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2350 字 10个月前

綦瑶好久没过得像这阵子这么愉快了。

因为有着寻找妹妹的任务及愿望,她一直以来都活在莫大的压力下,再加上大夏国战乱四起,她一个女人还要出外周旋,与人做生意,她其实过得并不快乐。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有了应天麒,似乎一切困难都迎刃而解。

他为她问到了綦卉的下落,虽然还不能肯定,但綦瑶却比往常都抱着更大的期待;而她的医药生意或许会因为战事紧迫而面临莫大危机,但应天麒在这方面洞烛机先,早早做了各种淮备,也不吝将经验传授给她,让她即使未来可能面临家业的全面清散,也不再那么惶恐了。

最重要的一点,有了他的陪伴,她的人生自此变得多釆多姿,她不再在意那些满怀恶意的言语攻击,不再理会那些有色的眼光,因为她綦瑶也是有人爱、有人疼的。

只是这样的光景能够持续多久呢?她不知道。人说好景不常,她只能好好地把握每一刻与他相处的时光。

这时候应家双亲偏偏找上门来,綦瑶对他们的来意喜忧参半,但仍十分殷勤地接待着。

她身着一件湖水绿襦裙,搭配浅黄小袖上衣,体态显得轻盈曼妙,态度从容优雅,来访的应母、应父将这一切都收入眼中,一时不由感慨万千。

如果綦威还在的话,又或者这丫头只有十六、七岁的话,他们会恨不得天麒赶紧把这个出得厅堂、入得门房的好女娃娶回来。可惜最好的时机借过了,这丫头已经二十岁了,又成天在外头抛头露面,如今可配不上自家儿子。

应父想说些什么,却因应母使了个眼色而未出声。

应母微笑着开口道:“綦瑶啊,你今年也二十了吧?”

“是的,过年就二十一了。”綦瑶沉着地回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们这次来,是想向你说一门亲事。”应母缓缓说着,笑得很是诚恳。

亲事?綦瑶的心漏跳了一拍,难道会是……

在綦瑶兀自惊疑与羞涩不已时,应母继续道——

“我娘家姓叶,我们叶家在北方也颇有根基,天麒有一个表哥名叫叶默,今年四十五,妻子前几年亡故,正想续弦,我想你很适合啊。”

越听,綦瑶的心越沉,她已经可以肯定应家夫妇今天究竟是来做什么的,不过她并没有什么激动的反应,只是态度不像先前那么热络。

“很抱歉,应伯母,我想我无法答应这门亲事。”綦瑶慢慢收起笑容,“我已经有心仪的人了。”

应母当然不会笨到去问她心仪的人是谁,只是迳自说着,“叶默事业有成,外表也算与你般配,而且你嫁过去也是正室……”

“应伯母,我若嫁给心仪的人,我相信我也会是正室。”他们两老想打迷糊仗,那么她就陪他们打,同样不说出那个关键的名字。

两老听她拒绝得斩钉截铁,脸色已经有点变了。

应父脸色一板,才要开口,又被应母拦住。

“綦瑶,我们女人啊,要有自知之明,有些枝头高攀不上,就不要硬来,强来的都不是好姻缘。”应母暗示着她。

“我不认为我攀不上高枝。”綦瑶定定地望着应母,“因为我自己已经在高枝上了。”

这句话显然暗示着她不认为自己配不上应天麒,甚至把自己摆到跟应天麒一样的位置。

这种说法应家两老自然无法接受,只觉得綦瑶自傲过头,应父的气再也忍不住了,狠狠地一拍桌,“綦瑶,我跟你讲明白好了,你跟天麒的事,我们不赞成。你也不想想自己已经二十岁了,这么老的姑娘娶来,只会我应家蒙羞!还有,人家大家闺秀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却一天到晚抛头露面,周旋在男人之间做生意,这种品德,我们应家敬谢不敏。”

这话说得直接,更是说得伤人,綦瑶要是仍维持着笑容虚与委蛇,那就真是犯贱了。

她肃起了面容,不再跟应父应母客套,“应伯父,我从为你大错特错。”她亳不畏惧地迎视着应父,“我二十岁了又如何?你们没有二十岁过吗?这是一个罪恶的年纪吗?二十岁才谈到嫁娶之事,我不知道是犯了哪一条律法,让你们这么反对。”

应父、应母被她这么一说,当下愣住,不知该怎么反驳。

綦瑶冷声道:“此外,我记得家父生前与应伯父是好友,家父死前还特地交代应伯父照顾我。这些年来我独自撑起家业,说实话并没有感受到伯艾有给我任何照顾或帮助,不过这也就罢了,反正我自己也能活得更好。

“只是伯父您答应好友的事不仅没做到,还嫌我抛头露面做生意……我若不撑起綦家,能活到现在吗?我不像伯母还有丈夫、孩子可以依靠,我只有一个人,我綦瑶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伯父以此嫌弃我,您对得起我黄泉之下的父亲吗?”

应父听她提到綦威,脸色大变,“你瞧自己的丈夫气到都快昏厥过去,应母叹了口气,缓缓道:“綦瑶,我知道我们应家不是完全没有错,不过你口头上辩赢了我们又有什么用呢?我们不会让你过门的。”

“你们又知道我想嫁了?”綦瑶其实心中已经气炸了,但越气,她表面上便越是冷静,冷静得慑人,散发出的气场令应家两老都感到不安。

“今天你们既然来了,我身为故人之女,也不能让伯父、伯母白跑一趟。”綦瑶冷笑起来,“我倒是可以答应你们,绝不会嫁给应天麒。”

“真的?”应父、应母闻言一愣,这情绪转变之快,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真的。”綦瑶笑得更加灿烂了,只是这灿烂的笑容,竟让应家两老感到有些阴冷。

“既然你答应了,那么我们也不再多说什么。綦瑶啊,其实叶默真的是个好对象——”

应母的话才开个头,就立刻被綦瑶打断,“伯父、伯母,话说完了,那么我就送客了。”他们来意不善,她也不用太客气,没有直接把人轰出去,已经是看在应天麒的面子上了。

这种态度自然又勾起了应家两老的愠怒,然而这件事是他们理亏,只能憋着气,冷哼一声踏出綦府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