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1423 字 7个月前

「谢谢你连这细微处都帮我考虑周到,事实上,我的确不信什么煞气所伤,又什么魁星命格阳气重的。我来这里只是来宣示主权。」

「主权?」

「令妹告诉我侍寝者的条件。拥有该条件的人的确是万中选一,却不是独一无二,也就是像我这样条件的人不少,随时可被取代。我这个人呢,最讨厌动不动就被取代了,幸好,我有别人所没有的优势。」注意到刘苔专注在聆听,而眉宇间微微的皱起令他笑了。他故意打住不往下说,吊足她胃口。

隔了许久刘苔仍是沉默,什么也没问,倒是他反而沉不住气了!

「对我的优势,你不好奇?」

「我是好奇,可我的好奇并不影响你公布答案与否,不是?」

这女人!池静咬了咬牙。为什么她的话老是令他火大,可却不由自主更加在意起她?她对事情越是淡漠就越撩起他的兴趣!

「咱们是夫妻,这就是优势!」

「我们婚前说好分居而住,各过各的。」她淡然回应。

「是啊,可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宣示主权,我怕什么时候自己绿云压顶了都还浑然不知。」池静明知这话会引发战火,却还是说出口。

「你、你……你在胡说什么?哪来的绿云压顶?」刘苔一听火气瞬间冒出。

「谁知道呢?世事难料!不就近监视,我难以心安。」

「胡说八道!」

「总之,从今天起,我打算搬过来同住。」他大方的宣告。

刘苔微恼。「我们这种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没关系,我那间大庙绝对容得下你这尊小神。你不爱我住这里,那你住到我那里也一样。你无法二选一也没关系,还有第三个选择,我们另外买一处新居就一起住进去。」

「……」

池静肆无忌惮的看着刘苔。这女人的五官原来这么古典细致,他好像是第一次如此仔细的打量她。

较之初次见她,她的瓜子脸明显瘦了。自皙的皮肤透着惨白,眉宇间隐约笼罩、着一层灰黑……他虽不信鬼神,却看得出刘苔近来的身体状况不如从前。

心里称不上愉快的情绪他无法说得出来,却很清楚自己非常不喜欢刘苔目前的样子。因为那会让他……很心疼!

一思及此,他更不愉快了。这女人成天怪力乱神的,忙这又忙那的,不能好好照顾自己能怪谁?怪他吗?能怪他吗?他想撇清关系,置身事外,可却让自己更加觉得在找藉口。

和刘莲的对话又浮现脑海……

「刘苔的状况并不好,她对自己太有自信,以为有足够的能力撑过这一关。此时你即使愿意帮忙,她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能转好是她幸,不能,也是她命。

「你陪在她身边一段时日后,如果她眉宇间的黑气始终不消,而且黑印越来越深……那时你就放弃吧。那就表示错过了最好的时间,煞气已成。」

当时听完她的解释,他心急的问:「会如何?」

她冷静的继续说道:「继七孔中的两眼失明,煞气又要侵略哪里……我也不知道。」

刘莲的话……为什么会让他那么心痛?这样的感觉太陌生,正因为不熟悉,感觉特别清晰。

让他痛的事物通常激起的是愤怒,可现在这样的痛却让他无所适从,较之以往的忙着切割两人的关系,这会,他反其道而行的只想承担下一切。是因为无法放手吧?

原来……喜欢上一个人就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