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如愿结成亲(1)(1 / 2)

上选娇妻(上) 简璎 1798 字 2020-04-08

隔天,陆氏先派管事到程府送拜帖,没想到得到的回答是夏依宁已经回去馨州了,而且是夏家主母程氏亲自到京城接两个女儿回去,行色匆匆的,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

宣静宸很是惋惜。「我还想与夏姊姊多亲近些,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回馨州了。」

宣静霞将心比心地道:「许是在别人家里养伤不便,这才连夜赶回去。」

红叶不禁赞道:「夏夫人还亲自来接人,足见真把夏二小姐当亲生女儿看待。」

这两日,因着救了宣静宸,夏依宁成了宣园上下谈天的主要人物,关于她的点点滴滴,众人都津津乐道,包括她的生母韩姨娘是如何牺牲自己,保全了夏老爷和夏夫人的命,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两人一样舍身救人,真是菩萨心肠等等,说的都是她的好话。

宣静宸长长叹息一声,幽幽地道:「既然夏姊姊不在京城了,娘,咱们也回宁州吧!」

陆氏点了点头。

他们原是打算在京里住半个月的,可一场花灯盛会弄伤了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一路上马车里都是静悄悄的,宣静宸几次欲言又止,而陆氏也有些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只有宣静霞的举止如平时一般平和,她微微笑道:「很奇怪,我觉得那夏二小姐不像陌生人,好似从前见过一般,有种熟悉的感觉。」

宣静宸眼眸一闪一闪的,马上附和道:「我也这么感觉!」

宣静霞微笑看着陆氏。「娘,您觉得呢?」

陆氏点了点头。「嗯,那姑娘的眼神特别讨人喜欢,我也与她一见如故。」

宣静霞微笑,有意无意的道:「难得咱们都喜欢夏二小姐,但愿夏大小姐和她妹妺一般讨人喜欢,那便是咱们家的福气了,若是进门的嫂嫂都不搭理咱们,那可会难受得紧。」

宣静宸反驳道:「怎么会不搭理咱们呢?以后进门,咱们就这么一个嫂嫂,咱们敬重她,她爱护咱们,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宣静霞笑了笑。「若是这样,自然最好。」

宣静宸又心直口快地道:「可是若夏姊姊能做咱们的嫂嫂那就更好了!我一辈子为她做牛做马也甘心!」

宣静霞取笑道:「你呀,什么都不会,绣条帕子都成问题,还做牛做马呢,肯定要被嫌弃。」

宣静宸叹了口气。「总之,我希望夏姊姊当我的嫂嫂……娘,不能改向夏姊姊提亲吗?」

陆氏有些无言。「快别胡说了。」

这就是她魂不守舍的原因,她有个想法,知道不应当,却是一直冒出来。

回到宁州,陆氏备下了许多补身的珍贵药材和西域来的除疤药膏,另有好几身她在宁州第一绣坊「锦织堂」订做的衣裳,以及有银子也买不到的珍贵瓜果——?冰梨、玉葡萄和拳头大小的蜜桃等,专程派大总管宣仲元送到馨州夏府给夏依宁。

陆氏万万没想到夏依宁会亲自回信给她。

那回信送来时,宣景煜刚刚回府,外头下起了雨,他回房,换下被雨水打湿下摆的外衣,来到正厅,外头雷声隆隆,又闷又热,丫鬟刚给他倒了一盏凉茶,就听得宣静宸看着信赞道——?

「夏姊姊的字也写得这样好啊!」

信不是宣仲元顺道带回来的,是夏依宁又派人专程送来的,还备了礼,给宣老夫人的是个正红色的荷包,丝线绣着「摸牌发财」,这是因为夏依宁前世在宣府住了十年,知晓宣老夫人最爱打叶子牌,专程绣了这个讨喜的荷包。

给陆氏的是块绣工极巧的长方形锦织,绣的是象征富贵的牡丹花,针脚整齐,配色清雅,线条流畅,两条绣帕是给宣静霞、宣静宸的,绣的分别是海棠和樱花,也是极为雅致,而给宣景煜的是个蝠形丝绣香囊,给正在梨山书院苦读的宣景扬是一枝刻着青竹的白玉紫毫,各人的礼物都是极为恰当的。

宣静霞见那锦盒里的香囊忍不住笑了。「夏二姑娘挺有意思,男子的香囊荷包绣的多半是山水,要不然就是一只麒麟,可她送予大哥的香囊上绣的却是只白鹤,这鹤不是有长寿的寓意吗?一般是送给长辈的,莫不是二姑娘要大哥长寿无疆?」

宣景煜微扬起眉,从母亲手中接过那封信,月白的素纸上,字迹确实娟秀圆润。

他又看了给他的香囊,针脚十分细致,下面缀着沉香缨穗,如同宣静霞所说,绣的是白鹤嘹唳九天的图案,不只如此,白鹤还脚踏灵龟背,祥云环绕,小小的香囊,将图案绣得栩栩如生,确实寓意着长寿。

「夏姊姊字写得好,绣工也这样好,说是才貌双全也不为过。」宣静宸对救命恩人满口的好话,对那条给她的绣帕也是看了又看,十分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