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2210 字 10个月前

月圆夜后,綦瑶与应天麒似乎有了某种独特的默契,他们的样子并没有不同,但见到他们的旁人就是觉得两人站在一起的感觉已经不一样了,似乎更加亲密、更加嗳昧。

兼之许源被处斩、吴知府被抓,京里的人终于知道这些事情是他们两个搞出来的,应天麒更进一步操纵舆论,把事情导向綦瑶是为了揭发许源的恶行,才刻意接近他,所以她的名声很快就平反了,綦家药行前阵子受到打击的生意也很快恢复正常,甚至更加兴盛。

綦瑶自然知道事态的好转要归功于谁,而那个人不但帮了她,还被她吃了豆腐。

想到那一夜与应天麒的亲密,即使是在酒醉之中,他唇瓣带来的温润触感以及怀抱的坚实,依然让她的芳心颤动不已。

但就算是羞赧,也不能就此逃避他,她綦瑶可不是会被这么一点事难倒的人,越是尴尬就越要面对,只有正面击败自己的心魔,才不会让自己乱了方寸。

于是在綦家又一次运送止血草到应家时,綦瑶亲自出马了,因为她知道如今逼近朝廷要求的交货期,应天麒都会在药仓里盯着。

当她翩然来到时,那绝代风华看得应家药仓的管事眼睛都快凸出来,心想着这綦家小姐的美丽真是看一次惊一次,以致于他都忘了去通报应天麒。还是应天麒听到綦家来人的声音,但久久没有人通报,他才自己由仓内深处走出,看到宛如池中清莲的綦瑶。

“稀客稀客,小妞妞你今天怎么自己来押货?”应天麒见她面色如常,心中佩服她的定力,自己相中的女人果然不凡。

綦瑶听到他的称呼,横睨他一眼,“不要叫我小妞妞。”顿了顿,她又道:“我在京城生活这么久了,还没有逛过你应家的药仓,所以特地来着看,不知方不方应天麒无所谓地道:“你太小姐要看,当然方便,我带你参观吧。”

照理说这地方算是机密,双方又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不可以暴露自家底细,但应天麒偏偏大大方方地带綦瑶逛谝了整个药仓,还主动介绍了药材的摆放及储存方法,听得綦琏连连点头,收获不少。

而这阵子因为兵部那笔生意,药仓里虽然堆满了,但大多是金疮药的配方药材,綦瑶见了不由微妙地一笑,“看这屋里的药材,我对你们家金疮药的配方也明白了十之八九,你不怕我偷学去?!”她瞄了他一眼,这一眼放在以前就是个普通目光,但在两人关系更加暧昧之后,却有说不尽的妩媚。

应天麒可没有因此就飘飘然,他的自制力一流,只是沉稳一笑,“你有办法偷学,是你的本事,不过你綦家医药有数百年底蕴,应该看不上我应家自创的金疮药“说的好,那我就指点指点你。”綦瑶有心回报他交流药仓管理的经验,也泄露了一点自家的秘方,“你这回与朝廷的生意受我要胁,是因为少了止血草这味药吧?但你其实可以把止血草改成乳香和没药两味,虽然用酒炮制的过程麻烦了点,不过也比坚持用止血草而被我箝制要来得好不是?

应天麒点了点头,算是认同她的话,但随即又提出反驳,“你说的乳香及没药两味,我们已经研究过了,虽然可以替代止血草,但药效始终不如止血草强而迅速。此番是卖给兵部,在战场上能早一时伤愈,就多一丝保命的机会。”

綦瑶当然知道应家一定做过各种试药,不过她也是有自己的底气,才会说出这种建议的。她不疾不徐地开口道:“药效不够强,可以用剂量补足,就算差也差不了多少,而且乳香及没药两味还有一种止血草无法达到的功效,就是用酒炮制后可以放心地内服。止血草虽然也可以内服,很容易引起身体不适,而乳香及没药两味引起不适的情况很少,也很轻微,若转为内服,止血化瘀的效果又更好。”

应天麒的浓眉微微一挑,思索着她的话,不一会儿便露出俊朗的笑容,“你说服了我,綦家不愧是医药世家,在下敬佩。”这回确实从她那里学到了东西,尽管他早就知道搭配起来的效果,却很容易忽略使用方法的差异,所以他很大气地赞美她。

尤其这小妞妞自信起来时,那副骄傲的可爱模样,更令应天麒觉得赏心悦目,忍不住调侃她,就像逗弄自己心爱的女人那般,“不过小妞妞,你把这招教给我了,以后可就少一个可以威胁我的把柄了。

綦瑶昂起下巴,傲然道:“你都说我綦家是百年医药世家了,我会怕你的挑战吗?”

应天麒闻言失笑,“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小妞妞,好气魄!那么你要提高警觉,随时准备迎接我的挑战……”话声顿了一下,他意有所指地道:“不管是哪一方面啊……”

不管哪一方面,都要迎接他的挑战?綦瑶与他四目相交,目光的接触仿佛发出了电光。应天麒说的自然是男女之情方面,而綦瑶显然接收到了。

两人的爱情虽然从未言明,却早就尽在不言中。他既然敢放话,凭綦瑶的脾气,又怎么会不敢接呢?

她定定地望着他,笑容里同样藏着一丝情意,面上满是自信:“好,我等你放马过来!”

这种几乎冲破整座药仓屋顶的暧昧气息,还有两人暗藏玄机的打情骂俏,让站在一旁的小四与玉儿都听得兴致勃勃。

玉儿忍不住用手肘推着小四,对着他得意地说道:“你看你看,我家小姐那么漂亮又有魅力,难怪英俊潇洒如应少主,仍对我家小姐十分着迷。”

听到她的说法,小四可不依了,“明明是我家少主玉树临风,所以美丽优雅的綦小姐才会喜欢上他?!”

玉儿像个茶壶般单手叉腰,“嘿,小四你眼瞎啦?是应少主先向我家小姐示好的好吗?”

小四不服气,挽起了袖子,激动地道:“你才嘴歪了!是你家小姐先被我家少主迷住的。”

他们越吵越大声,惊动了谈话中的綦瑶与应天麒。

以往他们会去阻止自己的下人讨论这方面的事,不过现在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了嘛……就让他们去吵出个所以然吧,连他们都很想知道,这场男女之间的角力,究竟谁会是赢家呢。

在綦瑶与应天麒的眼神你来我往,带着几分柔情、几分勾引、几分较劲的同时,药仓的另一头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那是应夫人的婢女,琉璃。

应天麒与綦瑶的爱情,或许是憋了好几年的关系,一发不可收拾,两人如今同进同出,姿态亲密。

很快的,关于两人的流言再度满天飞,祝福有之,嘲讽甚至诅咒的话也不少,毕竟两人在京城里都各有拥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