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2296 字 10个月前

在这样寂静的夜,只有风声特别明显,应母的声音突然在綦瑶的耳畔幽幽响起:“綦瑶,你在思念天麒吗?”

綦瑶心头微微一惊,虽然表面上仍波澜不兴,但她知道自己走神了。

这令她有些懊恼,应家两老居然都走到她身旁了她才发现,这在逃难时是绝对不能发生的错误。

幸好没有不可挽救的情况出现,綦瑶定了定心情,转向了应家两老,十分坦然地回道:“是的,我在思念他。”

“你……仍然爱他吗?”应母忍不住问,如果这女娃儿还爱儿子,那么现在他们便不再反对这两人了。

綦瑶柔柔地笑了,这笑容之美,让两老都舍不得移开目光。

她笑道:“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他呀!或许你们认为这样的回答不够矜持,但我只想面对自己的真心。”

她这番话重重地撼动了应家两老,他们对视了一眼,最终应父开口道:“其实……呃,有监于你这阵子的帮忙,让我们应家躲过大难,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反对你跟天麒的事了,如果你还想嫁给天麒的话,我们可以考虑考虑,不过以后你就不能再抛头露面做生意了,这样有损我们应家的颜面。”

一番话说得好像施恩一样,但应家两老是真的放不下架子。在他们的认知里,綦瑶能嫁给儿子已经是他们法外开恩了,她进了他们家,就要照他们家的规矩来,他们叫她往东,她自然不能往西。

綦瑶虽然感受到了他们把自己摆得高高在上的态度,想趁她还没过门就先给她来个下马威,不过大风大浪见多了,她并没有因此产生什么情绪,反正应家两老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明白他们自然会将自己的势利眼及保守观念强加在她身上,但这不代表她就得照单全收。

“伯父、伯母,你们知道吗?或许在你们心中,我没什么优点,但有一件事,我始终谨记在心。”她定定地望着他们,“那便是已经做出了承诺,就不能轻易背弃,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应父、应母心头一突,似乎听出她在暗示什么,难以置信,齐齐皱起眉来,“你的意思是……”

她笑了起来,口齿清晰地说道:“我,绝不会嫁给应天麒。”

两老傻眼,心中升起了一种无名的愤怒。他们己经释出善意了,她应该感激涕零地接受才是,居然还不识好歹?

“好,你就不要后悔!”应父冷哼一声,拂袖回到帐内。

应母见状揺头,连忙跟上。

于是夜晚又恢复了清净,只可惜被撩动的心湖,不是那么容易能平静下来的。

綦瑶望着明月,幽幽地叹了口气,唉,妾心似明月,君心千里远……”

綦瑶一行人来到南方,她没料到南方的情势比京城里听说的还要危险许多,虽然追捕的官兵变少了,但流窜在山里的鬼族却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进到南方这一段山路后,綦瑶已经遇到三波鬼族士兵,闪过了其中两波,笫三波却不得已打了起来,以击败对手险胜作收。

因为这原因,綦家及应家的护卫受伤,战力大减,不过没人敢丢下其他人逃走,毕竟一个人行走在山里死得更快。綦瑶等人就这样躲躲藏藏了好几天,每个人的情绪都紧绷到了极点,应家两老终于受不了了。

“我不走了,我不想走了,这样躲藏何时是个头?!”应父气呼呼地直接原地坐下。

应母一向唯夫是从,所以也跟着坐了下来。

“老爷不走,那奴婢也不走了,说要带我们去找少主,也不知道是不是骗人呢。”琉璃也到了极限,原本为了乖巧的形象咬牙硬撑着,现在有了应父这个借口,她也随之坐下,看向綦瑶的目光十分不善。

綦瑶皱眉望着他们,“出了山之后,我们会朝着龙将军的军队方向前去。”

“龙将军不是叛变了吗?我们就是因为他,才会被害得那么惨,你现在又带我们去投靠他?”琉璃像是抓到她的把柄似的,胡乱出言攻击,“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们,这样就能明目张胆地侵吞我们应家的财产?”

綦瑶实在懒得理会这个凶悍的小婢女,一路上一直针对她不说,提出来的质疑也一点道理都没有。

不过应父、应母的目光也看向了她,所以她还是忍住气,没好气地说道:“一路上我能害死你们的机会不下百次,要下手早就下手了,还轮得到你来质疑我?”

见琉璃还想开口,她冷下脸,“这里并不安全,如果你不想走,那么大可留下,我也不会留你。”这旬话虽然是对着琉璃说的,可显然也是在暗示应父、应母不要耍任性。

两老虽然听了心头不舒服,还是拍拍屁股不悦地站了起来。

琉璃一看,连应家两老都向綦瑶妥协了,她更不能忍受,一把跳起来,怒喝道:“綦瑶,老爷与夫人是你的长辈,你居然说得出这种话,你果然想害我们!”

“你这个白痴,噤声!”綦瑶见她在树林里大吼,连忙制止。

可惜己经来不及了,不远处传来了大动静,听那草木的沙沙声,似乎是人数不少的队伍迅速穿过树林,往他们的方向前进。

綦瑶才刚叫所有人聚拢,树丛中就立刻冒出一个又一个的鬼族军人,数目是綦瑶等人的好几信,而带头的那名鬼族人衣着不凡,看来地位似乎不低。

鬼族人一见到綦瑶带领的这个队伍,立刻来了兴趣,一方面是綦瑶他们显然不是军人,而是平民,虽然有的带伤,但身上缺乏了沙场上的杀伐之气?!另一方面是这个队伍里居然有几个女人,而且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姿色不凡,几个婢女也算是清秀,看得鬼族人都心痒痒的。

“我是鬼族地部的统领安南。”那名华衣鬼族人朝綦瑶等人浄狩一笑,“把你们的武器扔过来,全部坐在地上,让本统领好好验一验。”

“统领,还验什么啊,男的杀掉,女的掳走不就好了?”其余鬼族人按捺不住兴奋,提议着。

綦瑶站了出去,一反平时的刚强,一脸为难,说话声音也是温柔中带点哀求,“安南统领,我们只是平民百姓,因为战乱,所以到南方投亲,身上没有什么财物,你放了我们吧。”

“你说放就放?”安南用着一种淫秽的目光上下打量綦瑶,赤裸裸地表现出了他的渴望,“像你这样的美人,我怎么能放过呢?”

“原来统领大人要的是我。”綦瑶叹了口气,像是在心中挣扎了半晌,之后毅然决然地走向了安南,“那么我便把自己献给安南统领,其他人杀了于你也无用,是否可以放过他们?”

“嘿嘿嘿,姑娘,你想得太美好了,我们地部可不只我一个男人啊,你伺侯我,那谁伺侯他们呢?!”安南的目光转而放到琉璃及玉儿等人身上,笑得更下流了。

这番话言下之意,安南是不打算放过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