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1)

娇养富家女 梁海燕 1521 字 2020-04-08

晚上,魏敏特地选了一个高级餐厅,真的打算大敲诈她一顿。

「你真的是打算让我今晚荷包大出血啊。」安洁坐下来,环顾周围一圈,发现餐厅的环境很好,「你这是哪找的?肯定不便宜吧。」

「哟,我们大设计师还在乎这点饭钱。」魏敏促狭道:「放心,你付得起的。」

「你啊……」安洁笑着摇摇头,「点菜吧。」

「遵命。」魏敏拿起菜单,向早就守候在旁边的服务生不客气地点起了菜,劈里啪啦地点了好多道菜,真的是一点都不客气。

「我们就两个人,你点了六道菜。」安洁瞪大眼睛,白了她一眼,「也不怕撑死。」

「难得你请吃饭,我怎么也不能太小气嘛。」魏敏无赖地说道。

安洁拿她没有办法,只能拿起桌上的水猛喝。

很快,菜就上齐了。魏敏立即迫不及待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就在两人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安洁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安洁拿起手机一看,脸色瞬间变了。她缓缓放下手中的筷子,拿起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巴。

「安洁,才第一天,你就失信,看来你是不想救安家的生意了。」一接通电话,易墨阳怒气冲冲地对着电话这头的安洁低吼道:「二十分钟之后,见不到你的人,那么就当作你不想救了。」说完,不给安洁解释的机会,立即挂断了电话。

安洁低头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不由得扯出一抹苦笑,「小敏,对不起,我有点事要先走。」安洁快速收拾好,拿起包包,「你慢慢吃,我等下走的时候会把帐结了的。」

「小洁,你真的没事吗?」看到她神情都变了,好像很紧张又有点难过的表情,让魏敏有些担心。

「没事,真的对不起。」安洁站起来,转身要离开,「下次,我再补请一次。」说完,匆匆地往外走。

即使安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易墨阳的公寓,还是比他规定的时候晚了很多。二十分钟根本就不可能,从餐厅赶到他的公寓,这明显是为难她,但是她又能怎么样呢,因为现在是她求他,即使再委屈,也要忍住。

开门走进他的公寓,安洁早就气喘吁吁了,额头上汗水大颗地往下滴,「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无论怎么样,先道歉吧。

她不安地咽了咽口水,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冷峻男人。他一身家居休闲服,双手交叉在胸前,脸色可谈不上好看,黑眸紧紧地盯着站在门口的她,一言不发。这样的易墨阳,让安洁更加害怕。对,害怕,现在的她对易墨阳已经产生了害怕这种情绪。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害怕这个男人,曾经,她在他面前是那么的肆无忌惮,那么无所畏惧,可现在剩下的除了苦涩就是畏惧了。想到这,安洁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够了,不要给我露出这样的笑容。」这样的笑让他阴郁的心情更烦躁,大掌扒了扒自己的一头黑发,「我说的是二十分钟,可现在已经四十分钟了。怎么,第一天就学会反抗了。」

「如果我说并没有呢。」安洁已经不知道跟他怎么沟通了。

「那就是你根本就没有把我说的话记在脑子里。」易墨阳起身走近她,伸手抓住她的手腕,黑眸冷冰冰地看着她,「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吗,才第一天,你就这样了,以后我还能相信你吗。」没给她回答的时间,他继续冷言道:「不过也是,这种不讲信用的事,你安洁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怎么,没话说了吗?」

「你早就给我按上罪名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安洁内心一阵苦涩,「对于今天的事,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安洁!」看到她对于今天的事不仅没有一点解释,反而是这般无所谓的态度,易墨阳的怒火蹭蹭地往上冒,「这就是你的态度,好,很好!」易墨阳松开手,转身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Harry,安家的材料全部都给我压下来。」

「不要!」安洁一听,想都不想就上前抢过他的手机,「对不起、对不起,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求你不要这样。」

「现在才知道求我,刚才不是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看来你的骄傲真的所剩无几了。」易墨阳挂断手机,然后往沙发上一扔。低头看着哀求自己的安洁,再次出声警告道:「这是你不守信用的惩罚。记住吸取教训,下次再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是我的错。」安洁知道他是认真的,现在的他什么都做得出来,急忙解释道:「我今天去设计院办理离职了,晚上跟魏敏一起吃饭。原本吃完饭就来这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不遵守约定。」

原本以为自己的不在乎可以让自己不受到他的伤害,可是她忘记了他根本就没有给她保护自己的机会。这样的做法不仅没有保护到自己,反而让她陷入无比痛苦的深渊,现在的她就像是他手里玩具,任由他搓扁捏圆,「请你不要这样对我爸爸的公司,求你。」安洁再一次放下自己的自尊。

「想要我撤销惩罚?」易墨阳来回扫视她,露出邪魅的笑容。

「你的条件?」就算安洁再笨也知道他不可能这么爽快地答应她的请求。

「脱掉你的衣服,现在。」易墨阳往后一坐,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你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安洁双手微微颤抖地爬上胸前的衣扣,仿佛有千斤重一样,怎么也解不开那颗扣子。心头涌上一股屈辱感,瞬间眼眶就布满了水雾。她的视线模糊了,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而衣扣也一颗颗地解开了,就像她的尊严被一点点地剥掉一样。

坐在沙发上的易墨阳再也看不下去,起身往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往沙发上一甩,然后伸手狠狠地撕掉她身上的衣服,「既然要做,就干脆一点,要不然就什么都不做。反正你有的是骄傲和自尊,你这样默默掉泪的样子,只会让我想狠狠地蹂躏你。」说完,易墨阳俯下身用力地咬住她的唇瓣,直到两人的嘴里都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他才离开她的嘴巴。

安洁的眼泪不断往下滑落,嘴角的那抹鲜红刺伤了易墨阳的眼,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站在沙发旁边俯视那衣衫不整的女人,「不愿意?」易墨阳冷冷的声音在房间响起,「我易墨阳还不需要强迫一个女人,想上我床的女人多的是。」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安洁急忙起来拉住他的手腕,「不要走。」如果他走了,那么就意味着安家真要完了,她可以不在乎,但是她的爸妈怎么办,她终究狠不下心,做不到对他们不管不顾啊。

「安洁,你看看你现在,真的是为了安家连最后这点尊严都不要了。」易墨阳很生气,看到她这样委曲求全的样子,真的很碍他的眼。

「尊严。」安洁自嘲地笑了笑,「我也想要,我也想大声地对你说不,可是我们从一开始身分就是不平等的,你一出生就注定站在金字塔的顶端,而我就只能做那个仰视你的人。我们之间从来都不曾处于一个公平位置上,所以我有资格拥有尊严吗。」

易墨愣住了,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着她对自己的控诉,许久,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所以,你这就是你离开我的理由?」

他抓住她的手腕,拖着她走进卧室,然后狠狠地把她甩到床上,对她大吼道:「安洁,你真是好样的,说来说去,不公平只是你逃离我的一个借口罢了!」他俯身压住她,「既然你都说不公平了,那么就不公平到底吧。」说着,把她还挂在身上的几块布也全都撕了。

……

整整一夜,易墨阳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她再也承受不住,昏了过去,易墨阳才停止了掠夺。看着被他弄得狼狈不堪,全身都是紫青痕迹的安洁,易墨阳感到了一丝丝的内疚,起身抱起昏过去的她,走进浴室,为她清洗干净。

最后,抱着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他也沉沉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