的忘了她的任务!

她的任务就是负责诱拐路唯东,测试他是不是个风流又下流的花心大萝卜……可是她竟然就这样跑掉了!

“天哪……”她大大呻吟了起来,忍不住捶了捶自己当机的脑袋。“章阿敏,你白痴啊?好不容易逮到的大好机会,刚刚就应该要趁他压倒你的时候偷拍几张照片,向全世界证明他真的是个不值得托付终身的烂萝卜——”

只是……话说回来,除非她有第三只手,也除非装了微型摄影机,要不然拍得到鬼呀?

原来的计画是,她和外号“小丑”的吴英俊联手,一个诱惑路唯东,一个躲在暗处偷拍,谁知道路唯东他突然出现,而且跟苗老先生给他们的从远距离拍下、人影模糊的照片又长得不一样,加上他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迅速把她扛走……总之好几个环节全都出错了,最后就是落得这个下场!

“接下来该怎么办?要直接跟苗老先生报告,说我有机会和路唯东表演亲昵动作,却被我给搞砸了吗?”章敏懊丧地捂住了脸,摇了摇头。“真是笨死了。”

不行,A计画失败就用B计画,先联络小吴再说。

她想打手机,怎知上摸下摸,摸遍全身就是找不到那支小小轻薄的手机。

“咦?我的手机呢?”刚刚在车上时明明还在,就是她接小吴电话的……时候……

啊啊啊——

章敏捂颊惨叫,花容失色。

一定是掉在路唯东的宾利车上了!

有没有这么倒霉啊?

某栋颇有年岁的大楼一间六坪的小套房里,已然换掉那身冷艳皇后装的章敏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后,边吃着热腾腾的杯面当除夕大餐,边拿起市内电话拨打给小吴。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不敢相信!”小吴在电话那端连连尖叫。

她叹了口气。“不要再叫了,我今天晚上已经够多灾多难了。小吴,你现在还在化装舞会里吗?”

“那当然,自助餐台上又换过一轮美食料理了呢,有烤牛肋排、龙虾拼盘、鲜蔬色拉、法式鲈鱼,还有……”小吴的语气转为兴奋。

简直是非人的煎熬,悲惨的酷刑啊!

“好了好了,”她都快哭出来。“不要再念了,我已经够捶心肝了。为什么刚刚我在那儿的时候,自助餐台上的都是起司片、小圆饼和乌鱼子?”

“是鱼子酱,不是乌鱼子。”小吴被她打败。

“反正都是鱼蛋,没差啦。”她差点飙泪。“为什么那个自以为是的浑球要把我扛出化装舞会?我还以为至少可以捞一顿好吃的。”

“不要再哀哀叫了,任务要是没完成,我们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你还敢说!明明就是你要负责认人的,我只是去那里负责要酷装冷艳。”

“我也很惨耶……啊嗯……”小吴咿唔含糊嚼东西的声音传来。

“很、惨、吗?”她阴恻恻地问。“你在吃什么?”

“哦,没什么,只是一支香草羊排。”小吴还不知死期将至。

“只是”一支香草羊排吗?

章敏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气也不喘一口的鬼吼道:“你知道我今天晚上被顶到胃快吐翻还被迫跟一个肌肉比铁硬的王八蛋摔角最后死里逃生跑到腿快断掉还在上公车的时候摔了一跤现在只有一碗泡面可以吃这一切都是谁害的你还在那里给我啃羊排?!”

小吴在电话那头耳膜几乎破裂、精神惊溃四散。

“对对对……对不起!”呜,要去收惊了啦。

她喘着气,暴怒地道:“我的手机还落到他手里,你最好保佑在拿回来以前,苗老先生不会打手机给我,要不然我们就全玩完了。”

“不会的啦,你别担心,苗老先生都是跟我联络的,他不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小吴低声下气地道:“我保证不会有事的,他也不会知道你是谁,哈,哈。”

“你最好烧香拜佛保证是这样,不然我们非但钱领不到,还要等着被告。”她恨恨道。

“事情没有这么严重啦。”小吴乐天地道,“对了,话说回来,好不容易可以跟他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你为什么要逃跑呢?”

“我不是逃跑,我是态度积极勇敢的撤退。”她昂起下巴。

小吴在电话那端安静了一分钟,随即爆出惊天动地的狂笑声。

“你那是什么反应?”章敏十分不爽,“要不是我动作太快,现在恐怕不但被掀底还被掀桌了!你也看过路唯东本人,应该知道他实在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

“说得也是,不过他真的好迷人哦!”小吴开始陶醉流口水。

“对啊,真的好迷……”她也跟着傻笑,随即警觉,“那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找第二次机会,既然你的手机落在他手里,那你可以主动打自己的手机,他一定会接,然后你就借口要拿回手机,穿辣一点上门去——”小吴说着说着,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很愿意穿辣一点上他的门哪。”

现在沉默的人换成章敏。

“怎么?还是行不通吗?”小吴沮丧地问。

“很抱歉,但还是请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想他对你不会有太大的兴趣。”她不敢补充后面那一句!他甚至对我凶巴巴,好像我曾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好吧,那还是得由你出马。”

“没问题,看在一百万的份上,我一定会成功的!”她挥舞着拳头,咬牙立誓。

自从她和小吴的万能事务所开张以来,还没有失败的纪录,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第二天一大早,章敏穿上了暖暖的毛衣风衣和牛仔裤,将长发绑在脑后,戴上安全帽——

送羊奶去也!

歹年冬,钱难赚,如果不兼差是不行的,何况她可是家累很重的人呢。

跳上她的紫色机车,先飙到羊奶批发商那儿装满两袋的羊奶,然后照着分配的路线,一一将最新鲜的羊奶送到订户的家门口。

边骑车,她也边思索着待会儿打通了自己的手机后,应该怎么说话才好。

尤其他们昨晚有了那么不愉快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