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2143 字 10个月前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衣不蔽体,肉/体贴着肉/体的刺激,让这一把火再也无法熄灭。

激情就要发生的那一刻,应天麒逼自己停了下来,哑着声音问道:“再继续下去,你今晚就走不出这个帐蓬了……”

綦瑶娇喘吁吁,在他胸膛上狠狠印上一吻,似乎要吻得比他凶,才算羸似的。

“我今晚进来,就没打算再走出去。”她望着他的目光充满欲望及诱惑。

“你不怕——”

綦瑶的纤纤玉指抵住了他的口,绽出了一个这辈子最美丽的微笑,“都与你独处一帐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应天麒觉得自己醉了,沉迷了,疯狂了。在她这记倾国倾城的笑容里,他觉得自己可以为了这一刻的她付出一切。

他早该知道她的独特是不能用一般大家闺秀的标准去衡量的。或许她原就有献身之意,又或许她是临时起意,无论如何,横竖他早就认定她了,这件事迟早会发生,他何必拘泥于迂腐的礼教,扭扭捏捏身在乱世,没有人能确定自己看不看得到明天的太阳,何须再去在意世俗的眼光?

于是应天麒抱起了綦瑶,缓缓走向床铺。

油灯熄了,这一夜,綦瑶没有再出过营帐。

在两人缠绵悱恻的同时,没有人知道,琉璃在应天麒的帐外守了一夜,直到阳光破晓,都没有看到綦瑶从里面走出来,她才真的心碎、心死,滔滔的恨意几乎淹没了她所有的理智。

有些事,忍到极点就无须再忍,不管用什么手段,能够除去眼中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最重要。

应天麒带领的小队只在原地驻扎两天,一方面让綦家及应家的严重伤员稍作恢复,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收集一些必要的资源与消息,之后便要回归龙潇的军队,毕竟这座山头是鬼族坐大,多留一天就多一分危险。

然而琉璃却趁着这个机会偷偷离开驻扎地,一个小婢女的消失根本没有人在意,而她给应父、应母的理由也无懈可击,说她要乔装一下,去镇上替他们釆购一些日常用品,以便在路途中让他们更舒适应父、应母对此还欣慰不已,给了她好些银两,原还想派人护送她,却被她婉拒了。

就这样,琉璃轻而易举地出了营,却不是往城镇的方向,而是入了山。

她知道自己此行要牺牲的可能是她的一切,而且更要碰运气才能达到她的目的,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她怨恨、不甘、愤怒,如果事情不能按照她的期望进行,那就玉石倶焚吧。

两日后,应天麒的军队拔了营,淮备前往龙潇扎营的所在地。

这一行比来时不知要危险多少,一是因为伤员变多了,綦家及应家的护卫有些甚至连行走都不行,再加上多了应父、应母及两家的奴仆,手无缚鸡之力,又偏偏最需要保护。

如今的情况不像綦瑶等人先前走的山路,有天然的林木、草丛等掩蔽物,要躲的官兵及鬼族也只是小股人马;现在已入了南方地界,鬼族的人每次出现都是一个大队,更别说还有些流寇、强盗等等。

应天麒的人马已经失去先前快速如风、神出鬼没的优势,必须带着一堆拖油瓶赶几天几夜的路,风险之大不言可喻。

但在细心的规划下,应天麒还是出发了。

为了避免行踪泄露,一行人绕了远路,进入某些路段后甚至会一直绕圈圈,就为了避开鬼族军队。

然而,他不晓得的是,一个天大的陷阱早在前方等着他们。

行走约莫三天之后,应天麒等人来到一个三不管地带,这里是大夏国与鬼族的缓冲地,一般商旅跟军队根本不会走这里,应天麒却反其道而行。有监于其中的危险,还特地挑了三更半夜前进,企图让黑夜隐去他们的行踪。

然而才走没多久,四面八方忽然亮起火光,小队里一阵骚动后,应天麒等人惊愕地发现,他们居然被鬼族包围了。

那些人不仅在人数上是他们的十倍以上,由他们身上穿着的甲衣判断,这群夜袭者还是鬼族里的精英,通常都是在战争时用来打游击的,想不到居然杀鸡用牛刀,派遣这么多人,只为了抓他们几个。

应天麒等人惊疑不定时,鬼族的地部统领安南突然站了出来,阴险地笑道:“你们中原有句话说风水轮流转,现在该我走运了吧,抓到你们这几条大鱼。”他转向綦瑶,笑意变得残忍又下流,“还有你,迟早是本统领的人。”

事到如今,惊慌也没有用,应天麒很快地冷静下来,缓缓开口,“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走这里?而且这里不是你负责的领域吧?”

“我只要抓到你们就是大功,谁会管我在哪个领域抓的呢?”安南并没有直接回答应天麒的话,对他也不感兴趣,说话时有些不屑,反倒是一直色迷迷地盯着綦瑶,“听说你是京城医药世家綦家的当家?你还侵吞了应家药行对吧?还听说你把两大世家的财产全换成了黄金,那些黄金现在藏在哪里?”

綦瑶不语,甚至不愿看他一眼。由他的话里,她已经推测出太多恐怖的可能性,所以她现在多说只会多错。

安南怎么会知道她的身分?又怎么知道她将两家的财产全换成黄金藏了起来?再者,她早就告诉应天麒黄金的所在之处,会认为她侵吞了应家财产的,不过是那些对她有偏见的人。

綦瑶环视了己方人马一圈,似乎……有人不见了?

安南对綦瑶的美色早就蠢蠢欲动,又想到她身后隐藏着富可敌国的黄金,不想再浪费时间下去,厉声道:“废话少说,今日你们全都是本统领的囊中之物,全都给我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