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1 / 2)

娇养富家女 梁海燕 1892 字 2020-04-08

饭后,一家人坐在客厅里。安父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小洁,明天我们一家一起去易家拜访一下易老太爷。怎么说,当初你一声不吭地就这么走了,好歹跟人家易老太爷说声对不起吧。」

安洁神情微微一僵,不过很快就恢复淡然的表情,安氏夫妇粗心地没有发现自己女儿的这一举动。

「我知道了,爸。」该来总是要来,她再也不能逃避了,「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回房了。」

安母看着她起身要走,刚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被安父一把拉住,制止了她的行为。

看到安洁上楼后,安母才一脸疑惑地望向自己的丈夫,不解道:「老公,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还说,你是要把女儿说得再次离家出走吗。」安父没有好气地怒瞪了妻子一眼,「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抚小洁,让她乖乖地去求易墨阳的原谅,然后把小洁嫁过去,我们安家才能进行大翻身,知道吗。」

「可是看小洁的样子,肯定是不愿意的。」安母满脸愁容,「你说到时候小洁要是还不愿意嫁给易墨阳,可怎么办?而且,你说小洁当初都跑了,易墨阳还肯娶咱们女儿吗?」

安父一听这话,眉头不由得深皱。是啊,以易墨阳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还会娶一个当初抛弃她的女人吗?想到这,安父原本信心满满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不确定了起来。

「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小洁嫁入易家,否则,我们安家就彻底地完了。」安父眼神犀利,语气充满前所未有的坚定。

「对,一定要让小洁嫁过去。」安母一想到女儿嫁过去后的光景,两眼就不由得放光,那些这几年看不起她的太太们还不对她低头哈腰,想到那场景,就觉得美妙极了。

然而,此时在房间里的安洁却想着怎么才能在明天的战场中安然脱身,对于易家她真的不想再掺和其中了,只想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过以后的生活,不想再沦为父母的攀龙附凤的棋子。

可是,每每想到这,易墨阳那充满恨意和冷漠的眼神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让她心痛不已。如果真的可以,她真的不想让他恨自己,就算当个陌生人也好,也不要对她心怀恨意,那样不仅是他,她也会一辈子都活得不开心的,而由始至终,她都希望他能过得开心。

「墨阳……」躺在床上的安洁双手捂住隐隐作痛的胸口,低喃着易墨阳的名字,久久不能入睡。

翌日清晨,安氏夫妇早早就起来准备,一吃过早餐就驱车前往了易家大宅。

原以为只要带着女儿亲自上门请罪,就可以挽回与易家成为亲家的机会,谁知道,人家连大门都没有让进,更何况是当面请罪了。安父此时只能站在易家大门外懊恼,甚至连连怒视站在旁边三舀不发的女儿。

安父不死心,抬手再次按响门铃,不一会,就传来了易家管家有礼貌的声音,「安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家老太爷真的不在家,他老人家去国外看老朋友了,请你回去吧。」

「王管家,那你们家少爷呢?」这么大早来还堵不到人,他就不相信了。

「真的很抱歉,我们少爷不住在大宅里。」王管家耐心地回答安父。

「那知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安父不死心地问道。

此时的易家大厅里,去了国外看望老朋友的易老太爷寒一张脸,对王管家不耐烦地喊道:「还跟他们浪费什么口舌,让人把他们都赶走!」那充满怒火的口气,让旁边伺候的佣人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很抱歉,安先生,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再见。」王管家挂断对讲电话后,转身走到易老太爷的面前,微笑地对怒火中烧的他说道:「老太爷,我们易家好歹是上流社会的人家,不必对他们这般小气,以免落人话柄,让少爷难做人。」

「哼。」易老太爷抬眼瞅了王管家一眼,没好气道:「你该不是为了那个臭小子,不想为难那个不识好歹的安家丫头吧?」

「老太爷,少爷对安小姐的感情,你还不知道吗。」王管家说到这,也不禁感叹,「当年安小姐不见的时候,他简直就像疯了一样。这些年,你也看到少爷都变成什么样了,哎,哪里还是以前那个开朗的少年呀!」说着说着,王管家悲从中来,抬手擦了擦眼睛的水润。

「哎……」想到自己孙子这些年的变化,易老太爷也不由得叹气。

这些年,孙子是越发成熟,公司在他手上也越发发扬光大,可是人却变得越来越冷漠,整天冷着一张脸,没有一点笑容。自从当年安洁不告而别之后,他就没有在孙子的脸上见到过笑容了。

「不管怎么样,安家那个女孩,我说什么都不会让她跟墨阳纠缠不清了。」易老太爷一想到孙子这些年所受的,整个脸就冷下来了,「你吩咐下去,让安家彻底地消失在这个城市里,让他们有多远就滚多远,不能让他们再出现在小阳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