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2337 字 2020-04-08

一切的开始,都来自一个精心的算计。

华尔兹轻快旋转的舞曲不断在黑色大理石和红色丝缎布幔中悠扬穿梭,宽敞华丽的大厅一片欢乐气氛。

精心打扮成形形色色人物的化装舞会里,却仍避免不了“撞衫”这回事,光是吸血鬼德古拉伯爵就有五位,更遑论身着美丽和服的蝴蝶夫人,满身红色网状紧身眼的蜘蛛人,更是你来我往满场飞。

扮相精明冷艳的紫裳皇后,斜倚在一角,手中的“血腥玛丽”漾出一抹奇异的魅红。她百无聊赖地轻晃着杯中红澄滥的浓稠液体,轻轻啜了一口。

想邀舞的男士像潮水般涌上前,又一一遭到拒绝而沮丧地往后退去。

“我还是不明白,我来这里做什么?”皇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像是在自言自语。

“忘了你原来的目的吗?”一个穿着五颜六色的小丑大啖海鲜色拉,愉快地在她身边低语。

“知道是一回事,认真执行又是一回事。”她神情高傲的再度拒绝了一个不怕死上前来搭讪的死胖子,懊恼地微微侧头对小丑道:“要命,真的没有一条法律是禁止体重九十公斤以上的男人挤进蝙蝠侠皮衣里的吗?”

“噗!”小丑险些喷出满口的食物,爆笑出声。

“说实在的,以一个如此盛大的化装舞会来说,他们的安检未免也太松散随便了。”她涂着淡紫色眼影的美丽眸子盯着大门口几个穿着嘻哈服饰的痞子晃进来,

难掩不悦地道:“这家保全不好,如果我以后有钱的话,一定要把他们列为拒绝往来户。”

“是哟,如果‘你以后有钱’的话。”小丑忍笑。“亲爱的皇后,多亏了他们不太负责任的安检,我们才混得进来,起码这一点就该值得我们由衷感激到五体投地了。”

皇后皱起美丽的柳眉,本想说什么,但是人群陡然掀起一阵巨大骚动打乱了她原本要说的话。

然后下一瞬间,彷似有盏强力照射得令人不由自主眯起双眼的水银聚光灯打亮了整个会场,在纷纷响起的惊艳抽气声中,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缓缓自大门走进来。

白色的西装英气凛然,完美地衬托出他的男人气概,乌黑的头发搭配他英俊的脸庞和严肃的神情,与他约莫一百九十公分的修长身材构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猛男形象。

有一刹那,她还以为自己停止呼吸了——也许她的确是,直到缺氧的胸口灼烫得像快爆炸了,她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哇……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热闹喧哗的人声鼎沸是出自她的幻想消失了?还是真的被他的降临而震慑得连空气都为之肃静?

她下意识地把杯里冰凉的“血腥玛丽”一饮而尽,拼命想要浇灭胸口和小腹奇怪的灼热和骚乱。

一定是人太多,空气太差,温度上升的关系。她双颊燥热地暗忖。

“嘿,他那一套白西装真好看,”小丑满脸欣羡地紧盯着那个男人,“作工精细,唔,我要是没看错的话,是范伦铁诺今年的限量款,听说是针对全球二十位VIP量身订做,但是这二十位贵宾身分可神秘了,除了已知摩洛哥国王是其中一位外,其它名单上的人名连狗仔队都挖不出来……”

“不管他是谁,”皇后低声喃喃。“但是范伦铁诺西服的限量欸……啧啧,他一出场就比下了满厅不伦不类的吸血鬼,狼人和蝙蝠侠,这人本钱下很粗哦。”

“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今天的打扮?”小丑突然腼腆紧张起来。

“控制一点,他今天不是来相亲的。”她又好气又好笑,手里紫色的折扇狠敲了下他的胸,小丑差点得内伤。

“咳咳咳!”小丑哀怨地别了她一眼。“我知道,你用不着一直提醒我。”

“他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她无法将眼神自那个男人身上移转开来,不自觉地追逐着他的皱眉、紧抿的唇以及一举一动。

啊,一堆咯咯乱笑的蝴蝶夫人跟天使迫不及待包围住他,拼命在他面前搔首弄姿。

可怜哪,误闯了盘丝洞对不对?她忍住笑,有一丝同情地看着那个英挺的白西装男人。

但是他没有窘然或不自在,而是冷冷地环顾了那些不断往他身上磨蹭的女人一眼,光只是一眼就震慑住了她们。

她惊奇地望着那群女人纷纷退开来,犹如摩西分开红海般,让他修长的长腿得以缓缓走向目的——

她傻眼地瞪着在自己面前停下脚步的他!

“我来了。”他眯起黝黑危险的眸子,嗓音一如她想象中那样低沉浑厚。

身旁的小丑发出了艳羡的惊喘。

她背脊莫名窜过了一阵触电般的栗然,极力保持冷静地道:“你认错人了吧?”

“不要跟我玩游戏。”他眸光锐利,带着一丝勉强自制的不耐。

她强忍住莫名其妙发凉的脖子,硬着头皮反抗地瞪着他。“很好,因为我也不想跟你玩这种整人的游戏,如果这是主办单位搞的烂招数,请容许我说……啊!”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他倒扛在肩上,大步穿过愕然的人群,就这样走走走……走了出去。

闪电般的举动非但令她来不及抗议,甚至连会场里的“某人”更是措手不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参加化装舞会的人们惊异得议论纷纷,交头接耳着讨论那性感男人与冷艳皇后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尤其当她头下脚上被顶得晕眩胃痛,又死命地试图用手遮挡住几乎挣脱、弹跳出的雪白酥胸——该死的低胸晚礼服!她都快被看光光了。

他无情地扛着她大步走过饭店其它好奇客人的眼光,走向透明电梯,仅以一个刀锋般的眼神和一声低沉的“抱歉!借过”,就成功地让原本要进电梯的客人闪躲退让开来。

“喂!”她气急败坏,腾出一手想用扇子攻击他的厚背。

但是他踏入电梯后旋即一转身,甩得她惊呼一声,慌乱扔掉扇子紧紧抓住他背部的衣服不放。

“啊!你疯了!我差点撞到电梯门,你到底有没有在看?”

他微蹙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