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生还有他(2)(1 / 1)

上选娇妻(上) 简璎 1336 字 2020-04-08

千允怀进入新房之时,便是见到这样一张娇羞万分又带着强烈喜悦的艳丽面孔,他顿时在心中冷笑了一声。

他真没想到这一世还是摆脱不掉她,她竟会成了他的妾?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前世对他投怀送抱,主动勾引他私通苟合,他因为觊觎宣家庞大的家产,不得不与她虚与委蛇,谁知这个贱蹄子竟然把他心爱的女人送进二皇子的手里,让二皇子糟蹋,最终令宣静霞狂送命。

重生而来,这一世他没什么有求于她,如今他可是先知,他知道未来会发生的一切,他想要什么都可以靠自己得到,除了要像前世那般一帆风顺,甚至是凌驾前世的荣华富贵之外,他最要紧的一件事就是得到他心爱的宣静霞,这一世,他绝对不容许宣静霞再落入别的男人手里,不容许她再被别的男人糟蹋。

他很明白,只要他手里握着权力,他便能为所欲为,前世他虽然位居高位,可总是在天子之下,若有朝一日天子翻脸不认人,他的富贵瓦解也是眨眼的事。

所以了,他经过深思熟虑,他有了新的计划,前朝大梁的国相毒死了国君,一手扶持年幼的皇子登基,自己当起了摄政王,在大梁翻云覆雨,掌控了朝堂,一边暗中招兵买马、组建党派,扩大势力,待时机成熟,他杀了幼帝,自己称王,既有前例可循,他为何不能仿效为之?

到时候,他要宣静霞做他的女人又有何难?而眼前这个女人,前世里她不过是他利用的对象,在宣家家破人亡之后,他也将她一脚踢开,她最终悲惨的死在他的后宅里,无人闻问。

这一世,她竟又主动飞蛾扑火,抢着到他身边,他没想到一个闺阁千金能厚颜到这等地步,毫不知耻的联合七妹做了一场叫他看见她身子的戏码,又将消息放得满城皆知,令他不得不娶她,实在让他厌恶至极,这个从骨子里就下贱的娼妇,怎么和他的宣静霞相比?

既然她要作践自己,那好,他就帮她一把,他倒要看看她能下贱到什么地步,又能忍受到什么地步,好好的正妻不做,偏要做妾,这是她自找的,可不要怪他,他会好好的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而且为了让宣静霞心甘情愿的爱他,做他的正妻,他不会像前世那般狠绝,只要宣景煜配合一点,他很乐意给他一条生路,对于如今的他而言,未来的事他都知道,不必灭了宣家,他也有很多方式可以爬上高位。

他嘴角噙着微笑,眼底闪着幽暗的火光,一步一步走向喜床。

见到心上人走向自己,看着那张在烛火映照下越发俊美无俦的面孔,夏依嬛的心跳得怦怦直响,她的脸微微热了起来,舔了下有些发干的唇,抬起眼来瞅着他,眸子里含着点点醉人的星光。

他肯定十分惊艳于她的容貌吧?他肯定听过她的才名吧?亲事定下之后,他不可能没打听过她,只要稍加探听便会得知她是馨州才貌双全的才女,是夏家养在深闺里的一朵娇花,加上她的十里红妆,对于这样的她,甘心成为他的妾室,他又怎么可能不满意呢?

今夜她会曲意承欢,以后也会将自个儿的嫁妆银子都拿出来为他打点仕途人脉,他很快就会知道她的好,他会对她专房独宠,会打从心里的爱她、离不开她,气死那个卓容臻。

千允怀上了榻,身上散发着令夏依嬛迷醉的檀皂香气,他迳自解开了衣襟,随兴地坐着,夏依嬛娇羞的别开眼眸,半垂着眼睑不敢看他,想象他解完自个儿的衣衫就会来解她的,跟着便是好一番缠绵……

「你那个丫鬟,外头那个穿杏色衣衫、柳叶眉、丹凤眼的丫鬟,把她叫进来,今夜,你们两个一块儿伺候我。」千允怀稀松平常地说道。

她一愣。「相公,你、你说什么?!」

他笑道:「我说,让你跟你那个丫鬟一块儿伺候我,怎么,不行吗?」假正经的女人,他倒要看看她怎么应付。

夏依嬛的脑中一片空白,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想显出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样。

让她和她的丫鬟一块儿伺候他?这是他们京城人洞房的规矩吗?若有这规矩,吴嬷嬷怎地没跟她说过?若是没这规矩,那……是他的癖好?

几年前,她不小心听到几个马房的下人在跟她大哥说荤话,他们想拐当时还未加冠的大哥去逛妓房,说「醉仙楼」的姑娘任由他们怎么玩都可以,还可以两个姑娘一块儿伺候,保证让他飘飘然,欲仙欲死,还说城里好些公子哥儿都好这一味,争先恐后的去尝鲜,城东的吴公子更曾要三个姑娘一块儿伺候……

这么说来,千允怀这会儿要她和丫鬟一抉儿伺候也不是什么怪事,就是不曾试过,想尝个鲜罢了。

电光石火间她想到了,会不会他也向卓容臻提过同样要求?

卓容臻是国公府的小姐,肯定不会放下身段跟丫鬟一块儿伺候他,若是自己能满足他的要求,表现得大器些,他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往后都会把心放在她身上。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敲没有错,她连忙嫣然一笑。「怎么不成?她原就是打算日后开了脸给相公做通房的,相公想要早点要她,自然是成的。」

水嫣被叫进房里,她一时有些无措,不知姑爷和小姐叫她做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千允怀半躺在床上,懒洋洋地问,俊美的面孔此时透着几分邪佞之气。

「奴婢水嫣。」水嫣见新姑爷敞着衣襟露出胸膛,她根本不敢抬眼。

「水嫣?」千允怀打量着她,笑了起来。「好名字,人如其名……把衣裳脱了,上来。」

「啊?」水嫣保住了。

夏依嬛勉强一笑。「姑爷叫你脱了衣裳上床,你保着做什么?还不快昭做。」

水嫣回过神来。「奴、奴婢遵命……」

姑爷有一双招人的桃花眼,又生得俊俏无双,且是王府子弟,她原是不敢妄想,此刻他叫她上床,她像作梦一般。

夏依嬛十分恼怒,这死丫头,一脸春心荡漾的是想勾引谁?明天她就把她卖了,看她还敢不敢勾引人!

「还不快上来。」千允怀又坏坏的一笑。

水嫣在千允怀的催促下脱了衣裳上床,身上只着中衣,爬上床时,她眼中宛如含着两汪春水,看着千允怀欺过身来,将她压在身下,两片好看的唇朝她落下来,含住了她的唇时,她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竟然头一天就让姑爷看上了……

千允怀粗暴的吻着水嫣,一边熟稔利落的褪了她的中衣,灵巧的挑落肚兜,丰润白滑的身子躺在大红鸳鸯缎被上,两团丰满的椒乳极是诱人。

夏依嬛怒气攻心的看着,这个贱蹄子竟敢赤条条的躺在她的嫁妆上,脸颊如染了胭脂般飞上了醉人的酡红,整个人软绵绵的透着醉意,这个厚颜无耻的贱婢!

竟敢在她面前扭着身子?她硬生生忍住想上前甩水嫣两耳光、叫她滚的冲动,她相信千允怀不会真的要了水嫣,这毕竟是他们的洞房,他会有分寸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