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1766 字 10个月前

“不!”应天麒看到这一幕,目眦尽裂,想都没想就举起手上的弓箭,拉弦张弓,朝琉璃射出一箭。

那巨大的力道让箭矢在洞穿琉璃的左胸后,还将她整个人拖飞了一小段。

应天麒一扔弓箭,急忙跑到河岸边,但湍急的河中已不见綦瑶的身影,才一下子的时间,人已经不知被冲到哪里去了,他一转身便欲跳下河。

被一箭穿胸的琉璃,口中不断流出血来,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心爱的男人手中。

“为……什么?”琉璃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狠狠地抓住应天麒的脚,不让他跳下去救綦瑶。

“放手。”应天麒转过头冷冷的瞪视着她,那种冷漠及恨意,连琉璃这将死之人看了都觉得毛骨悚然。

“我不放!”琉璃手指几乎要掐进应天麒的脚踝中,“你……我就算死也要知道……我究竟败在哪里……”

应天麒漠然地回道:“我根本没有爱过你,这一阵子我都是在套你的话,果然让我套出了你就是出卖我们的内奸。你不知道龙潇与我情同莫逆吧?这阵子我日日与龙潇暗中互通消息,你若真有去找他,要他救我们出宁城大狱,他怎么会不知道?而且你还懂鬼族的暗号,更加证实就是你主导这一切。”

琉璃终于想通他怎么有办法提早在这里设伏暗算安南,想来綦瑶早就告诉过他黄金埋藏之处了,而他这阵子与她的柔情蜜意,原来都是虚情假意!

他瞒着自己与龙潇相识已深一事,就是要套她的话,偏偏她一无所知,还兀自演戏演得开心。

“你……所以你早就怀疑我了?”琉璃用力喘着气,只觉胸口疼得更厉害。

“要不是你,我们应家及綦家的护卫们不会死,綦瑶不会落水,你只赔上一命,已经便宜你了!”应天麒冷哼一声。

“但是……但是綦瑶已经抛弃你了,她……她要去鬼族享荣华富贵……”即使只剩人生的最后一小段时间,琉璃仍不甘心,不相信自己真的会输给在她心中人尽可夫的綦瑶。

应天麒无情地瞪着她,“我知道綦瑶不会负我,只要我的信物在她身上一天,她没有还我,便代表她对我是有情的,就算她演得再出神入化,我都能感受到她有多爱我。”

他继续道:“倒是你的蛇蝎心肠,总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来,你对綦瑶的排挤、向我父母搬弄是非,甚至私通鬼族,所做之事没有一样值得同情。为了逼你露出真面目,我才会和你虚与委蛇。知道了这些,你今后可以瞑目了。”应天麒甩动了一下脚,挣开了琉璃的垂死挣扎。

“所以,你真的不爱我……”琉璃心死了,她算计了这么久,最后却是一场空。

原来她从来没成功过,应天麒从没爱过她,她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虚弱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之中被抽离似的。她努力想睁开眼睛看应天麒最后一眼,却已没有了力气,在永远阖上眼的前一刻,只看到他义无反顾地跳下了湍急的河。

应天麒和琉璃啰嗦那么多,事实上才过去几个眨眼的时间。

他跳下河后,始终找不到綦瑶,内心焦急。

如此找了三个时辰,天都快黑了。岸上的战事平息后,还分出了一半的士兵下来帮忙找,可是全都一无所获。

“小妞妞!綦瑶——綦瑶——”

应天麒的声音不住地回荡在溪谷中,语调之凄切,连那些训练有素、在战场上铁石心肠的士兵们都有些不忍听了。

他努力地叫唤着,却没有任何回音。

应天麒眼眶都红了,但他始终不放弃。他欠綦瑶的太多了,他甚至可以肯定地猜测,是綦瑶牺牲了自己才换得他们一家被放出去,如此情深意重,叫他怎么偿还那些她为了逼走他而辱骂、贬抑他的话,他根本不相信。即使当初因为受刑,脑袋昏昏沉沉,虽知有异,却想不出细节,一度大受打击,但当他清醒后仔细思索,便发现她决绝的话漏洞百出,因为他的信物还在她身上,她曾说过,她若抛弃了他,一定会将信物还给他。

他不是第一天认识她,早就清楚她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否则当初綦威过世后,十七、八岁的她风华正盛,大可选个王公贵族或者富豪之家嫁了,不用独力扛起家业。

所以他抱着很大的希望,她仍是爱他的,只是想保护他才逼不得己做出那种事,而他若能找到她,也将倾尽一生的爱还给她。

然而先前在他出声唤住綦瑶前,她已经想投河,他不知道她这是为了求死,还是求生?

如果是后者,那么他还有一丝希望,能在这九死一生的河中找到她,只要她坚持不放弃,但如果是前者,那他不敢想象自己是否已失去她了。光是这种无法确认的恐惧,就足以压培他。

“应少主,人都不见踪影这么久了,河水又这么湍急,只怕凶多吉少……”

一名士兵找得满头大汗,有些受不住了,不由得出言归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