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1 / 1)

娇养富家女 梁海燕 1177 字 2020-04-08

很快车子就驶入了一栋公寓的地下停车场里,停好车后,易墨阳带着安洁进入了电梯。

「我……」安洁隐约知道这里应该是他住的地方,想要开口离去。

「闭嘴。」易墨阳一脸阴沉低吼道:「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安洁轻咬着唇瓣,心头涌出一股委屈,但是为了设计院的专案,不得不忍了下来。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在他面前撒娇的资格了,他带给自己的一切都必须承受,这让她感到无比的难受。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易墨阳的公寓门口,易墨阳打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回头看到安洁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时候,眉峰立刻紧皱了起来,「进来。」

「我……」安洁犹豫着。

「怎么,不敢进来?」易墨阳心头那股烦闷倏然消失,仿佛她犹豫紧张的模样让他心情变好了,「从你来找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个时候,不是吗。」

他暧昧的话让安洁更加不安,双手不由得紧紧绞在一起。

「想要拿回合约,是要付出代价的。」易墨阳冷冷地嘲讽道:「更何况,这种事你应该很熟悉,当年的安家可是靠你付出的代价才会存活下来的,我说得对吧。」

易墨阳的话像是戳中了安洁的软肋,顿时让她的意志崩塌,脸色变得苍白无力,「是啊,你说得对。」安洁露出一抹凄凉的微笑,眼里的苦涩怎么也掩饰不掉,抬起脚,缓缓走进了他的公寓。

「所以说,那些年你所谓的感情都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了?」易墨阳关上门后,慢慢走向她,伸出手紧紧掐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地问道:「从头到尾,你的感情都是虚伪的,是吗?」

下巴传来的疼痛让安洁说不出话,只能用那双闪烁的大眼睛望着他。

「这双眼睛还是那么的会勾人。」易墨阳冷冷地盯着她,「既然付出代价能换来你安家的荣华富贵,怎么不继续下去,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说到最后,易墨阳的情绪忍不住激动,对她怒吼了起来。

「没……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了而已。」安洁艰难地吐出这么一句,眼眶不由得染上了一层水气,眼前的他变得模糊了起来。

「哼,可惜啊,你现在还是乖乖地回来了。」易墨阳对她那双充满雾气的水眸视而不见,冰冷的话语继续刺伤她,「你再怎么逃,最终还不是要在我身下承欢,付出代价就像个货物一样廉价。」

「很高兴易总还能看得上眼。」安洁自暴自弃地顺着他的话,对他扬起一抹谄媚的笑容。

易墨阳看着她那虚伪的笑脸,忍不住把她狠狠地摔在旁边的沙发上,紧接着整个身子压在她的身上,「既然你喜欢这么作践自己,我又何乐而不为呢。」他冷冷讽刺道,俯身咬住她的唇瓣,用力地吮吸着,像是对待交易物品一样,狠狠地撕裂她身上的衣服。

「不!」安洁恐惧地挣扎着,被他此刻的样子给吓到了。

「由不得你。」易墨阳猛地按住她挣扎的手,向下俯视着她,嘴角冷冷一勾,「怎么,想要反悔?你可是要想清楚,这是你唯一拿回合约的机会了,要是反悔,我是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的。」

听到这些话,安洁瞬间停止了挣扎,她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是吗,「不,我没有后悔。」安洁冷静了下来,抬头迎向他的眼睛。

「哦,是吗。」易墨阳放开她,转身走向不远处的酒柜,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那就让我看看安小姐你的诚意有多少吧。」说着,倒了一杯红酒,然后递给沙发上起身坐起来的安洁。

安洁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没有多想伸手接过他递来的杯子,然后一昂头,把酒杯里的酒全都灌进自己的嘴里。

「安小姐真是好酒量啊。」易墨阳冷冷地讽刺道,这个女人以前可是一点酒量都没有的。

喝下酒后的安洁脸颊顿时染上一片绯红,脑子也开始有些晕乎乎的。而易墨阳此时的眼神却十分的火热,几乎要把她给燃烧了一样。易墨阳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优雅地品了一口,伸手扣住她的下巴,笑得十分邪魅,冷不防地把她揽入怀里,然后毫不客气地含住她的唇,让自己嘴里的酒灌入她的口中。

「唔……」已经有些眩晕的安洁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来不及吞咽的酒从嘴角溢了出来,一道红色的水渍顺着她的下巴流了下来。

易墨阳顺势勾住她的香舌用力地吮吸,疯狂地在口中翻搅,仿佛要把她的魂魄吸出来一样。这个小女人胆敢来这里,那么就要有胆量承受他的一切。他紧紧扣住她的后脑,拿走她手中的酒杯随意往旁边一放,大手搂住她的腰往旁边一带,他就坐在沙发上,而安洁立即换了位置,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拼命地吮吸她的小舌,啃咬她的唇瓣。

「啊……」微微的喘息让空间里的氛围变得火热起来,易墨阳像疯了一样,用力地啃咬她的嫩唇,仿佛她就是一道醇香的酒品,让他几乎忘记这个女人是他恨了三年的人了。

「你不该来的。」淡淡的警告从易墨阳的嘴角逸出,舌尖却不由自主地伸出来舔弄她嘴角边的酒渍,「你来找我,就意味着要上我的床了。还是,你其实很想跟我上床啊?」

他嘲讽的话让安洁心一揪,但是一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就不允许自己退缩。她开始主动捧住他的脸庞,送上自己的香吻,小舌还伸出与他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易总不是很清楚吗。」安洁杏眸一挑,换上一副荡漾的笑容,像是在讨好他一样,葱白般的手指挑开他衬衣的扣子,开始魅惑他。

「呵呵,有意思。」易墨阳面无表情的脸,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安洁无视他眼里的嘲讽,只想把这次的事情解决了,「今天我们抛开所有的一切,就好好享受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光,不是很好吗。」

他轻轻一笑,好像是在嘲讽她的大言不惭,「既然安小姐都这么委曲求全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于是,他伸手扣住她的脖子,往下一拉,狠狠地吻住她的樱唇。而安洁则张开嘴热烈地回应他的吻,两人像疯了一样吮吸着彼此的津液,嘴角还溢出一道银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