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 / 1)

神算不出阁 有容 829 字 7个月前

步行到缘斋,老板仍拿出「特别席」给他们。刘苔到的时候池静还没到,闲来无事她拿出篆刻用具完成一个即将完成的作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刘苔太专注在收尾,有人来了她也没察觉,直到手上的趣味印刻被抽走,她才吓一跳的抬起头。「池静?」

「你刻的?」

「是啊。」这个章是她刻给自己的,还算满意。「张大哥这里卖的篆刻,有很多是我的作品。」

原来他一直在收集的篆刻印,居然都是出自刘苔之手。「这是什么字?」阴刻字比较不好辨认,而且两个字的下头好像还有什么图案。

「我喜欢的字。」

土匪性格高张,他不还印章,直接接收。「直接没收了。」

刘苔似笑非笑。「你要没收我无所谓,怕你会害羞。」

「你喜欢的字我会害羞?这么厉害,那我非接收不可!」

她从包包找出印泥和纸张递给他。「呐,看看吧。」

沾了些印泥往纸上盖,池静看着上头的字——上头两字是「喜欢」,下头则有朵造型简化的荷花。

喜欢……荷花?「喜欢荷花就喜欢荷花,我为什么要害羞?」忽然想起前几天他闲来无事查了一下刘苔的「苔」是什么意思。苔萏是荷花古名。像是想通了什么,池静脸上有点尴尬。

看来是明白了,刘苔好整以暇,就等着池静恼羞成怒的拒收。

谁知道下一刻他仍是收下。「那又怎样?由得你笑得那么贼?!」

刘苔笑着说:「还我吧,我再另外为你刻个章,字由你挑。」

「不了,我就要这个。」

她还在笑,没想太多就说:「随便你。」

「刘苔,你跟我说了那么久的故事,让我一再重复那段遗忘的时光,我因此而记住了它。有没有可能我每天盖这个印章给你看,有一天我们会心灵相通?」

收拾着印泥的刘苔张大眼看着池静。「你……」

「你真钝哎!」他将放在身后的提袋拿到面前送给她,「喏,这个就当作回礼喽。」

虽然忘了当初订适两套唐风洋装的心情,但经过这段日子的「温习」,即使记忆不复,他还是想顺着自己无论是过去或此刻的心意,拿回这订制洋装送给她。

刘苔打开提袋一看。是荷花嗳!

池静将取回这两套手绘荷花的唐风洋装过程,与她分享。欣喜占满了胸怀。

「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发现这种心情的?」

都是他在表白,她呢?池静的脸有点臭。

「你以为像我这样的人是随便约女孩子吃饭的吗?」

有时候她忙,他还是认命的等她,有哪个男人在对某个女孩没一点喜欢的情况会这么委屈的?

现在的情况是她记得他们的相恋,而他不记得。如今他重新再喜欢上她都这么辛苦了,可以想像当初的他一定吃尽苦头。

约她吃饭等于告白,那……有一段时间了呢!刘苔压抑着内心的开心,故意说:「谁知道呢,在不久之前,你不也才主动约过尤馨培吃饭?」

「那不一样!」和尤馨培讲开了,他告诉她,他不讨厌她,但是比起真正的喜欢是有段距离的。尤馨培虽难掩失落,也颇有风度的问:那么,那个喜欢的人出现了吗?他点了头后,一切就画下旬点了。

刘苔本想再逗他一逗,可一想起绕了一圈再度回到她身边的幸福,忍不住红了眼眶。

「池静,你知道我告诉你的故事里,女主角欠男主角的话,非得等到她重舍光明时才肯说的话是什么吗?」

「什么?」

「我喜欢你。」

只是她回应他告白的话,从故事中他也知道刘苔是喜欢他的,可是……心情还是有些揪疼。莫名的酸楚使他眼眶发热。

「刘苔,我可能终其一生都想不起来那个时候对你的情感,可我确定此刻的心情。之前可能会可惜了那段日子,一起相依扶持的岁月。可如果因为失去了那些,可换得我们更长久的相守,又何妨?你还是在我身边,未来的路还长,我们还有更多的机会丢互相扶持相依、不离不弃。」

刘苔笑着点头。

是啊,失去的就失去了,未来的路还远呢!

他们的恋情,从现在才要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