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2134 字 10个月前

綦瑶领着八辆大马车,引人注目地出了京城,之后便往南疾行。

随后不久,应家的马车也跟上了,因为应家的护卫都被綦瑶解雇了,除了驾车的车夫及几个比较忠心的护卫,车子里就只有应家两老及琉璃。

马车疾行许久后,车子出了官道,进入山林,由于森林中大树遍布,马车不好走,綦瑶还是被应府的人追上了。

应府的马车不管不顾地直接冲向綦瑶的座驾,令綦瑶乘坐的马车的马匹差点失控,幸好车夫机伶,勉强控制住,不过此时也不宜再行。

这时候,应父、应母及琉璃一身狼狈地下车,带着一群护卫以肉身挡在綦瑶的马车面前。

“綦瑶,把我应家的财产还来,”应父咬牙切齿她道:“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綦瑶见状悠然下了车,似乎对应府人张牙舞爪的模样很不以为意,谈谈地道:“就凭你们这点人?”

在她的一记眼神下,綦府那群高手迅速地把应家的人围了起来,人数是应家人马的好几倍,武力显然也高出一大截。

应父没有露出任何害怕的表情,恶狠狠地道:“你敢动我们一根汗毛,我看你怎么跟天麒交代!”

綦瑶睨了他一眼,“反正我绝不会嫁给应天麒,我需要跟他交代什么?”

应父、应母被她堵得一阵无语,綦瑶不嫁应天麒是他们逼的,现在居然成了她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最好的凭仗?

现在他们不仅势弱,还词穷,拿她完全没办法,可是要他们眼睁睁看着她谋夺自家的财产,那是绝对办不到的。

最后,应父索性拉着应母及琉璃,并吩咐自家护卫,一行人全往马车前笔直地一站,一副“我不走你们也别想走”的模样。

“老子跟你拼了,如果不将财产归还,那就从我们身上辗过去吧。”应父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綦瑶还想说什么,她的身后突然跑来了一名护卫,将一张小纸条交给她,并急急道——

“小姐,京里飞鸽传书,说官府已派兵追出城,算一算时间,应该距离我们不到五十里了。”

綦家在京城自然有自己的眼线,綦瑶早就料到会有追兵,所以特地做了防范,只是想不到官兵这么快就来了。

听到那护卫的话,应父冷笑道:“綦瑶,你以为你赢了吗?我已经叫小四去找我们熟识的官员了,你有种就在这等着,官兵就要来了,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綦瑶冷冷地看着他,“你不知道应天麒叫小四全听我的吗?你们应家变卖家产,还是小四出面处理的呢,现在来的官兵,只怕不是抓我,而是抓你们的。”

“你在说什么?”应^父等人听得莫名其妙。

綦瑶并没有回答应父的话,而是当机立断下令道:“放弃那五辆马车,令他们往五个方向奔逃,剩下的原地找隐蔽处躲藏。”

一声令下,綦家的护卫很快就动了起来。

应父一见,急忙道:“你想做什么?那五辆车是变卖我们应家产业换来的财宝对不对?车轮那么沉,肯定是黄金——”

然而他话才刚出口,马上戛然而止,与身旁的应母及琉璃齐齐看得目瞪口呆,因为綦家护卫在上车前打开了车帘,车厢里装的居然是一堆石头。

应父有些不可置信,自己竟追着载有他们应府财物的三辆车,还有五辆装满石头的大车而来?

綦瑶没有空和他解释,直接发布下一个命令,“把应家的人全抓起来,不要让他们坏了大事。”

“什么?綦瑶你敢!”应父气疯了,想扑上去给她一点教钏,但綦家的护卫一涌而上,他与应母、琉璃及一干应家护卫只能束手就檎,口中还被塞了一块布,让他们连大声呼救都没办法。

接着,应家两老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扛到了这山林之中的一些隐蔽之处,藏得极为巧妙,不免令人怀疑綦瑶是早就看好这块地方当成藏身之处,因为连剩下载着财货的三辆马车都能恰好藏得看不见踪影。

此时五辆载着大石的马车走远了,綦家护卫将留下的痕迹动了些手脚后,也躲进了树丛间。

不久后,果然听到了踢踢跶跶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来到附近,就在他们方才起冲突的地方停了下来。

“王参将,看来他们曾经在这个地方停留过。”

“先给我搜这块地方……”

听声音真的是官兵来了,而且来的还是京军,不是知府的捕快,应家两老有些纳闷,小四既然是听命綦瑶的,应该不会这么快带人来,而且凭小四的身分,顶多能见到知府,他居然请得来京军?

不过先不管这些官兵怎么出现的,应家两老打算闹出一些动静,希望官兵能注意到被制住的他们,顺便拿下綦瑶这个恶毒的女人。然而他们都还没开始动作,又听到官兵说道——

“本来还以为捉拿应天麒一家人是个好差事呢,想不到他们倒是精明,不知从哪收到消息,居然先跑了,现在要怎么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