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1 / 2)

娇养富家女 梁海燕 2177 字 2020-04-08

安洁狂奔回到家中,思绪一片混乱,脑海总是不断地闪现出易墨阳那受伤的眼神。她知道自己的举动伤害了易墨阳,她想要解释的,可是那些解释的话就像是黏住了一样,怎么也吐不出口。哎……等过几天再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解释,安洁进到家大门后,在心底暗暗对自己说道。

刚走到玄关转弯的地方,安洁就听到妈妈那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你想要小洁一毕业就嫁出去?」

听到这话,安洁身子一僵,愣在原地,双手紧紧握成拳,几乎是屏住呼吸,想要听他们说下去。

「没错,易老太爷也不反对,他还巴不得我们家小洁快点嫁过去,然后给他生个胖曾孙呢。」安父一脸算计,「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小洁的聘礼一定可以让我们安家的公司更上一层楼,哈哈……」仿佛是看到安家以后辉煌的样子,安父不由得放声大笑。

「老公,你说得对,小洁是我们唯一的女儿,那易墨阳可是易城建设的继承人,那聘礼想来肯定是丰厚得不得了。」安母的嘴角也情不自禁地往上扬,不停地摆弄手指上红宝石戒指,心里暗想着很快就可以换个更大的了。

「对了,老公,那批有问题的材料处理得怎么样?」安母突然想起这几天自己丈夫一直在烦恼的事情,不由得担心起来。

「哈哈,你放心,多亏我们有了易墨阳这个未来女婿,要不然这次我肯定是亏大了。」说到这件事,安父就一脸的兴奋,「那批有问题的材料,易城建设全部都接收了,而且我还把价格提高了不少,赚了一笔。」

「易城建设会不会察觉出那批材料有问题?」安母担心地问道。

「查出来又怎么样,难道易墨阳那小子还能不看我们小洁的面子,对我这个未来岳父发难吗。」安父有恃无恐道,一点都不担心易墨阳发现自己的材料是瑕疵货。

「呵呵,那也是。」安母掩嘴笑道,两眼几乎都要眯成一条线了。

而此时,站在玄关拐弯处的安洁在听到这些话时却是一身冰冷,仿佛置身于无底的深渊一样,冷极了。她的唇边扬起一抹冷冷的嘲讽,这就是她的爸妈,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在他们眼里女儿永远都没有利益来得重要。而她身为易墨阳未婚妻的身分更是让他们觉得有了一棵摇钱树,从此富贵荣华享用不尽了。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如今还想用她的婚姻来换取更大的利益,她真的就任由他们这样无止境地索取易墨阳吗?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爸妈会是这样的人,这样的爸妈让她拿什么脸嫁入易家,那是爱易墨阳吗?不,那是在害他!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改变这一切,改变这个局面。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子里渐渐成形,愣怔许久后,安洁悄无声息转身,从后门的楼梯回到自己的房间,而这一夜注定了她的无眠。

自从那一次不欢而散之后,易墨阳就没有再来找过安洁。整整一个星期,每当安洁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易墨阳的时候,总在最后一秒钟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与此同时,易墨阳也在痛苦地挣扎着。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安洁。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为安洁是高兴当他的未婚妻的,直到那个晚上,他才知道真相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样。呵,自己真的是太一厢情愿了。想到这,易墨阳不由得收紧手掌,掌心里的那颗钻戒几乎要镶进肉里,而那刺骨的疼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么骄傲的他在知道安洁的心思之后就应该爽快地放开她的手,让她自由的,可他却做不到,他的心清楚明白地告诉自己,他不愿意就这么放手。那个女孩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她在他的心中已经占据了一块不可磨灭的地位了,他放不开她了。

「小洁……我放不了手……」摊开掌心,看着上面那颗耀眼的钻石,易墨阳眼里闪过一丝坚定的执着。

早已认定安洁不放手的易墨阳还是主动打破了僵局,再次出现在了安洁学校的门口。当安洁走出校门,看到不远处站着的英挺身影,一直焦躁不安的心在这一刻平静了下来,一股熟悉的安定感觉涌了上来。她知道,易墨阳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他的气消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朝他走去,步伐瞬间都轻盈了不少。

「你来了。」安洁扬起一抹笑脸,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肚子饿了吗?」易墨阳像是有默契一样绝口不提之前的冷战,走上前牵起她的手,「我在兰苑订了位置。」

「哦。」这句话就已经说明了她没有反对的意见,只能乖乖跟他去吃饭,虽然她很喜欢那些地方的食物,但真心来说,太贵了,每次吃完后,她都会一阵心疼,好在这些钱是从易墨阳身上出的,要是她的话,打死都不会去那种地方吃饭。

易墨阳侧头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那股想要问个明白的冲动硬生生地被他给压了下来。才刚有好转的关系,他不想因为那个敏感的话题再陷入冷战中,在心底一阵挣扎后,他还是选择了闭口不提。

「毕业考准备得怎么样?」易墨阳把话题转移到这安全的问题上来。

再过不久就是大学毕业考的日子了,易墨阳一直想着等到安洁大学毕业了,他们两人就结婚。而且他也认为安洁跟他的想法是一样的,但是经过这一次冷战之后,他却不那么的笃定了,她……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当初因为她,易墨阳选择在国内读大学,没有按照爷爷的要求出国留学,如今他所做的这一切,却不是安洁想要的,那么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易墨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没有底,那种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紧紧地攫住他,让他不安极了。

「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安洁努力扬起一抹笑容,「再说了,不是有你这个全能天才在帮我吗。」从以前到现在,她考试的时候,他帮猜题;不会做的作业,他帮做。现在想来,这些年来,她真的太依赖他了,无论做什么事都离不开他。如果将来有一天她势必要离开他的时候,她真的能做到吗?安洁一想到这,心就隐隐作痛。

易墨阳没有捕捉到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哀伤,听到她如往常一般的轻快调皮语气,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弧度,「你哟……这是故意给我戴高帽吗?」眼里不自觉散发出的宠溺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我这是实话实说。」安洁微微抬起下巴,一副「你快点表扬我」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