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2215 字 2020-04-08

她才刚刚被车子右甩吓得抓住门把,又看到他恶狠狠的咆哮,整个人贴靠在车门边离得他远远的。

他的眼神凶悍得像要赤手空拳打断什么……她希望不是她的骨头,但是关于一点他说错了。

他身上的味道绝对不是汗臭味,她敢发誓自己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教人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又神魂颠倒的浓厚男人气息……

呃,当然,他指控她跟他玩游戏这一点也是大错特错。

但章敏不是笨蛋,当然不会白目到再去戳一头盛怒中的猛狮的鼻子。

“别生气、别生气,你说得对,你说得统统都对。”她颤抖地安抚着他,已经顾不得鄙视自己卒仔的行为。“冷静,放轻松,深呼吸……”

哇塞!他看起来好像真的很生气。

不过说也奇怪,就连在如此愤怒的状况下,她还是本能地知道他绝对不会伤害她。

章敏喉头莫名干渴地舔了舔唇,胸口的骚动是什么?她不敢也没空去多加分析、理会。

路唯东迅速冷静镇定下来,神情不禁掠过一抹自责和懊恼。

为什么会对她发脾气?天知道他已经几百年没有发过脾气了。

突然的失控令他非常不习惯,尤其是对一个女人。

“对不起。”他清了清喉咙。

“呃……”他突如其来的道歉让章敏惊到有一丝结巴。“没、没关系,你、你不用道歉啦,你很很很好,真的,很好,完全不用道歉。”

他深邃的黑眸里蓦然闪过了一抹惊异的笑意,随即嘲弄道:“是吗?那好,反正我也是随便说说。”

“我就知道你这人一点诚意也没有!”她登时冒火。

“你错了。”他陡然俯近她,英挺的鼻梁几乎和她的相触,声音低沉的道:“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很有诚意,但是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件事……”

“先、先答应你什么?”章敏被他突如其来靠得太近的英俊脸庞逼视得差点岔气,心脏卜通卜通狂跳起来,上半身往后一仰,双手紧紧护胸。“我我我……我先警告你,不不不……不要想觊觎我漂亮青春的身体哦!”

路唯东一怔,沉默了半分钟,随即哈哈大笑,笑到宽肩猛耸动还前俯后仰。

……现在是怎样?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死变态!”她原本的心惊胆战、脸红心跳,都被他笑到恼羞成怒。“还笑?你故意的吧?”

他想起方才她慌张护胸、脸蛋飙红的模样,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

“不、要、再、笑、了!”她只要恼羞成怒就会失去理智,失去理智就会失去控制,她迅速地朝他扑过去,把他猝不及防地狠狠压倒在驾驶座那头的车窗上,两只手紧紧按住他性感有型却正在狂笑的嘴巴。“可恶!不准再笑了!”

他的嘴巴被她捂住,英挺的脸颊也微微扭曲,睁大的双眼错愕地瞪着她。

章敏看得出他想要开口咒骂,不禁得意地压得更紧。“怎么样?怎么样?看看现在谁占上风啊?”

可是她的得意只有一秒钟,因为电光石火间她整个人被他迅速有力地反制回去,换她被压在他强壮坚硬的胸膛底下哀哀叫了。

“咳咳咳……”她被他压得岔了气,边咳得涨红脸边惨叫,“谋……咳咳!杀……”

他的大掌轻而易举地将她的双手压制在头顶上方,她整个后脑勺顶在车窗上,激烈喘息起伏的酥胸时不时擦过他的胸肌。

一股迥异于气愤的热气轰地涌上她的双颊,不由自主的颤抖心悸伴随着缺氧的症状,从心口焚烧到脑部,最后遍布全身……

他炯然明亮的黑眸紧紧锁住她的,唇畔那抹似笑非笑让她情不自禁吞了口口水。

“你没有听过,最后的微笑才是永远的微笑?”路唯东轻缓的开口,唇角愉悦的微微上扬。“嗯?”

嗯什么嗯,用武力和体力压扁一个女孩子根本是下三滥的招数啦!

章敏想破口大骂,想拼命挣扎,最好再给他来个过肩摔……却发现自己脑子已然糊成了团浆糊,上半身跟下半身骚热狂乱得让她无力思考,半天下来只能勉强挤出两个字——

“屁啦!”

“不要逼我拿肥皂来洗你的嘴巴。”他只是淡淡地抛下一句几乎听不出是威胁的威胁。

章敏没来由地悚然一惊,闭上了嘴巴,却还是心有不甘地狠狠恶瞪着他。

“我可以放开你,但你还是要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见鬼了!谁知道“什么”是怎么一回事?

章敏冲动想骂他脑袋装大便,可是又怕祸从口出!天知道她这张鲁莽的嘴巴已经给自己闯过多少次祸了。

她极力冷静下来,努力回想着今天晚上所扮演的精明冷艳皇后,在这个时候,世故的皇后会怎么做?

“你……先放开我的手,我就考虑告诉你。”她想深呼吸,却不禁窘红了双颊。要命,他就非得把她压得这么紧不可吗?这种姿势瞹味到连水果周刊都会羞于拍摄吧?

路唯东似乎完全不为姿势的亲昵暧昧和身下柔软娇躯的蛊惑所动,眼神锐利,态度从容,宛若正在和她开个寻常的早餐会报一样。

“先告诉我,你是谁。”他微微一笑,笑容却一点温度也没有。

她从来没有遇过像他这样意志强硬得像钢铁的男人。

“我……”她差点就说出本名,总算在最后一刻想起自己今晚扮演的身分。“是苗如兰,苗氏慈善基金会的负责人。”

他眯起双眼,“你是吗?”

“我为什么不是?”她差点结巴。“不要瞧不起人,我从头到脚哪一点不像慈善基金会的负责人了?”

“如果你是苗如兰,我就是美国总统。”他毫不留情地取笑道,“所以别跟我玩花样,我要知道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苗如兰,苗如兰就是我。”打死也不能承认她的真实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