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再相见(2)(1 / 2)

上选娇妻(上) 简璎 1854 字 2020-04-08

「太和堂」是京城最负盛名的医馆,孟大夫曾是宫中御医,寻常人他还不看诊,宣景煜自然不是寻常人,听闻他送来的姑娘是被工部特制的烟火所误伤,他更不敢等闲视之,这事涉及了工部的失误,官府肯定会来查问。

孟大夫要为夏依宁敷药包紮,留了小药童在侧,让其余人都出去,宣景煜在房外,紧锁眉峰,忧心不已。

宣仲元上前宽慰道:「少爷放宽心,孟大夫有不少宫里秘制膏药,肯定能治好那位姑娘。」

宣景煜依然没有松开眉心。「打听到是哪家小姐了吗?」

宣仲元摇了摇头。「派出去的人都尚未回报。」见主子抿唇不语,他又道:「今夜画舫上有近千人,非一时半刻能打听到这位姑娘的来历,老奴见这位姑娘的穿着打扮不似下人,人不见了,家里肯定要寻,到时自然会有眉目。」

宣景煜也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她一个姑娘家,若醒来见到身边有家人在旁,也会安心些。

宣仲元见主子如此,便又吩咐下去,让宣恭、宣畅他们从京城宣家庄的人手里再调派五十人去画舫周边打听消息,因那画舫他们不能随意登上,只能如此做了。

没一盏茶功夫,太和堂前一前一后又匆匆来了两辆豪华大马车,前头马车下来的是宣静霞、宣静宸姊妹,后到的则是宣家主母陆氏和贴身丫鬟红叶。

陆氏今日也一同来京城了,主要是为了拜访几个亲戚,且她嫌灯会人多并没有去,此时是听闻了消息,从宣家位在京城的宅邸「宣园」过来的。

宣静霞、宣静宸进到堂中,还没与兄长宣景煜说上话,陆氏便进来了。

「静宸……」陆氏脸色苍白,见到好端端的宣静宸,她腿一软。

「娘!」宣景煜、宣静霞、宣静宸忙扶住她。

陆氏拉着宣静宸上上下下地直看。「吓死我了,静宸没事吧?我听闻烟火往你身上飞,一时吓得魂飞魄散,一路上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下人向她禀报时,只急急忙忙地道烟火飞到二小姐身上。

宣静宸脸上泪痕未干,听见陆氏的话又哭了出来。「女儿没事,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替女儿挡了灾难,女儿好怕,若那姑娘若有个不测该如何是好?」

「什么?」陆氏吓了一大跳,倏地看向儿子。「景煜,静宸说的可是真的?有人替静宸挡了烟火?」

宣景煜点了点头。「孟大夫正在诊治。」

「怎么会有这种事?」陆氏喃喃道:「老天可要保佑那姑娘平安无事才好。」

伙计知道他们是宣家人,上来奉茶,但没人有心情喝茶,都不安的在等待结果,过了半个时辰,孟大夫总算出来了,几个人齐齐围上前去。

宣景煜沉声问道:「孟大夫,那姑娘伤势如何?」

孟大夫道:「炸得皮开肉绽,伤得极重。」

闻言,几个人心都是一沉,宣静宸更是不安极了,想到那陌生的姑娘半边脖颈染了血躺在甲板上的模样,这都是为了救她……

孟大夫又道:「烟火伤到肩处,许多细碎烟火炸到肉里,要将那细碎烟火夹出,方可敷药,因此用了许久功夫,幸好姑娘坚强,尽管额头都迸出冷汗了,却忍着痛,未曾喊痛一声,实在难得。」

宣景煜听到了要点。「您是说,她已经醒过来了?」

孟大夫点了点头。「一会儿你们可以去看看她。」

宣静霞心细,问道:「大夫,那位姑娘的伤处可会留疤?」

孟大夫一挑眉。「这是自然,伤势极为严重,十之八九会留下疤痕,即便再好的伤药也难以复原,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老朽适才已对姑娘说过了,但她面色平静,似乎早已料到,还开口向老朽道谢。」

宣静宸暗叫一声惭愧,换作是她,一听说会在身上留下难看的疤痕,不哭得死去活来才怪,日后她要学那姑娘,坚强一点。

孟大夫吩咐药童去煎药,宣家人则去诊室。

宣静宸一马当先地走在前头,打起帘子前,她紧张的清了清喉咙,问道:「姊姊,我、我是你救了的那个人,我能进去看看你吗?」

夏依宁早做好了准备,柔声道:「进来吧!」

她是伤得很重,比她预期的还要重,但她觉得越重越好,如此才能「恩重如山」,一次就收买了宣家所有人的心。

宣静宸打起帘子进去,绕过屏风,莲步慢了下来,她侧边是宣静霞,后面跟着陆氏,宣景煜因为男女大防没有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