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黎山险化夷(1)(1 / 2)

上选娇妻(上) 简璎 1837 字 2020-04-08

第二日,宣景煜等人起床时,李翊皇主仆四人已不见踪影,听韩老爹说,天还没亮,他们见风雪小了,便火烧火燎地离开了,他留心他们言谈,应该是赶着进城去找大夫。

夏依宁暗自祈祷着,希望李翊皇解了毒之后,能时不时想起宣静霞,她也知晓自己是有些期望过大了,想那李翊皇身边围绕的女子数不胜数,多少想攀高枝的官员不停地往他府里送人,其中不乏许多色艺双全的女子,还有多众多具有风情的异国女子,他如何能记起只有一面之缘的宣静霞?

「那公子也不知如何了?」宣静霞也恰好说起此事,他送的紫玉佩,她已让绿柳妥善收好了,那可能是她的救命绳。

宣静宸叽叽喳喳地道:「那公子既说得出那番话,在京城肯定是有些势力的,我觉得啊,他虽然衣饰普通,可天生的贵气掩饰不了,还有还有,他那高傲的眼神,好像他是王似的,我可真好奇了,他会是哪家的少爷呢?」

宣静霞的眸色好似海水一般,淡淡地道:「不管他是哪家的少爷,都但愿他能顺利将毒解了。」

「一定能解的。」夏依宁的目光落在宣静霞身上。「你都将一半的毒解了,哪里还有不能全解的理?」

且他是帝王之命,自然能否极泰来。

只是她不知,李翊皇身边有千允怀这样野心勃勃的小人在,又能在位多久?

如果说恶有恶报,那么前世千允怀和夏依嬛的下场应该要是很凄凉才是,但如果这样才是道理,为何行善的宣景煜却没有善终?也许前世坏事做尽的允千怀还坐拥权势到了最后……不过她没能知晓答案。

风雪已停,一行人也准备上山,夏依宁又有了一个想法,她看向宣景煜,问道:「此时风雪虽然暂歇,保不定何时又会下起雪来,韩老爹和他两个儿子长年在山里打猎,对地势再熟悉不过,不如咱们雇了他们同行,求个有备无患,也让他们赚点零花,夫君意下如何?」

他们都是老经验的猎人,这山里待久了,什么飞禽走兽没见过,若山虎真的出现了,他们应是能应付,若是不能,多三个帮手也是好的。

宣景煜对此提议并无意见,倒是得知又有银子赚了,韩老爹笑得双眼都眯了起来,满口打包票地说道他对梨山熟得很,让他们带路准没错云云。

用过早膳,车夫挥鞭策马,一行人往梨山行去,好在雪也没再下了,只不过积雪路滑,为求稳当,马车走得极慢,车厢里燃了暖炉,倒也不觉得冷。

夏依宁掀起车帘,入目所及尽是千丈雪云,万枝琼树,景色虽美,可她此时此刻可没有闲情逸致赏景,而是想看看山虎是从哪里来的。

前世,那只咬得宣景扬重伤的猛虎究竟从何而来,始终是个谜团,梨山书院创建二十年了,未曾发生猛虎出山攻击百姓之事,事后,深怕再有猛虎出来攻击,当地官府还派了捕快带领着二十多名衙役搜山,足足搜了月余,可别说山虎了,就连凶猛一点点的野兽都没有,就只有野兔、山羊、山鹿等等。

「这里还没有梅花,等到了书院,后园此时应是一片如海梅景,我再陪你赏个够。」

夏依宁微微转眸,见她身边的宣景煜唇角微微带笑。

她知晓他以为她掀帘子是想看梅花,看着剑眉星目的他,她心里本能就是一软,朝他一笑,柔柔地道:「好。」

她心中滋味复杂,自己何时能停止心疼他的情绪?他若忆起前世之事,忆起她便是夏依嬛的贴身婢女,又会如何?

前事一时在脑中翻涌,她打了个冷颤。

不行,他绝对不能知道前世的事,那些记忆对他太过痛苦,若是知道了,他肯定承受不住,怕是也不能再与她做夫妻了。

「宁儿,你可知道?」宣景煜轻抚着她的发丝,微抬下颔道:「你常用这种神情看着我,好似在心疼怜惜我,倒是令我百思不解,我是何处令你怜惜了?」

夏依宁的心跳一下子就快了起来,有些口干舌燥地道:「我、我有这样吗?我自个儿也不知道。」

「初时,我以为你将我看做了别人,可是经过我这阵子的观察,又不是如此,你眸中流露出的情感,确实是为我没错。」他的笑容逐渐加深,语气温和,不是要深究,只是觉得有趣。

两人四目相交,她差点儿就要告诉他一切,警告他要远离千允怀,要低调行事,千万记得日中则移,月满则亏,以免树大招风,可她咽了口唾沬,还没说出口,蓦然间,马车便停了下来。

宣恭来报,前方积雪阻路,韩老爹父子三人机灵,带了铁锹,要稍待片刻,铲除了积雪,开道后方能通行。

铲雪怕也要小半个时辰,一行人便下马车透透气,正赏着景色,停在几株积雪的老槐树上的寒鸦忽然不约而同地怪啼一声,扑簌簌地腾空而去,众人正不晓得寒鸦们是被什么惊扰时,雪道上已有纷乱的马蹄声而来,夏依宁抬眸望去,几个人驾马由山上下来,不顾路滑危险,奔驰得飞快,马蹄踏得积雪飞溅不停,若不是见到他们在铲雪,也不会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