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2073 字 10个月前

此时已过了午时,李副将看看天色,朝着应天麒说道:“应少主,我也该赶回去了。关于你上回询问之事……”

听他语气迟疑,应天麒立刻知道他是想单独谈话,不过应天麒知道他想说什么,遂直言道:“其实李副将要说之事,便是綦瑶想知道的,不妨直言相告。”

李副将点了点头,“那好吧,你要问当年林大将军行军途中有没有遇到一个小女孩是吧?当时我也在队伍之由,印象中是没有……”

当他说到这里,綦瑶己经脸色剧变,连忙一手抓住应天麒的手臂支撑,以免自己受不了打击昏倒。

然而李副将接下来的话,又将她从地狱拉到云端,“不过应少主提到面上有红斑,占了半张脸,我倒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那人便是我们龙将军的首席军师。”

“那一定是小妹!一定是小妹!”綦瑶瞪大了眠,手一用力,差点捏得应天麒叫出来。

应天麒苦笑道:“李副将,下次你可以一口气说完,否则我恐怕会被捏死。”

“我可不是存心卖关子。”李副将有些不好意思,接着强调道:“綦小姐,你说我们首席军师是你的妹妹,可是军师大人是个男人啊。虽然一样年纪很轻,有些特征也相符,但只怕不是你要找的人。”

“不,我有种感觉,那人一定是我小妹……”綦瑶说不上来自己为何这么有信心,但她就是这么认定,毕竟半张脸长红斑的人并不多,又与龙潇的南方军扯上关系,这样就更有可能了。至于为什么改当男生,或许綦卉有她自己的考量。

綦瑶兴奋地向李副将道谢,接着看向应天麒,眼中的激动与情怀像是要一口将他吃掉一般。如果不是有旁人在,她或许已经不顾矜特,扑上去狂吻他了。

这真是……真是这几个月来,最大的好消息了!她原以为南方正乱,应天麒即使承诺帮她,也不会这么快有结果,但他的积极出乎她的意料,让她感动得完全无法掩饰情感的流露。

两人四目相交,谁都舍不得先移开目光,最后是自制力极强的应天麒硬是将脸转向了李副将,并道:“为免天黑赶不回城镇,那么就先送李副将吧!”

綦瑶压抑住内心的澎湃,再次与李副将郑重道谢后:便与应天麒目送着他押车离去。

这时候,应天麒突然命令自己的人马道:“咳,小四,带他们到树林的那边守着,我有事要与綦小姐说。”

“是,少主。”在小四的带领下,应天麒的人手在几个眨眼内走光。

綦瑶也故作镇静地对自己人道:“既然如此,玉儿,带着人去守着那一头,我与应少主有生意上的事要谈。”

在她的吩咐下,綦家的人也跟着玉儿朝另外一边散去,这平静的小空地上,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

“綦瑶,我……”应天麒才刚开口,就见綦瑶揺了揺头。

“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她美目中情意流转,像要淹没他似的。

应天麒心头一动,蓦地狠狠将她搂进怀中,低头便是一记热吻。

这记吻无疑是干柴遇上烈火,两人对彼此的情意都压抑得太久,也渴望得太久了。月圆之夜的第一次接触可说是一个意外,但这一次却是扎扎实实的亲吻,两个人都毫不掩饰地付出了自己的情感,熊熊的爱火燃烧不尽。

这是一种撼动灵魂的交流,虽然仍然没有人将爱字诉诸于口,但其中的意涵,彼此都很清楚。

一记热吻过后,两人紧紧相拥,目光缠绵,不舍分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应天麒还是不舍地放开了她,在失去彼此体温的同时,一股失落感也随之袭上。

“这个你拿着。”应天麒突然拿出一块玉佩,放在綦瑶的白嫩小手中,“这是我应家的信物,有了这个可以随意出入应家的所有产业,也可以在应家药行中无偿取用任何东西。”

他的意思自然是方便她随时去找他,这方玉佩显然被他用来当成两人的订情信物。綦瑶轻笑道:“你不怕我将你家搬空?”

应天麒兴味十足地一笑,“那就当成聘金啰。”

这几乎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綦瑶才没这么容易让他得逞,“哼,这么一点点家产就想娶本姑娘,想得美!以后我若将信物还你就是我要抛弃你,知道吗?”

“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小妞妞。”

“不要叫我小妞妞——唔……”

又是一记热吻,比刚才的更炽烈,像要把树林都烧起来似的那么热情,短时间内,他们这一场单独的“谈话”,只怕会谈很久。

而守在树林两头的两家人马,等了好一阵子仍没见两人出来,都有些不解。小四与玉儿分别钴进树林里察看,不一会儿又钴了出来,都表情古怪,异口同声地对着自家人道——

“少主与小姐正谈到重要的地方,你们千万要坚守岗位,别偷看啊!”

应天麒与綦瑶男未婚、女未嫁,又郎才女貌,因而获得不少祝福,但风言风语依然不少。由干两人十分匹配,没什么好挑剔的,好事者只好把矛头指向綦瑶二十岁了年纪太大,还有过去两家的竞争关系,并指称如今两人突然好了起来,说不定是綦瑶的美人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