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1 / 2)

药铺女东家 风光 2458 字 10个月前

綦瑶过滤了每个于老当年的主要交易对象,除去了几个不可能的家伙,再四处打探,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一个名叫许源的富商身上。

这许源长得肥头大耳,生性很是怪异,不仅好女色,而且上从半老徐娘下至垂发孩童都不放过。他的产业主要在北方,但战乱之后,他便在京城建了一个别馆,让人称他许员外,成天风花雪月,玩弄女性,在京城之中声名狼藉。

许源身旁永远都跟随着两名武功高强的侍卫,片刻不离身,由此便可见这家伙坏事做多了,怕落单被人给宰了。

“小姐,你这么做真的好吗?”

玉儿跟着綦瑶来到了西市里的綦家药行,美其名是来视察,事实上却是另有目的。

綦瑶很少如此张扬,平常的她最讨厌抛头露面任人窥视或欣赏,这次却刻意打扮了一番,又一直站在药行的待客厅,显然是故意引人注目。

“玉儿,我自有我的打算。”綦瑶脸色平静地道。

“小姐,你前阵子特意去参加什么诗会,惊艳了众人一把,那根本不是你的作风,你是想要吸引那个许员外的注意,但如果他真的缠上你,只怕小姐想甩都甩不掉啊!”玉儿不依地跺起脚来。

綦瑶摇了摇头,“我若不用这种方式引起他的兴趣,如何知道我要的消息?”

“小姐,你这根本是拿自己的闺誉开玩笑,那个许员外的名声可是臭不可闻,没有哪家的小姐会想和他扯上关系的!”玉儿急急道。

“我的闺誉早在选择接下家业、以一介女流之身与那些男人周旋时,就已经不怎么样了,现在只是更差一点,若是能达到我的目的,那些牺牲又算什么?”綦瑶定定地看着玉儿,“总而言之,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必多言。”

玉儿又气又急,欲言又止之时,外头一个肥大的身影,带着两个随从大踏步进了药行。

光是看到这个人,玉儿的心就凉了半截,想着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那家伙果然来了。

“这不是许员外吗?”綦瑶仍维持着一贯的清冷,客气地迎了上去,“不知今日前来,是需要些什么东西?请坐,玉儿奉茶。”

即使知道小姐是刻意支开自己,怕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玉儿仍得听命,忍住所有的气急败坏,绷着一张俏脸而去。

许源压根没注意到这个小丫头的异状,因为他全副心神都已经被綦瑶迷走了。

瞧瞧、瞧瞧,多标致的美人啊!身着黛紫色上绣金线牡丹的长裙,腰间是沙金色丝绸软带,还缀着粉白流苏,凸显了她高贵典雅的气质,走起路来摇曳生姿,步步生莲,几乎将许源看凸了眼。

幸好他还没真的忘我到就这么扑上去,只是一双瞇瞇眼没有离开过綦瑶身上。“綦大小姐,上回在诗会见到你的风采,真令许某魂牵梦萦,所以特地上门一叙……”

綦瑶深知男人的心理,所以并没有表现得特别热情,不过做生意的手腕倒施展得很自然,“綦瑶可不希望常在我们药行看到许员外呢。”

“哦?”许源眉一皱,肥脸颤动得更厉害。

綦瑶掩面一笑,“来到我们药行都是治病、配药居多,许员外看来红光满面、心宽体胖,应当没有这个需要,所以我自然不会希望常在这里看到许员外了。”

美人一笑,差点让许源失了魂,而綦瑶的风趣也让他感到自己似乎又接近了她一步,不由松开眉头,笑逐颜开,“綦大小姐说笑了,许某想见綦大小姐,也只能来此解解思念,否则许某可没办法请得动你啊。”

綦瑶眨了眨眼,“我也不是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大小姐,出门在外做生意,偶尔会监送货物什么的,哪里像许员外说的架子这么大呢?”

这番话无疑暗示了什么,说得许源心花怒放,“那好,那好,在下就向綦大小姐买个百八十斤的药材,只是要劳烦綦大小姐替我押一趟货了,没有你亲自送货,我不放心啊……”

厅内,两人谈笑风生,彷佛交情非凡。

此时应天麒正带着小四经过外头,不经意地往綦家药行内看了一眼,就看到这个画面,眉头瞬间高高隆起。

“那不是许员外吗?那头肥猪怎么跑到綦小姐的店里,还色瞇瞇地看着綦小姐呢?他们许家又不做药材生意。”小四率先发难,他可是綦瑶的忠诚支持者,对于许源这种可能危害到她的急色鬼,自然没有好印象。

“綦瑶即使到店里也很少像这样在待客厅内亮相,要不就是她为了避嫌,不将许源迎到内室接待;要不就是她特地盛妆打扮,想吸引许源接近她……”应天麒的俊脸沉了下来。

“应该是前一种吧。”小四猜着。

应天麒却摇摇头,“我倒觉得是后一种。听说綦瑶最近去参加了一个诗会,许源自诩风雅,时常流连举办诗会、棋会的地方,看来他们就是在诗会上认识的……”

“但是以往綦小姐从不参加那种场合啊,她突然去做什么?”小四脑袋一下子转不过来。

越思忖,应天麒越觉得不妙,看着綦家药行的神情也越冷峻。“许源、许源……只怕她看了我给她的那份名单后,打算用最极端的方法……但愿她不要傻到作茧自缚……”

“少主,您的意思是綦小姐是自己去招惹许员外的?”小四难以置信地瞪大眼。

应天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又深深看了一眼綦家药行,若有所思地道:“小四,找几个人帮我盯着许源,希望这家伙不要真的色欲熏心,逼得我对他出手……”

应天麒的担忧成真了,綦瑶不避讳地与许源多次接触,甚至连袂参加京城里的诗会、棋会等等,虽然两人并没有任何亲热逾矩的举动,但因为许源的臭名昭著,连带綦瑶也引来了许多言语攻击与嘲讽。

虽然綦瑶年纪大了些,但全城依然有许多青年才俊把她当成梦中情人,所以当这样的消息一传开,他们立刻哀鸿遍野,深恨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当然不乏有人替綦瑶开脱,但大部分仍对她指责讥讽,说她爱慕虚荣、人尽可夫,根本是看上许源的财富云云。

綦瑶对此置若罔闻,一样与许源一起参与诗会,只不过她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让他碰她一下,在人前许源也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所以舆论只能酸溜溜地挞伐两人,没有人能拿出真凭实据说两人真的有什么苟且。

可是这样已经够难听了,当消息传入应天麒的耳中,他震怒地一把将手上的药材给捏碎了,看得小四心惊胆跳。

“到綦府去。”第一次要交货给兵部的日期在即,但应天麒管不了那么多了,抛下应家药行里的一堆麻烦事,他大步出门往綦家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