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1812 字 7个月前

下一刻她匆然伸出手拉住她。「刘小姐,出、出事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早先时候,池先生到十七楼,不久陆续听到瓷器摔破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还夹着怒气的叫骂声,之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池先生和池总吵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说到这里,王秘书红了眼眶,一度把话说不全。

「王秘书先别哭啊!」她这样话说一半忙着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会很焦虑!

「本来只是池家叔侄争吵,早见怪不怪。」知道池家一些事的人都知道,池家叔侄很不和。原因简单,不就是能力庸碌的叔叔不满能力卓越又掌权的侄子,三不五时就找机会刁难。可他又有一堆把柄在侄子手上,又能把人怎样?「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演变成池先生在安全梯追着池总的秘书跑!」

秘书?邱隆?「然后呢?快说啊!」

「池先生摔下楼,送往医院了,杨特助陪他坐上救护车。我回来帮他拿一些住院的证件和换洗的衣物……本来还一直犹豫,要不要让你知道。」她是几个知道池静和刘苔结婚的人之一。刘小姐生病后,池先生把她带在身边,他是怎么疼爱呵护这个夫人她全看在眼里。

他受伤的事之所以犹豫要不要跟刘小姐说,原因是刘小姐本身的身体状况也不好,知道这事徒增她心理负担。而且万一池先生醒来责备她怎么办?

可是不说……哪有丈夫受伤住院,妻子却浑然未觉的?那实在太奇怪了。

听王秘书的叙游,大概猜出个六、七分。八成是池静到十七楼砸东西……喷,就猜他八成会做出什么事来,果然!就他的想法,以为砸了邱隆所有的瓦罐瓷器,总会砸到一个是她的!

有心害她,邱隆又岂会放任他砸毁他的东西?只是池静的「乱枪打鸟」法还真奏效了。

「我和你一块到医院。」

王秘书说:「你等我一下,我到池先生住的套房整理一些东西马上好。」说着就匆忙离开。

刘苔想了想跟了出去,心想两人一起收拾,然后一块去可以节省时间。才推门出去,王秘书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记得池静说过,顶楼有间套房。她往电梯方向移动,经过安全梯入口,一股冷森的风引起刘苔的注意,她被吸引的往十七楼走。

阶梯上有一些没收拾干净的瓦片。刘苔蹲下身仔细瞧,有些白色粉末和……鲜血。这里是池静追逐邱隆的出事地点吗?

灰白色粉末她仔细瞧了瞧,这是……五鬼术的骸末?!怪不得阴气如此重!邱隆这人……养了一组鬼还不够,他打算量产小鬼吗?

刘苔叹了口气,双手合十,虔诚祝祷的念了咒语,然后她继续往十七楼走。原本不打算这么早找邱隆算帐,但这厮真的太超过!

到了十七楼,她不必特意问别人,池总经理室往哪儿走,自有一股阴森之气指引她。果然左侧通廊走到尽头,位于背光侧的就是。

一走近就听到整理打扫时的细碎声,然后有人在指挥。「这边,对!那个假山的瀑布水流要注意……小心点,小心点……」

刘苔往门口一站,眼睛对上了一名年约六十几岁的老人。对方眯了眯眼。「稀客啊,刘小姐。」两人曾有过数面之雅。

「能被邱老师记住,深感荣幸。」学不来热络的假笑,刘苔一贯的冷情。「今天你来是……」

老狐狸真够厉害!他绝口不提他施法害她的事,像是对她发生了什么事一无所知似的。

刘苔对着他一笑,温和的眸子眯了下。「我来,只是劝前辈几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邱隆哈哈大笑,「我做了什么啊?刘小姐这句话太重了呢?」

「养鬼供驱使虽然是旁门左道,可没有一定的根基也没办法如此。先生该为自己积德。」

「我做的事一向服务大众,我可不认为有什么不对。」

刘苔平静的看着他,「明人不说暗话,先生何以对刘某施以五鬼法?你不会知道法成之后,元魂尽散的我岂有生天?先生与我并无过节,手段何以如此歹毒?」

「我原本的对象是『尊师』而不是你。你可知道,因为你们师徒俩受到池老爷的重视,害我损失了多少钱财?池老爷撤换风水师一事,简直是邱某这一辈子的奇耻大辱!我一直想给刘德化颜色瞧瞧,可阴煞一事却让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秘密!嘿嘿……原来刘老师竟是个女娃?!」

一般而言,煞气过重的风水,很多风水师是不太插手的。能插手的人一来本事够,二来也怀有悲天悯人的胸怀。因为是这样的人,阴煞气场绝对排除丧家,而导向自己。

「你一个女流之辈,年纪轻轻就能力了得,以后还得了!更何况除了我,有人也不喜欢你老是绕着池静转。」

「我又阻挡碍谁的利益了?」

「池静的叔叔。你推翻了我原本对预定墓地的看法,给池老头洗了脑,你让他没法子出头,他怎会不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