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1 / 1)

娇养富家女 梁海燕 1696 字 2020-04-08

安洁怀着十分忐忑的心走进了易城建设的大楼,像是知道她要来的柜台小姐,把她引领进了专用的电梯里,「安小姐,这里上去就直达总裁办公室。」柜台小姐扬起微笑,眼里还有一丝丝的好奇,来找总裁的女人总是让人遐想不已,而她刚好也有一颗八卦的心。

「谢谢。」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安洁完全没有看到柜台小姐那好奇的眼神。

随着电梯的上升,安洁的心情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叮的一声,电梯门向两边滑开,「安小姐,你好。」Harry看到安洁出现在这里,感到讶异不已,不过多年的职场生涯让他表面不露声色。

「你好,我找易总,昨天跟他约好了的。」安洁显得有些抅谨,甚至有些不好意思,生怕被Harry误会一样,急忙解释道:「我……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找他。」

「这边请。」Harry像是没有听到她解释的话一样,把她带到了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安小姐,你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谢谢。」安洁对他点了点头,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听到声音抬头看向门口的易墨阳黑眸在接触到她迎来的视线时,猛地一沉,面无表情的,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早安。」安洁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都在冒汗,那种紧张感几乎要让她不能呼吸了。

易墨阳放下手上的工作,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盯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被他盯着看的安洁感到浑身不舒服,尤其是那锐利的目光让她几乎站都站不稳了,「我、我……」在来之前作了很多的心理建设,也在心里无数次地说服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无论他怎么羞辱或什么要求自己都接受,可当真的到这里面对他的时候,她那些话始终说出不来。

看着安洁窘迫的样子,易墨阳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看来你的骄傲还没有完全丢掉啊。」他站起来,慢慢走到她面前,伸手勾起她的下巴,眼里充满轻蔑,「安小姐不是不屑跟我这样人的打交道吗,你这一次又一次地跑来我这里有所求,看来你那所谓的自尊也不怎么样啊。」

安洁的脸瞬间惨白,易墨阳的话就像在打她的脸一样,让她引以为傲的骄傲变得一文不值,「我、我今天来是想请你帮帮我爸爸。」放在两侧的小手紧紧地握成拳,明知道他是故意用这些话羞辱她的,可安洁还是不得不全都承受下来,「求你。」

易墨阳松开手,脸上的表情冷得不能再冷了。早在之前他得到爷爷让人出手对付安家的消息时,他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才会静观其变到现在。虽然料到安洁会来找他,可是当他看到她在自己面前这么委曲求全的样子时,他除了气愤还是气愤。

「跟我结婚,我就可以让安家回到以前,甚至比以前更辉煌。」易墨阳云淡风轻地说着,好像他口中的结婚只是一场游戏一样不重要。

「结婚?」安洁瞪大眼珠,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她那么对他之后,易墨阳还会有娶她的一天。

「你不会以为这个结婚还是你想像中的那个样子吧。」易墨阳冷冷地嘲讽道:「安洁,这个结婚不会有婚礼,不会有亲朋好友的祝福,有的只是你当初给我的耻辱,所以现在我要你还回来。」

「对不起。」安洁的眼眶充满了雾气,看到他那么愤慨的表情,她此时能说出口就只能是这无力的三个字。当初她为了自己的骄傲和自尊,为了自由选择了逃跑,让他独自一个人面对她逃跑后所带来的后果,让他成为了众人嘲笑的对象,如今她是该还的,「好,只要你能救我爸爸的公司,一切都听你的。」她清脆的嗓音在办公室上空回荡。

听到她这样顺从的回答,并没有让易墨阳有一丁点的高兴,而且脸色越发阴沉,「很好,希望这一次你不会再跑了。」易墨阳语气十分不好,「如果你这次敢跑,那么代价就不只是婚姻这么简单了。放心,对你,我已经没有兴趣了,等到我哪一天厌倦了,你就可以用永远地滚出我的世界了。」

说完,他从桌上拿出一份文件扔到她面前,「把这个签了。」

安洁捡起地上的文件,上面是结婚登记申请书,她望着上面那几个大字,内心一阵苦涩,原来这就是她的婚姻,冷冰冰的几页纸。没有多想,她拿起笔在签字栏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见她签好了,易墨阳抽走文件,然后再扔给了她一把钥匙,「今天就搬过去,上次你去过的公寓。」

「我知道了。」安洁僵硬地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视线立即望向他,「我希望能继续我的工作。」

「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跟我谈条件吗。」易墨阳又是一阵讽刺,「记住,你现在的身分,只是还债的易太太,其他的,你想都不要想,我可不想让你丢我们易家的脸面。」

「我不会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的,工作就让我继续做,可以吗?」安洁不由得低声下气地跟他说道,「我保证。」

「啧啧,安洁,你大概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易墨阳再次掐住她的下巴,邪魅的黑眸狠狠地盯着她,「我说,我要的是一个还债的易太太,听清楚了吗?」说完,他用力一甩手,把她甩到旁边的沙发上,「这样的话,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否则,你每说一遍,我就让你爸爸的公司多损失一个客户。」

跌落在沙发上安洁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悄悄地从眼角滑落,哽咽着回答道:「我知道了。」

易墨阳看到她脸颊上的泪水,心情烦躁不已,回到自己的座椅上,把桌上的东西猛地一扫,阴沉地对她低吼:「滚!」

见到他突然发火,安洁立即擦干自己脸上的泪水,然后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褶皱的衣服,「谢谢,我先走了。」像个没有生命的洋娃娃一样,安洁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了这个让人压抑无比的办公室。

看着她这样离开,易墨阳再次忍不住把桌上的水晶纸镇狠狠地摔在地上,价值不菲的纸镇就这样碎了一地,而得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复。

安洁从易城建设的大楼走出来后,没有给自己太多伤感的时间,就前往设计院。

「哎哟,我的安设计师,你终于来上班了。」魏敏一看到她出现在设计院,立即上前调侃道:「再不出现,我都要到警察局报失踪了。」

「小敏,很抱歉。」安洁觉得很对不起好友,这份工作还是好友从中牵的线,可是现在自己还没做出什么成绩,就要这么离开了,真的辜负她了。

「知道错了,那今晚上就请我吃顿大餐吧。」说着,魏敏朝她眨了眨眼,一副要狠敲竹杠的模样。

安洁不由得莞尔一笑,「当然没问题。」

「走,去你办公室。」魏敏一把拉过她的手,往安洁的办公室走去,「你要老实交代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

一进到办公室,安洁就犹豫着要怎么开口,「小敏,我……」

「你怎么了?」魏敏这才发现好友的不正常,「怎么支支吾吾的,有什么话就说呀。」

「小敏,我要辞职。」安洁看到好友一脸惊讶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对不起,我……因为有些事情,所以……」安洁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好友解释这一切,对于她的过去,魏敏也不知道,她真的无法说清楚这些事情。

「什么事这么重要?连工作都不要了。」魏敏不能理解,急切地问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天你请假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吗?」

「小敏,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这些事情真的希望你能理解。」安洁再次对她投以抱歉的眼神,「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等到有一天,我会把事情跟你说的,但是现在还不行。」

「小洁,你……」魏敏直直地盯着她好久,最后轻轻叹口气,无奈道:「我知道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无论你作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谢谢。」安洁露出感激的微笑,伸手抱住她,「真的谢谢。」

即使知道将来的路会很难走,可是有好友说的这些话,安洁的心里还是感到一丝丝暖洋洋,或许未来还是有希望的。

「那现在,你要去跟经理说一声吗?」魏敏问道。

安洁点点头,「我等下把辞职信打好,会亲自去跟经理说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工作我也会交接好,才会走的。」

「那就好。」魏敏了然,「你现在先忙,晚上一起吃饭,你欠我的大餐可是要还的。」

「知道啦。」

魏敏走出她的办公室后,安洁就开始在电脑上打她的辞职信,没过多久,她就拿着信走进了经理的办公室。虽然经理极力挽留,但还是得到了安洁的拒绝,最后终于答应让她交接工作完后就可以走。一切看似都在很顺利地进行着,只有安洁自己知道,以后的路,她一点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