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2087 字 7个月前

被往生者墓穴的煞气所伤,刘苔事先虽然有所防备,仍低估了它的严重性。

因事先有防备,煞气在当下只让她感到一阵晕眩和刺眼,没有立即失明之虞。只是在四十九日内若处理不当,所余气场让煞气包围吞噬,后果则不堪!小则失明失聪,大则恐危及性命。

事发至今已第二十天了。她的视力逐渐模糊,尤其近几日更是严重到仿佛置身浓雾中。熟识的人明明就在几步外,她却只能由形影做判断!

她当然知道事情不能再等闲视之,也用了自己知道的、可行的方式处理,一开始是有其成效,只是后来……怎么反而更严重了?

她想到要找上等、且必须阳气极重的魁星命格已有难度,两人又要长时间生活在一块!这世上去哪里找这样能配合的人?

当然是有一个人,只不过她和那一位关系弄得很僵。更何况登记结婚当日,她的分居互不干预的宣言犹言在耳,她也拉不下脸请求。

不信怪力乱神的池静,这样的事不肯伸出援手也就算了,也许还会说些嘲讽的话。这也就是,即使有这样现成人选,她却想都没想过他的原因。

刘苔将脸整个埋进水里,温热的水在这样略有寒意的初冬让人浑身舒畅。在水中睁开了眼,她看着同样放置在水中的手……没有?!没有看见手……一片黑压压的!

为什么看不到?!方才不是这样的!

吃了一惊的她将脸抬出水中,把十指拿到眼前又晃了晃。没有,还是没有!看不见十指的惊慌让她有些无措!她小心翼翼的踩出浴缸,一脚踩在药皂上,身子不受控的滑了出去……

外头的人听见浴室里传出一声低呼后,接着有一些瓶瓶罐罐打翻,之后则是低低的申吟聋傅出来。

刘苔玉体横陈的躺在浴室的磁砖上,疼痛让她一时没法子起身……

忽然有人急忙的打开浴室门冲了进来,眼前的状况让池静尴尬不已。

一张小睑皱得像揉过的纸团,刘苔微喘着气低低的说:「莲吗?嘶……扶我起来,我的腰可能受伤了,自己没法子站起来。」

说完,就有一双修长的手将她扶坐了起来。

奇怪……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你不必太担心,我没事,瞧你抖的。」

二妹这几天回来陪她,小妹到美国去,刘德化八字太轻,她怕他受累,短时间内要他先别「上班」。因此出现在家里的,只有二妹了。

她依常理推断是如此没错,却万万没想到刘莲会找上池静,而且很「阿莎力」的将看顾大责交到「姊夫」手上。

刘莲给了他钥匙,说她这几天很忙,希望可以请他帮忙看顾大姊,说真的,他很想拒绝,也不习惯照顾人。可下了班,他还是开了车过来。

都晚上八九点了,整栋屋子除了一楼神明厅的两盏莲花灯外,就只有二楼的某间房透着亮光。

他进了房间没看到刘苔,和主卧房以着一扇门相通的另一个空间传来水声,想她应该是在洗澡。

刘苔的房间果然如他所预测的四个字……乏善可陈。较一般年轻女子的房间,这里更像男人的房间,而且是上了年纪的老男人房间。

一张原木大床,原木地板、两张明式太师椅和一张四方桌子,再来就是书柜,满坑满谷的书!她的房间如果没有那张大床,倒像是图书馆一角。

书柜上陈列的书大多和她的工作有关,走近要抽出一本来看时,突然听见刘苔的尖叫声传来,他顾不得太多就闯入浴室中……

「莲,你可能要扶我到房间了,我的腰痛到没法子打直。」

池静拿着大浴巾简单的替她擦拭好身子,扶着她出浴室,将她安置在床缘让她侧躺下。在躺下的过程可能又触及到腰部的伤,她又抽了口气的「嘶」了一声。

「算了算了,我还是坐着好了。」连坐起来都得人搀扶,刘苔手在捉住池静想坐好时,这一回她终于察觉不对了。「你……不是莲!」

她随手拉起被单遮掩。方才一直隐约嗅到古龙水的味道,她以为是错觉,又加上身体的疼痛便她无暇顾及其他。而今触及肩膀,那宽厚的肩绝对不是女子所有!在眼前的,绝对是个男子!那古龙水的味道……池静?!

「你是……池静?」

她那是什么表情?有那么不可思议吗?「是又怎样?」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谁让你上来的?!」惊讶之后是羞愤!她现在可是衣衫不整嗳。

「刘莲呢?你找她过来!」

「她说她最近忙,找我过来照顾你。」

这丫头!都说她的事别让池静知道了。「我没事,可以照顾自己。」

「你连从浴室到卧室三公尺不到的距离都没法子自己走了,还能怎么照顾自己?」

「我可以!」

「那好!我看你方才那一跤摔得不轻,只怕要看个医生了。你说能照顾自己,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自己能够穿戴整齐,我马上离开这里。」

「你……」

「怎样?」

「你明知道我受伤了!」

「是啊,我『明知道』你现在连动都不太能动,也『明知道』你无法自己穿戴整齐,更『明知道』你无法照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