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2425 字 10个月前

綦瑶没有看他,他也没有看綦瑶,两人只是这么肩并肩坐着,赏着明月,但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感却在两人之间流动,让她心中的哀怨莫名地好了许多。

突然间,綦瑶动了,拿起应天麒带来的酒瓶,也没有将酒斟入杯子,而是就着瓶口往口中狂灌。

她平素根本不喝酒,因为做生意容易碰到那些别有居心的男人,她得保护自己,所以从来酒不沾口,可是今天一股冲动,加上他在身边很安心,因此她难得想要好好放纵一下自己。

应天麒因为她的豪迈吓了一跳,本想出言阻止,但见她一开始呛了一下,哆了几声之后,就能顺畅地像水一样喝下,便硬生生住了口。

这小妞妞平时绷得太紧了,喝酒有助于她的放松,既然她愿意喝,那就喝吧,反正有他在,也出不了什么事。

綦瑶这么咕噜咕噜地喝了大半瓶酒,俏脸涨得通红,那种酒入喉后的刺辣感让她有种发泄的快感,而喝进肚子里又会升起一股暖意,让她觉得心口不再那么泠可是她毕竟很少碰酒,一下子喝那么多,再加上应天麒带来的酒虽温醇,却后劲十足,才一会儿就让她有些醉了,眼神也从空洞与落寞慢慢变成委屈和哀伤,最后眼眶慢慢红了起来。

一股冲动让她很想很想说话,好想把这么多年来压抑在心里的一切倾吐而出,于是她扔开酒瓶,毅然把头转向了应天麒,表情却像只小猫般,无助又可怜。

“你知道吗?我好讨厌京城这个地方,我好讨厌每个男人看我的眼神,我更讨厌为什么当年得救的是我,而不是綦菡或綦卉,那我就不会一直觉得对不起妹妹们,也不用面对这些了……”

应天麒见她可爱地打了一个酒嗝,嘴扁了起来,目光跟着放柔。

綦瑶没有注意他的转变,只是尽情地倾诉自己的心情,“我这么辛苦地扛着綦家的家业,这样才有足够的财富及资源去寻找大妹和小妹,本来以为有一点希望了,谁知逭许源那个混球居然把小妹给丢了……”

提到綦卉,綦瑶泪水盈眶。“小妹脸上的红斑是爹故意弄上去的,因为我们三姊妹之中,其实是小妹长得最标致,而且又聪明,爹怕她因为美貌有什么闪失,所以刻意用秘药染红她半张脸,只有用我们綦家的祖传秘方才能洗去……想不到却因为这样被许源嫌弃……不过至少没有被他给糟蹋,是不是?”

或许是酒能壮胆,她的话越来越多,“……还有大妹,菡儿虽然任性了点,不过我们綦家数百年来传承的医术,只有她学了个滴水不漏,甚至青出于蓝。她从小就是个神医,如果她还在的话,我们的家业至少要比现在扩大一倍,我也不会老是争生意争输你了……”

应天麒苦笑了一下,想不到自己低估了酒的力量。

他揉揉她的头,像小时候那样安慰她现在的綦瑶只觉一股气憋在胸口,让她只想把内心的郁闷全呐喊出来,他这么一摸,像是触动了什么,她突然抓住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

应天麒吓了一跳,但一触碰到她娇嫩无瑕的脸蛋,他便不忍离开,就这么静静地抚着她。

“我很丑吗?”她气呼呼地问。

“不,你很美。”他真心地道。即使她的两个妹妹从小姿色就不逊于她,但他还是觉得自信又聪慧的她,是三姊妹里头最耀眼的。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綦瑶的俏脸沉了下来。

应天麒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不喜欢她?上天垂怜啊,他什么时候不喜欢她了?他若不喜欢她,需要总在她失意落寞的时候来安慰她?他若不喜欢她,会私底下帮她打探她两个妹妹的消息?他若不喜欢她,会明知父母对她有芥蒂还坚持接近她?会在她哭的时候借她肩膀,在她笑时比她更开心?

但是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下去,他只能无奈地望着她,听听她还想指控他什么然而,綦瑶的下一个动作却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这女人,这大胆的女人居然酒后乱性,突然抓住他的俊脸,香唇就吻向他。

应天麒如遭雷击,在这当下他真的脑袋一片空白,动都不敢动。而綦瑶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是知道要这么做,这一下两人的初吻居然就僵持在这里,像是两根相贴的木头。

只听到应天麒低声叹了口气,忽然搂住了她,温柔地加深了这个吻。

綦瑶脑子昏昏沉沉的,只能凭本能随着他的引导,享受着这种被呵护的感觉。

好半晌,他才放开了她,目光中的柔情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但她仍是懵懵懂懂,一脸茫然地望着他。

这刹那应天麒有点想笑,却又有些自责自己似乎趁人之危,在这小妞妞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占了她便宜。不过他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方才两人唇齿相依的美好,让他暗自下了一个决心。

綦瑶直盯着他,像是猛然想到了自己干么强吻他,那茫然的眼睛顿时眛了起来,语气不善地说道:“我知道了,你觉得我漂亮,却不娶我,一定是不喜欢我,对不对?”

应天麒这下真是欲哭无泪了,明明是她自己拿乔,总是要和他分个高下,也不给他什么好脸色,怎么变成他不愿娶她了“唉,我没有。”他只差没有投降了。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二十岁,过完年就二十一,这么老的姑娘已经嫁不出去了,都是你害的,你害的啦”

酒的影响力终于在这一刻达到最高点,也或许是她太激动,埋怨他的同时,娇躯左右晃动。

应天麒连忙伸手去扶,结果她居然不负责任的直接醉倒在他身上,不省人事了他有些哭笑不得,低头看她毫无防备的睡颜,忍不住低下头轻吻了下她光洁的“唉,这么相信我?强吻完之后居然就这么倒在我怀里,真把我当柳下惠了隔日,当阳光晒入窗棂,直直射到床上綦瑶的脸上时,她眉头皱了皱,幽幽转醒,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床帐顶。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这好像是她自己的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记得昨天晚上应天麒来了,还带了酒,然后她和他说了好多好多话……

幸亏昨晚应天麒带来的是上好的酒,不会使人宿醉,否则綦瑶这下头可要痛一天了。也因此她的理智很快地回到脑袋里,且渐渐想起了昨晚她喝醉之后,似乎强吻了应天麒,最后还醉倒在他身上……

想到这里,她猛地坐起来,结果因为动作太猛,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脑袋一阵昏沉,差点又坐倒下去。

这时候,发现她己经醒来的玉儿连忙过来扶住她。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

綦瑶顾不得身体不舒服,一手抓住玉儿的手臂,急急地问道:“玉儿,我……我昨晚是……”

知道自家小姐在问什么,玉儿轻笑一声,“小姐,我告诉你,昨晚你醉倒在花园里,是应少主将你抱进房里的,不过我没有让别人看到,你放心好了。”

这叫她怎么放心啊!强吻他己经很糗了,还让他抱进房?綦瑶美丽的脸蛋涨得通红,讷讷地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