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黎山险化夷(2)(1 / 2)

上选娇妻(上) 简璎 1832 字 2020-04-08

她正在苦思,那厢,宣静霞已打开几层斗柜在看宣景扬的日常衣物了,陆氏让她带了几身新制的衣物给宣景扬,她正让绿柳从箱笼里拿出来放进斗柜里。

宣静霞微微蹙眉道:「杨弟,你的衣物莫再用此种薰香了,外祖父说这薰香叫夜来香,举凡野兽都爱这种味道,我怕你出去会吸引野兽靠近,你又未曾习武,还是当心点。」

宣景扬笑了笑。「大姊多虑了,梨山向来只有花香,哪来野兽?」

夏依宁一凛,难道这就是山虎独独叼走宣景扬的原因?她连忙问道:「扬弟,这薰香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宣景扬不敢像对自己大姊般的顶嘴,他恭恭敬敬地回道:「回嫂嫂,是一个同窗相赠,说他府上是做香料买卖的,这种薰香最为昂贵,大越人最喜欢买,送了我许多,我也没用处,这里洒扫做事的小厮挺热心的,说要替我薰衣服,我就打赏他几文钱让他薰了。」

夏依宁心里一沉,不用说,他那同窗和那小厮肯定被千允怀的人收买了,所以山虎闯进了书院之后,能够凭香气认出了宣景扬的学舍,把他叼走,真是好歹毒的计谋啊!

她忙又义正辞严地道:「扬弟,你大姊说的不错,这夜来香确实会吸引野兽,不只如此,久闻还会神思昏沉,终日发困,我在娘家时,便曾听闻过有人因这香味吸引了狼,被狼给咬死之事。」

宣景煜微微皱起眉头。「既是如此,往后衣物莫再薰香了。」

宣景扬抓抓头。「明白了,我也不知道这么可怕才会薰的。」

夏依宁心里急,光是往后不再薰香不够,眼下要把薰香过的衣物和那些未动过的薰香都丢掉才行,连同他身上穿的,也要设法让他脱下换掉,可她这个大嫂才做了几日,又怎么好开口呢?

就在这时,宣静霞一本正经地道:「娘给你做了几身衣服,你去换下来,绿柳,把小少爷衣物里薰香过的拣出来,连同那些未拆封的薰香全部拿出去,让宣恭拿去烧了,跟他说,烧的地点离书院越远越好。」

夏依宁心里一喜,这不就正是她想说的吗?

宣静宸瞪圆了眼。「大姊,这样会不会太小题大作啦?」

夏依宁怕功败垂成,跟着附和道:「静宸,你有所不知,山里有毒蛇,若是也受那夜来香吸引来就不好了,静霞的做法稳妥些。」

宣静宸一脸讶异。「既然嫂嫂这么说,我自然是信嫂嫂了,扬弟你快快照做!」

见三个女人齐齐看着自己,宣景扬只好摸摸鼻子,乖乖地去把衣裳换了。

宣静霞又吩咐绿柳把宣景扬的房间擦拭一遍,夏依宁见了更是放心不少。

书舍还有空房,一行人便借住了下来,韩老爹直笑道他打从出生还没住这么雅致清幽的地方,宣恭使了银子打点,厨娘给他们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男人们原是想喝点小酒暖暖身子的,但书院里并无藏酒,只得作罢。

夜里,夏依宁翻来翻去睡不着,她猜想铁面留了人,特意将山虎引过来,那山虎不可能藏在山里太久,也怕夜长梦多,肯定是今夜便会行事。

身为枕边人,宣景煜自然察觉到了怀里的人儿辗转反侧。「怎么了?是不是换了地方不习惯?」

他翻身支起身子俯视她,纱帐里透进些微烛火,就见她乌发散在枕畔上,澄澈的眼眸正深深凝视着他,羽睫因他忽然起身看着她而微微颤动,令他感觉到一阵满足,这美丽的女子,是他的妻子。

夏依宁原就心思沉重,他又突然支起身来看着她,她的心咚地跳了一下,她不想装睡,也不想他睡着,便道:「我……有些饿了。」

宣景煜笑了。「原来如此,饿着肚子,确实难以入眠。」

房里设了薰炉,颇为暖和,他起身,撩开帐子下了榻,连鞋也没套,只披了外衣便去吩咐守门的雪阶让随行粗使婆子去厨房做些面食,转身时便见夏依宁怔怔地望着自己。

他走回床边,微微一笑,间道:「不习惯见我这模样吗?」

她的脸庞不由得染上了一抹红,轻轻点了头。「嗯……真好看。」

未束发的他另有一番俊雅,烛光映照下,面容更加出色,好看得叫她几乎透不过气。

她忽然觉得眼眶一阵发热,怕他发觉,她微微垂阵。

她无法衡量出自己对他的爱慕有多深,但若要她舍弃自己的性命来换他的长寿,她义无反顾。

宣景煜定定的凝视着她,轻抚着她的长发,轻柔地道:「宁儿,你可知道,你这模样又说这样的话,我可要管不住自己了。」

他在床没坐了下来,将她抱到怀里,低头压了下去,含住她的唇瓣,汲取她嘴里的香甜滋味。

「这里不行……」她急道,可她的话语瞬间落在他的唇里,承受着他浓烈的吻,她一时也不知如何推却了。

宣景煜把她压向床榻,轻轻扯开她的中衣,他的呼吸变得沉重,他深深的吻着她,正想与她云雨缠绵,叩门声却煞风景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