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1925 字 7个月前

那一夜两人共枕后就……一笑泯恩仇?!

才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就知道!就知道这个笃信科学的男人,一定不会听信她找过几家眼科医生就作罢!继她「腰伤」当了几天废人之后,她才开心终于能像常人一样自在的活络筋骨,不料她的下一站就是住进教学医院,做为期五天的全身健康检查。尤其是眼睛更是「彻查」她所有可能造成失明的原因!

结果……她的眼睛很健康,可它也确实对外界无感!于是经过会诊,她被归类到心因性失明。

总之,绕了一大圈,刘苔被折腾着做了一堆眼花撩乱的检查,失明的原因仍是不明。

没想到那位「科学控」还不死心,居然还想把她送到美国再检查!

够了!再玩下去她会变睑!

这两天就因为各自的不肯让步,彼此闹得很不愉快,都超过四十八小时不说话了。

反正她刘苔本来就不是什么多话的人,不说话就不说话。现在她终于很深刻的了解,什么叫「相爱容易、相处难」。更何况他们不相爱,相处就更难!

池静替她请来的佣人,也被她客气的请走。她不是闹脾气,只是觉得,如果她、注定眼盲过一辈子,不可能一直倚靠着任何人,她得学习一切基本的生活。

当了这阵子的盲人,因为凡事仰赖池静,所以当池静不再插手她的生活,当她的「玛丽亚」后,她就真的变成废人了。

这阵子的池静哪来的好耐性?从一天的开始,她的一切生活起居都他经手,刷牙时帮她挤牙膏、洗脸帮她倒洗颜粉,吃饭他喂她吃……连洗澡更衣也是他经手。

她和他虽名为夫妻,却没熟到可以对彼此做这样的事,一开始,她自然尴尬推挹。池静提说为她调来女佣。她原本想答应,却曾听闻一个帮佣常把帮佣家主子的私事到处说嘴的事迹。于是她拒绝了。

所以不请帮佣,那只好池静亲自出马当玛丽亚。

池静很实际的提醒她,因为担心她处理不好自已的生活起居,他的视线势必跟着她跑,无论是她在做什么事。与其如此,还不如他直接帮她。

他的话点到为止,她在黑暗中勾勒出的事可多着!也就是说,因为担心她做不好,他一直如影随形的看着,无论她在做任、何、事!这些事当然也包括洗澡、更衣、如厕……

她的心脏不够有力啊。与其丑态百出的让人看够够,还不如……

「那就麻烦你了,池静。」

她妥协了,忍辱的妥协了。

几天下来,少了视觉上的刺激,她也习惯了。可爆发了不愉快后,她很有个性的拒绝了池静的帮助,生活起居上的问题就浮现了!

没有池静的帮助,她做什么都不行!她这人最己蛮秆让自己成为废物,尤其是不由自主的去依赖人!

这两天她慢慢的摸索着生活,不假人手的靠自己。目前进步了一些,起码泡了三次面,有一次没被烫到了,电话的按键也熟悉了。洗澡……她有「阴霾」,生怕像先前一样,脱个精光后又滑倒,所以她只敢擦澡……

中午她请缘斋帮她送个简餐,老板知道她眼睛受伤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了,还亲自送东西过来。晚上……随便吃个泡面好了。只是……又是泡面?!她好想吃之前池静帮她带回来的百菇素炒面。

是否要打个电话给池静,她就有面吃……才不!那不就示弱了!她才不想对那、个令人生气的「科学控」低头!

刘苔想了一下。方才打了「117」,已经六点多了,还是先「干洗」吧,池静回来看她换上了睡衣,就会以为她洗好澡了。该庆幸的是现在天气冷,即使只是擦澡也不会跑出味道。

现在他们冷战进入冰封期,她才拉不下脸要他帮忙洗澡呢,免得他以为她在示弱!哼!

一阵摸索到衣柜前拉开,摸了半天才找出一件连身睡衣,她开心暗道:「呵呵……找到了,太好了!」

「然后呢?」

凉凉的声音由身后不远处传来,刘苔吓得差点没尖叫,她惊恐的瞪着声音来源。太恐怖了!这一位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她都没听到声音?

「然后又要制造你已经洗好澡的假象?揉了毛巾身子擦一擦,重要部位冲洗一下就算洗过?」

刘苔的脸热得几乎快可以煎蛋。池静的话太直接、太「写实」,一点修饰也没有,她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这男人原来都知道!不!他根本就是看到了!一想到她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在进行着的「秘密」,实则从头到尾被人盯着看,她就……就……

恼、羞、成、怒!

「那又怎样?」刘苔抱着睡衣打算摸进浴室继续她的「干洗」。

才慢慢的移动步伐,她突然脚步腾空,池静抱着她快步的往浴室走。

「喂,你……」话未说完,她被莲蓬头的水淋得一身湿。「别太过份!」

池静没理会,冷硬的开口,「开个口要求我帮你洗澡很困难吗?」把西装脱下丢在一旁,卷起衬衫袖子又把刘苔拉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