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2)

改造童颜夫 橙意 2082 字 5个月前

“伯母,香雯以前在我们班上,功课是数一数二的好,她很聪明喔,人长得又漂亮,追她的男生有一大卡车。”

发现莫母对待好友的态度很冷淡,柳欣洁努力帮忙说好话,不断将话题兜到柯香雯身上。

莫母只是淡淡点头,说:“女孩子太多人追不见得是好事,要是婚后不安分,娶进门反而教人担心。”

柯香雯笑容一僵,柳欣洁也尴尬的看她一眼,暗暗抛给她一个歉然的眼神。

“伯母,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生。”柯香雯觉得有必要替自己解释一下,她晓得自己艳丽的外形在长辈看来很容易招蜂引蝶,所以不能怪莫母会有这种想法。

“柯小姐别想太多,我只是顺口说说而已,没其他意思。”莫母叉了一块切片的苹果递给柳欣洁。“来,小洁吃水果。”

柳欣洁干笑。“谢谢伯母。”

对上柯香雯,莫母的态度明显有差异。“柯小姐别客气,想吃什么自己来。”

柯香雯勉强露出微笑。“谢谢伯母。”

离开前,莫家两老送他们三个年轻人到门口,莫母还是拉着柳欣洁有说有笑,完全把柯香雯晾在一旁,不闻不问。

“你看起来不太开心,是不是我妈刁难你了?”莫翰亚低下头,靠在她耳边小声的问。

柯香雯摇摇头,没说什么,心底却在苦笑。要是真的刁难那还好办,她不信自己没办法应付,问题是,莫母根本对她不理不睬,想培养感情都没机会。

接下来的日子,简直可以用苦战来形容。

为了打消父母想让柳欣洁嫁进莫家的念头,莫翰亚几乎一有空,便带着柯香雯回家,努力想让她融入莫家的生活。

接触的时间多了,莫父的态度有改变的趋势,透过每一次聊天,他发现到,柯香雯聪明又懂得拿捏分寸,个性也独立自主,最难能可贵的,是她对莫家的产业明显不感兴趣,对莫翰亚说的话也不会一面倒的认同,而是有自己的主见和看法。

到后来,莫父甚至一有空就往安康牙科诊所跑,俨然已认同柯香雯。

倒是莫母的态度不见软化,对待柯香雯越来越冷淡,甚至对丈夫改变态度而非常生气。

这天晚上,莫翰亚特地订了一间顶级的法式餐厅,邀请父母与柯香雯一起吃饭。

用餐到一半,餐厅内的灯光突然暗了,客人议论纷纷,这时舞台边的灯光亮起,小型乐队演奏了起来。

服务生捧着特制的玫瑰蛋糕走向他们这桌,柯香雯讶异的转过头,才想询问莫翰亚这是怎么回事,却发现他已经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单膝跪下。

她又惊又喜的轻抚胸口,水亮眸儿紧睇着他扬笑的英俊脸庞,心跳得好快好快。

莫翰亚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拿出一个红色小方盒,一打开,里面是一枚价值不菲的三克拉钻戒,他双手递给她,深情款款的说:“香雯,我想照顾你一辈子,你愿意嫁给我吗?”

莫翰亚英俊的外形与深情浪漫的表现,让餐厅里的女性无不向柯香雯投来又羡又妒的目光。

席间,目睹儿子求婚过程的莫家两老,莫父虽然惊讶,但态度倒是乐观其成,反而是莫母整张脸都气绿了。

就在柯香雯心口怦然,眼眶微红准备接过戒指的那一刻,莫母扔下餐巾,生气的说:“翰亚,你这是在做什么?结婚是儿戏吗?怎么可以不跟父母商量就擅自决定。”

“哎,老婆,你别在这个时候破坏气氛。”莫父赶紧安抚老婆。

“妈,我就是因为尊重你们,所以今天晚上才会邀你们一起吃饭,见证我求婚的过程。”

面对母亲的苛责,莫翰亚不气不恼,试图用轻松愉快的口吻带过。他不是呆子,当然也看得出来母亲始终不肯接受香雯,但婚姻毕竟是自己的事,他可不想被任何人左右,即便是父母也一样。

“好,既然这样,我就把话说开好了。”不理会莫父在旁劝阻,莫母脸色铁青的瞪着柯香雯。“我不同意你们结婚。”

“妈!”莫翰亚皱紧眉头,没想过母亲的反弹会这么大。

柯香雯脸上的笑容骤失,满腔的感动全被莫母这句话浇熄。

“柯小姐,我知道你很优秀,但是你不适合当我们家的媳妇。”莫母自顾自的往下说,打定主意要阻止这桩婚事。

“伯母,我……”

“你应该也知道,我早就认定欣洁这个媳妇,我不可能接受你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莫母斩钉截铁的表明立场。

“妈,你这样说实在太过分了。”莫翰亚很少动怒,这一回罕见的板起脸,目光凌厉的看着母亲。

“翰亚。”柯香雯扯扯他的手臂,阻止他为了自己和母亲起冲突。

不过显然莫母并不领情,态度更加强硬,“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同意你们结婚。”语罢,莫母推开椅子起身,也不管旁人侧目,怒不可抑的径自离席。

“你妈就是脾气硬,别担心,我会好好劝她的。”莫父赶紧缓颊,然后追出餐厅。

原本浪漫的求婚晚餐,却在极度难堪之下结束。

“香雯,你别管我妈怎么说,结婚是我们的事,与他人无关。”送柯香雯回家的途中,见她闷闷不乐的低垂着脸,莫翰亚柔声安慰。

柯香雯目光怅然的抬眸凝视他,内心满是苦涩。结婚从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没有公婆的欢迎与祝福,往后苦的不只是她,夹在中间的他也会很辛苦。

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害他与母亲失和或是闹家庭革命。

如果他真的为了跟她结婚,和他母亲决裂,那这个得不到祝福的婚姻真的会幸福吗?

她想,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思及此,柯香雯幽幽的垂下水亮眸子,在心中默默做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