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1 / 1)

神算不出阁 有容 1261 字 7个月前

池静无法否认花不是他送尤馨培的,可还是磊落的说:「我和尤小姐的关系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是那样也无所谓,你和大姊的婚事我听说了。既然不是建立在感情上的婚姻,劳燕分飞是迟早的事。大姊说,也许你的另一朵正桃花要出现了。」方才那一位是不是他的另一朵正桃花她不晓得,但长得是挺正的。

她就这么希望那一朵桃花出现吗?池静简直要咬牙切齿了。

「如果她想以此而摆脱我,那么她恐怕要失望了。」深吸了口气,「小姨子今天来,是替令姊打采情报吗?如果是,那么……」拿这种事来浪费他的时间,太过份了。说完,他打算起身离去。

钦,这样就要走人啦,她都还没进入主题呢!

「当然不是……事实上,我今天来找你的事,大姊并不知道。严格说起来,她还严重警告过我,无论如何不能找上你。」

那是什么话?!他该生气的,可出现在生气之前的情绪,却是忧心。那女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她妹妹不会无缘无故找上他。「她发生了什么事?很严重吗?」

「唔……普通啦。」

又是那两个明明够普通,但被她说出口,却让人心底泛寒的词。「怎么个『普通』法?!」

「就……快瞎了。」

「快……快……」池静惊愕得连话都说不全。

「就是快瞎了。」刘莲又再强调一次。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不信怪力乱神,可这几乎和他梦境吻合的事……为什么会让他这样心惊胆跳?「刘苔发生了什么事?」

「她发生的事和她的工作有关,对你这凡事讲科学的人来说是很怪力乱神的,你确定要听?」

池静眉宇深锁。「她的老师呢?她不是有个号称神算的老师?他连自己的徒儿都救不了吗?」

刘莲凉凉的开口,「你都将风水堪舆视为怪力乱神,怎会相信风水师的能力?话又说回来,再厉害的神医都会医死人,神算又岂会没有无法避开的事?更何况……即使有法子避开,也得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大势去矣。」那煞穴是凶险,可以大姊的能力会避不开?

刚开始大姊用的方法似乎对了,情况明显转好。可后来又渐渐变糟,尤其近日,情况很不妙!难道是有什么「外力」介入吗?真是如此,那可比纯风水上的问题更麻烦!

在她的想法,与其用原来方法一无进展,有个魁星丈夫可用,就不晓得大姊在坚持什么!

池静不由得想到刘苔先前看的结婚吉时。那件事和这事情有关吗?「这个月阴历的十二日……」

「她就是在那天出事的。原本,她只要在那天有件大喜事……例如刚好结婚,她就可以避开这个劫的,可惜啊可惜……」

她是因为想避开这个劫,才提在十二日那天登记结婚的吗?可那时,他却拒绝了。池静浓眉拢近。「看医生了没有?别尽往这些没根据的事情上想,也许只需挂个眼科……」

「看了两三个所谓的名医皆束手无策,更解释不出何以她的视力一日比一日衰退。」刘莲笑了笑,「要我申请诊断证明给你看吗?」

「没有其他方法可以用了吗?」他当然还是不信那些提不出证据的事,可这件事却在他心上压了个大石。他在意刘苔怎么想他这个人?

一个自私自利,只想到自己的可恶男人。

他记得登记结婚那日,她脸上全然找不出一点喜悦,而她所说的每句话……

……结婚后我们依然分住两处,比照婚前的模式。这桩婚事只是在完成池老爷的道愿,无关咱们俩的私谊。真论起私人情感……这世上找不到像我们两人如此没有交集、比我们更不适合的人了。

这些话在当时让他火冒三丈,但现在回想起来,却令人如此难过。当刘苔执意分住两处时,是不是同时也筑高心墙,把他踢出她的世界?

「方法嘛……在你所谓的科学内无计可施,我们也只得在科学外求方法喽。」这话直酸他,他岂会听不出来?

「你说说看。」

「大姊的老师说,你天生好命格,既是魁星又带福禄,磁场之好万中选一、阳气重,鬼神难近。」

这只是「开场白」,他知道。不过,因为不知道所谓的「科学方法外的处理方式」,浓眉忍不住皱了起来。「然后呢?」

刘莲一笑。「万中选一是难得,可这世上的人又何只几亿几千万?也就是说,这法子也不是非得要你不可。」她有些有意无意的挑衅着某人的敏感神经。

「那又为什么找上我?」一股气闷得很,说得好像他的被取代性极高。

「因为你是和我大姊登记结婚的人,有些事还是得让你知道。」

沉闷的情绪转成恼怒,池静心里不痛快起来。「如你所说,我们只是『登记结婚』,而且婚前就协议各过各的,你今天来找我的事,不是多此一举了。」

她仍是不愠不火的一笑。「这样啊……看来大姊还真对了。」

池静忍了忍,口气不佳的问:「她又说对了什么?」

「其实这一趟我是瞒着大姊来的。她出了事,并不打算告诉你。要是她知道我来找你,一定很不愉快。」

发生了那么严重的事,刘苔还不打算让他知道,她倒是把他这「丈夫」遗忘得很彻底。「哼!」

「那好吧,告知的部份我也算告知了,之后有什么话传到你耳边,可别事后发飙哦。」

「等等……你告知了我什么?」老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仔细的过滤回想,刘莲告知的事情中,有哪件会导致他发飙?有吗?有这样的事吗?

「我告知的事不少啊,例如,我姊快看不见了。」

「然后呢?」

「救她的方法需要一个阳气重、八字重的男人。」

池静深邃的眼眸微眯了一下,抓到关键字眼……需要一个阳气重、八字重的男人。需要?那个男的如何被需要?莫名的,一堆由没营养的电视剧、报纸、八卦杂志看来的,什么采阳补阴、阴阳调合、欢喜佛上身……全浮现脑海。

一股酸气冒了上来。「请教一下,那个阳气重、八字重的男人需要做什么事,才能让刘苔的视力恢复?」

「侍寝。」

「什么?」

「咳!就是陪睡的意思。当然啦,能二十四小时都绑在一块是再好不过了。」

池静一双眼瞠大的表达着讶异,渐渐的微眯了起来,几乎要从缝里喷出火焰。修长的大掌往桌子一撑,「……这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