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天重赏命(2)(1 / 2)

上选娇妻(上) 简璎 1859 字 2020-04-08

夏依宁自然知道夏依嬛为何不满意,因为夏依嬛中意的是镇江王府的二房的少爷千允怀。

在地理上,京城和宁州、馨州恰成一个黄金三角,三地运河已通,分支四通八达,各项交通运输,往来皆非常便利,港口十分繁华,由馨州搭马车进京不用半个时辰,搭船更快,且三地居民不必接受关卡盘查。

夏家在京里有好些亲戚,其中不乏和官家热络交好者,因此,夏依嬛去京里拜访堂姊妹、表姊妹时,无意中结识了镇江王府三房的庶出七姑娘千玉莹,从她口中听说了千允怀这个人,说他文采斐然,诗词歌赋乃至琴棋书画都十分精通,剑也舞得极好,可说是允文允武,家中长辈都极是看重他,说他定能科举入仕,为家门争光,夏依嬛又远远的在钟楼见过他一面,从此便对他上了心,种下了那相思之豆。

然而,凭她一个商家嫡女的身分,纵然夏家是馨州首富,但要嫁入镇江王府为正妻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事,且王府规矩大,就算她甘于为妾,恐怕人家还不肯点头。

再说了,夏依嬛可是夏正泰和程氏捧在掌心呵护的宝贝女儿,又怎会答应她去为妾?

所以了,她会助夏依嬛一臂之力,让这一世的她如愿以偿的嫁给千允怀那个卑鄙小人,她自己也要利用同一个机会嫁给宣景煜。

「母亲勿忧,我好好劝劝姊姊,一定让姊姊改变心意,若是母亲同意,我陪姊姊一块去花灯会,如此想来姊姊便不会说不去了。」

「真的吗?」程氏立即拉住她的手,欣慰地道:「还是宁儿懂事,我若没有你在身边分忧解劳可怎么办才好?」

从上房离开,夏依宁立即去雅竹轩找夏依嬛,果然见她愁眉不展的在弹琴,琴音杂乱无章,都听不出她在弹什么了,显示她的心情紊乱无比。

「二小姐……」夏依嬛的贴身丫鬟水嫣蹙着眉对她摇摇头。「小姐说不许任何人打扰。」

夏依宁一笑。「你们都下去吧,把门带上,我自有办法让姊姊展露笑颜。」

丫鬟都退下了,连同陪着夏依宁来的雨嘉也退下了,房门被带上,夏依宁走到夏依嬛身边,神情似笑非笑。

夏依嬛见到夏依宁来了,自然不再弹琴,慢慢起身走到床边坐下,却忍不住叹了口气,眉眼俱是烦闷。

「宁妹,你一向聪慧,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让我不要嫁人?我真不想嫁人,尤其是嫁给那个姓宣的,不过是个满身铜臭味的商户,我才不要嫁给那样的人。」

夏依宁在心里极不认同地摇了摇头,真是不可取。

说宣家是臭商户,莫忘了她自个儿也是在臭商户里长大的,还锦衣玉食,这话若叫爹娘听见了,不知要多伤心。

她走过去,在夏依嬛身边坐下,亲昵的拉起夏依嬛的纤纤玉手,安慰的拍了两下。「姊姊都及笄了,自然是要嫁人的,若是再不议亲,未免要受人指指点点,与其想法子让姊姊不要嫁人,还不如想法子让姊姊嫁给想嫁的人。」

夏依嬛身子一震。「宁妹……」

夏依宁浅浅一笑。「你我姊妹情深,难道我还看不出姊姊的心思吗?」

夏依嬛脸一红。「宁妹,你可会笑话我?」

夏依宁定定的看着她。如此羞涩的娇花,竟然会在官兵进府捉人时将她推了出去,要她扮成她去受死,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人心叵测啊……

「怎么了,宁妹?你冷吗?」夏依嬛有些惊讶,现在天气热得很,平素都要用冰块消暑了,怎么宁妹还会打寒颤?

「怎么会?」夏依宁一笑置之。「我是想到我的馊主意,怕说出来要叫姊姊打我,这才打了寒颤。」

夏依嬛急道:「是什么主意,你快跟我说,会教你如此说的,想必是极好的主意,若能让我如愿嫁给那人,我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打你?」

「这主意说难不难……」夏依宁小声附耳道:「首先,姊姊要设法收买镇江王府的七姑娘,让她站在姊姊这边……」

她说下去,看到夏依嬛听得眼睛发亮,知道事情成了一半,心里也跟着踏实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