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2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2419 字 9个月前

池静又好气又好笑,还有些许的尴尬。然后他牵住刘苔的手,「一开始不免对他有所埋怨,可现在……却感谢他的乱点鸳鸯谱。」

没有老人家,他想,他会不会就娶了个背景雄厚,彼此只知道利害关系、夫妻感情相敬如宾,过着公司利益永远摆在笫一的无趣人生?他,也就不会拥有喜欢、爱上,为对方心疼、牵肠挂肚,再痛再苦也不曾想过松手,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获、得满足的幸福。

因为现在拥有这样的幸福,他已无法想像真选择了一个利益联姻,不曾和刘苔相遇的人生……他的人生没有刘苔,将不只是遗憾!

她笑了。「池静,能遇见你真好。」

「该庆幸,要是只有我有这样的感觉,你可就惨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是霸道跋扈、又不讲理,一旦我喜欢你,你这辈子也只能喜欢我了。」

刘苔叹了口气,「我还是比较崇尚淡淡浅浅的感情。」她老是跟不上池静脚步,可这个池静啊……却是教她放不下也离不开。

「那种白开水似的感情多无味?但没有关系,我要是嫌生活太无味,自行加味就行,反正我这人本来就是『重口味』,有我在身边,你能有多『清淡』?」要是以前的他一定会他爱她十分,也要她拿十分来换不可。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知道她的性子就是这样,淡淡的、浅浅的……她用她的方式喜欢他,这就够了。

她脸红了,啐了口,「什么叫重口味?说得……说得真咸湿!」

池静一笑,「大神算,我只是用此比喻我们俩情感的不同,你是想到哪里去了?」脸红成这样!欤,此地无银三百两!「哈哈……能让八风吹不动的老婆大人『想太多』,也算我的造化!」

刘苔脸红得更厉害,却也忍不住好笑。「你分明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还是在笑。

「用一些奇怪的用语,让我『想太多』!」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好笑。

「你笑了,看见你笑我的心就踏实一点。」她看不见,只能由对方说话的语气去判断他的心思;他看得见,却只能由对方的笑容去找到安心的位置。

他捧住她的脸,额抵着额,「就是要让你想太多,起码你在想什么我知道!」看着她,在她额上一吻。「刘苔,我不爱看你锁眉沉思,离开你处理的那门风水墓地后你一直不说话,虽然我不懂什么风水,也不太相信那些怪力乱神,可由你和刘德化的对话,隐约感觉到,你怀疑失明的事和邱隆有关。」

就觉得怪,为什么他会突然提到她和刘德化交换身份的事,陪她说了这么多话,原来还是担心她。这个男人……

「不是怀疑,是几乎确定了。」要她的头发和指甲,还能做什么?收藏?欣赏?

「你要怎么做?」池静冷静的问她。

「找出藏有我指甲、头发的封罐,加以破坏就行了。只是……光明正大去跟他要只会打草惊蛇。」

「你的指甲和头发会放在什么地方?」

「大概是放在一些不透明的容器里。只不过……」

「那容器外会贴着你的名字吗?」

要不是问题严肃,刘苔差点失笑。他以为是电视上那些神怪剧吗?哪个蠢蛋在作法害人,还会在上头标上受害者名字?「这就是麻烦所在,一堆瓶瓶罐罐,根本不知道哪个才是自己的。」她还没道行高到可以透视!

「这样……」

池静的语气算是在……打什么算盘吗?

「邱隆在你们那个圈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突然问。

刘苔说:「他学的比较偏旁门左道,能力不错,就是……没什么道德,标准的、逐利之辈。」

旁门左道也不是全然不好,还是可以帮人。可惜的是邱隆却拿来敛财逐利,出得起高价就出手,管他合不合人伦义理!

「例如茅山术中的桃花术可以助人婚姻和谐,偏偏他拿去拆人婚姻,助小三扶正。」

「也就是说,这人大致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

「可以这么说。」

能让刘苔这么说的人,绝对和好人构不上边,这样就好办了。池静进入沉思中,想着如何解决问题。

隐约觉得不对劲,刘苔问,「池静,你不会想做什么吧?」

「不会啊,你们那些奇怪的法术我又不懂,我还能做什么?」

池静是个聪明人,也如同他所说,对于那些事他一窍不通,能做什么?只是,就算她懂得再多,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她也没法做什么。

如果她推测无误,邱隆对她施予「五鬼术」,那她待在四十九日内找到被施法的头发、指甲予以摧毁,否则后果不堪。她想,该用什么法子才能让他交出东西呢?

池静和刘苔想到的事是同一件,不同的是,他想到了如何拿到东西。只要拿到东西摧毁就行了吧?那容易啊!

在事情没解决前,刘苔依然精神委靡不振,这天和池静进了办公室后仍是大睡特睡,直到像是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令她醒了,抑或说,她像是疲惫不堪后大睡特睡了几天,精神补足后醒来。

刘苔精神十足的坐起来,打了个呵欠,伸了下懒腰。奇怪?感觉上好像哪里不一样!是了,感觉上精神好多了,不像之前一直睡一直睡,可却奇怪的像是睡不饱,一直浑浑噩噩的,随时再躺回去继续睡。

有点口干舌燥,她唤了声,「池静?池静,请帮我倒杯水好吗?」没人回应?

奇怪,他去哪里了?

自个儿下了床,这陌生的空间……要去哪里倒水喝?走出隔间,她看到一间很气派的办公室,原木桌上放了一叠一叠的文件和资料夹,还有一只很有质感的保温杯……

一切都很混乱,匆然不知道为什么老觉得有什么不对?隔了一会儿,她突然明白了。

她看得见!她看得见东西?!老天!她看见了!

惊喜之后则是怀疑,为什么她突然间能看得见?身体虚弱得像随时会倒下的感觉好多了,虽然长期胃口不好,还是有点虚弱,只是和之前那种身子像是有千斤重的疲惫戚……现在真的好到之前不敢奢望!

有人破了邱隆的法术吗?

谁?

池静!对了,池静呢?她要赶快告诉他,她看得见了!

他去开会了吗?即使他开会,王秘书也会留在办公室,以随她有不时之需,怎么她也不见了。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打算稍候片刻之际,有人匆然推门走入。

「刘小姐?」王秘书脸色十分难看。

这声音……是王秘书。只是……她看她的表情怎么那么……她想着贴切的词,估且就说奇怪吧!「王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