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1 / 2)

改造童颜夫 橙意 1941 字 5个月前

哐啷!

柯香雯结束看诊回到家,走进厨房替自己倒了一杯水,结果一个手滑,盛满水的玻璃杯当场落地摔成一堆碎片,水痕飞溅了一身。

心中莫名的感到不安,她蹙起细眉,怔然的望着地上那片狼藉。

别想太多,一定是因为她刚才心不在焉,所以才会没拿稳,摔破了杯子,别自己吓自己。

她蹲下身着手整理玻璃碎片,再将水渍抹干,然后重新倒了杯开水,坐进沙发里休息。

抵在杯沿的粉唇逸出一声浅柔的叹息,她放下水杯,疲惫的往沙发里一躺,闭上双眼假寐。

叮铃!

这个时间会是谁来了?该不会又是莫翰亚吧?这几天他依旧常来找她。

水亮的眸子一睁,挣扎地望向大门,她犹豫着该不该前去应门,一道急促的声音却在门外响起。

“柯医师,你在家吗?”

柯香雯闻声愣住,不是莫翰亚,而是同样住在安康小区附近的简信宏,自从莫翰亚身分曝光后,简信宏更常在诊所跟他们聊天,三人也熟悉了不少。

压下心中浓浓的失落感,她立刻起身开门。“简先生,你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吗?”她诧异地看着一脸焦急的简信宏。

“柯医师,你还没听说吗?”他情绪激动的问。“国王发生车祸了!”

身为超级粉丝,简信法自然是随时掌握偶像的一举一动,在新闻上看见这消息他大吃一惊,原本他是想打电话向柯香雯询问莫翰亚的伤势,但柯香雯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他一时心急便直奔她家当面问清楚。

闻言,柯香雯整个人愣住,脑袋登时一片空白,握住门把的手一紧,指关节都泛白了,她脸色也苍白如纸,难以置信的猛摇头。“不可能……这一定是骗人的!”

“是真的!刚才新闻都已经报导了,好像是因为有记者一直追着他跑,结果才发生意外。”

“怎么会这样?”她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忍住即将泛滥的泪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着急的追问:“他现在人在哪里?”

简信宏赶紧说出根据媒体报导,莫翰亚是在哪间医院。

忍下晕眩感,柯香雯稳住自己,冷静的向简信宏道谢,回身进屋里拿了外套和包包,立刻赶往医院。

医院里万头攒动,由于消息曝光,媒体记者将医院挤得水泄不通,莫家不得不出动好几位保镖守在病房外。

柯香雯整颗心悬在半空中,必须不停深呼吸来缓和想哭的冲动。

趁着一批媒体又被莫家的保镖挡下,她赶紧上前表明身分,保镖没有立刻放行,而是进病房转告莫家人。

原本她还担心莫母会反对她来探望,结果,出来见她的却是莫父。

“伯父,翰亚现在的情形怎么样了?”悬着心,她立刻上前询问。

“谢谢你愿意来看翰亚,你提出分手的事情,我听翰亚说了,难为你了。”莫父沉重的拍拍她的肩头。

“伯母……还好吗?”

“她担心过度,刚才昏过去了,我已经先送她回家休息。”

“那翰亚他……”她不明白为什么莫父一直转移话题。

“我不知道翰亚会不会想让你看到现在的他……”莫父的语气充满感叹。

心口一窒,柯香雯毫不迟疑的说:“不管他变成什么模样,我都不介意,请务必让我进去见他。”

莫父表情沉重的看了一眼病房。“你进去吧。”

于是,尽管全身微微颤抖着,柯香雯仍毫不迟疑的走过去,缓缓推开病房门,剌鼻的消毒水气味扑面而来,她一步步靠近病床。

只见病床上,莫翰亚高大的身躯背对着她,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庞,而他一只脚包了厚厚的石膏,一只手臂也缠着纱布。

“翰亚,是我。”她伸出手,轻轻抚上他的肩膀。

莫翰亚身躯一僵,缓慢的转过身,英俊的脸庞有些憔悴,深邃的黑眸也不若以往灼亮。

“你怎么来了?”他一点也不想让她看见这样的自己。

“你不希望我来吗?那我走好了。”她难过的收回手,却被他一把握住,压在胸膛上。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沙哑的说,眼底的忧郁令她好心疼。“我只是不希望你看见我这副狼狈的样子。”

“傻瓜,都伤成这样了,还这么爱面子,你不是不在乎形象的阿宅吗?”她故意调侃他,想缓和气氛。

他勾起薄唇,明白她想逗他笑的用心,握住她的手不由得一紧,胸口流动着一股暖流。

“医师怎么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见他神色异常沉重,她忍不住又问。

“不清楚,要等进一步的检查报告出来才知道,不过医师说很可能就算痊愈了,往后踢跆拳道也不如以前利落。”

原来是因为这样他才会闷闷不乐。柯香雯闻言,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说不定,我以后再也不能踢跆拳道了。”莫翰亚牵动嘴角苦笑。

“别胡说!报告都还没出来,你干嘛自己乱想。”

“香雯,你走吧,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一面。”

“你……你不想跟我复合吗?”她说什么也不会在这种节骨眼离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