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2299 字 7个月前

刘苔来到医院,池静早清醒了,正在做一些精密仪器的检查。初步看来,除了一些擦伤外,没什么大碍。王秘书和刘苔在病房里等着。

「真的……眼睛没有一点点不适或模糊吗?」她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刘小姐的眼睛居然好了?

「没有。」

「真是太神奇了!」王秘书笑了。「那就好,池先生知道了一定很开心!」果然是「心因性失明」啊!折腾了一段时间,说好就忽然好了。

「嗯……很开心。」刘苔心不在焉的重复着王秘书的话。

她其实很不安!邱隆说的话令她很在意,破法后的反噬……去得到想要的,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尤其五鬼术是这样邪门的法术!

看刘苔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王秘书安慰她说:「池先生没事的,方才主治医生不也说了,大致上是没问题。」方才之所以担心到哭,是因为池先生摔昏了,手臂也不知道刮到什么,流了不少血,很怕他出了什么事。

她浅浅一笑,低应了声,「嗯。」

不一会儿池静回来,远远的刘苔就打量着他。视力没问题,手上缠着包扎的绷带,应该没问题。没缺手脚……大致上还好,是她太杞人忧天吧?

安了心后,开始有心情可以好好欣赏好久不见的枕边人。

一身的住院服,池静还是能穿出自己的味道。好像第一次发现,老公的皮相长得真不错!

刘苔看了直想笑。「池静真是天生衣架子,连这种衣服穿在你身上都比别人好看。」

池静像是没看到她,对着站在她后方的王秘书说:「我没事,回公司吧!」什么还要观察个几小时,真是有完没完?

她有几秒的错愕。池静他……为什么不理她?他看她的眼神……想起来了,第一次他在预定墓地看到她时也是这样的眼神。冷漠的、不在乎的,把她当透明人。

他……他怎会这样对她?刘苔的眉锁紧了。

原似为会看见历劫后重逢的感人画面,结果……像是戏剧接错桥段,没有感动到,倒是有诡异到。

王秘书很迟疑的说:「池先生,那个……刘小姐一直很担心你呢!」到底哪里、不对?方才还想说,要不要自己先回公司,留给他们独处的机会呢!可现在这样,池先生脑袋瓜不会出了什么问题吧?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本来不想理她,池静气不过的走回来,以身高优势俯视她,「我劝你死了心吧!这样死缠烂打、以为表现出对我的关心,有朝一日会打动我,然后如愿的嫁给我吗?昨天我爷爷跟我提了这件事,我拒绝了!听到了没?我、拒、绝!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一眼看出,你要的不过是钱。」

「池、池先生……」王秘书瞠目结舌。现在是在演哪一出啊?昨天前总裁跟他提?他确定?很毛款!

他还说刘小姐想如愿嫁给他?在她看来,这桩婚事刘小姐才是被逼的那个吧?而且他们早就结婚了,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慢?

刘苔看着他。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吗?

「池静,我是谁?」

「还能是谁?那个风水师的徒弟。」

「婚事是你爷爷促成的,你没忘吧?」

「你在提醒我,解钤还须系钤人吗?放心!我一定会说服他取消这件荒谬的婚事!他最疼我,只要我坚持,他终究会让步。」

王秘书抢着要说些什么,刘苔早一步阻止了她,对她摇一摇头。她想,大概知道他的记忆到哪里了,是留在池老爷乱点鸳鸯谱,池静不能接受的成日想找她麻烦的那个阶段吧?也就是说……现在的池静讨厌她、恨透她。

他根本不记得自己向她告白过、陪着她走过最黑暗的那段日子。当然也不记得曾温柔的帮她洗浴、拥着她人眠,不记得为了她要把他推向另一名女子而生气……

所谓的法术反噬而失去的,就是他们曾经相爱的记忆吗?

真的……很讽刺!

「我后来想到了,我爷爷一定是因为我年纪老大不小,却一点也没有想成家立业的想法,这才连你这样的人也挑得上。」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如果我把喜欢的女孩带回去给他老人家看,想必他兢不会有意见了。我觉得永得企业尤董的女儿还不错,方才做检查时巧过尤老也在做健康检查,他女儿也在场,是个美丽又大方的女子,我对她印象还不坏,我们等一下约了一块吃饭。」

只是……尤馨培说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前两次……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刘苔看着他,最后只能轻轻一叹。「祝你们用餐愉快。」转身就走。

王秘书追上来,压低声音,「刘小姐,你、你不一起去吗?池先生可是要和别的女人去吃饭呢,你不在场,池先生现在又……怪怪的。小心小三乘虚而入!」那对父女档对池先生可满意着。

「这样大家吃得不愉快,何必?」她直觉的回答。

「是大家吃得愉快重要,还是保住你的男人重要?!」

原来王秘书是挺喜欢她这个总裁夫人的。只是……不过吃一顿饭,有那么严重吗?一顿饭会吃得老公跟人跑了?真是这样,这种男人她宁可不要。可这种话,对着王秘书不好说。

「我知道了,我跟着去就是。」硬着头皮往回走,跟着进病房,心里盘算着,该用什么态度面对池静?

他正换下医院的住院服,穿回自己的衣服,衣衫不整之际,有人不经敲门就擅自闯入,他不至于惊慌失措,但额上冒出青筋可看出他心中不怎么冷静。

「刘小姐,没人告诉过你,要进别人房间请先敲门吗?」

「我敲了你会让我进来吗?」

「不会。」

「那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自找麻烦?」

这女人!身为女人的她都不知羞耻,难不成当着她的面,他还不敢换衣服?池静边动手更衣,边冷声问:「你又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