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1518 字 7个月前

初冬的午后来了场雨,雨势不小,幸好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家规模不小的花店前,站了一对登对的年轻男女。男的高大俊美,一身合宜的手工西装,浑身充满冷傲的贵族气息,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一旁的女伴貌美如花,白色洋装外罩着保暖的流苏羊毛披肩,休闲中不失贵气。

「啊,这玫瑰真漂亮。」葱白柔荑捻起了一枝红玫瑰,低头轻嗅,好个人花竞艳,人比花娇。

「池先生也喜欢花吗?」人美,连声音也悦耳动听。

「比起花,我可能会比较喜欢绿色植物。」池静没有附和女子的喜好,也没配合的说些恭维的甜言蜜语。

开完会后和来访的尤董约吃中餐,他们到了之后才发觉尤小姐早等在餐厅。

饭后对方以吃太饱为由,想一起步行回公司,走到一半,尤老却接到一通电话得先离开,麻烦他送女儿回去,才造成这有些「莫名其妙」的状况。

尤小姐出现在约吃中饭的餐厅,他和尤老是约在先,如果尤小姐正好在附近,人家父亲叫她一起来用餐,那也没什么。他也曾在中午用餐时间,被爷爷临时叫出去陪一群老人吃饭。

至于后来,因为吃太饱而决定走路回公司,帮助消化。好吧!勉强合理。可散步到一半尤老因「急事」离开,只剩他得留下陪尤小姐散步,还得送她回去……就不由得他想太多了。

上个星期尤老才提到这位令他骄傲的女儿,今天他就正巧来访,然后又很刚好的可以见到他女儿,感觉上就像在埋伏笔、预告剧情。

池静不解风情、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的万紫千红。不明白为什么十个女人有九个会喜欢花?他想起一个人……刘苔呢?

他从美国回来第四天了,忍着不打电话给她,也努力不让那梦境发酵而影响自己。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仍在意着这件事。什么事都可以扯上刘苔!连看个花都会想,她会喜欢什么花?

想起她一身素白,几乎没什么多余装饰的素雅。

他想起来了,有时她宽大中国风的衣服上会画有一朵粉色或墨色的莲花。

前阵子他无意间看到报纸上的一篇文章。除了财经版,他其实不太看其他的文章,有一天却看到了一篇只因标题上的「苔萏」两字。「苔」,是刘苔的苔。原来是莲花的古名。

尤馨培一笑。「这玫瑰好新鲜,要不是我正好忘了带钱,真想买一把。」眼神不断的释放她十分喜欢,可又遗憾的神情。

店员走了出来,笑吟吟的说:「玫瑰今天才到,新鲜又漂亮,最适合送美丽的情人了。」

她娇羞昀红着脸。「不是的,我们……不是情人啦。」

「啊,那你们是夫妻吗?」店员察言观色,知道无论她的话对不对都取悦了美人。看来是女方喜欢男方多呐。

尤馨培笑着看池静,把发言权扔到他手上,也在试探他。

像是不曾听闻店员和尤馨培的对话,池静好像是个局外人似的,他淡淡的开口问:「这里有莲花吗?」

「呃?」店员有些愕然。

「池先生,莲花是七、八月的花,花期早过了,现在是玫瑰最美。」

「这样啊?真可惜,我妻子很喜欢莲花。」

有两朵正桃花,也就是和你可以发展成姻缘的,出现的时间点很近。如果……我算是其中一朵,想必另一朵也要出现了,你就直接选择她就是……

刘苔说的话他记得可牢了。两朵正桃花?他可不是因为喜欢她才谨记这段话,只是不想被她那个什么神算老师命中而已!桃花?门儿都没有,他当路人甲乙丙!

尤馨培一脸备受打击的表情看着他。「你……」

池静一笑。「尤小姐喜欢红玫瑰吗?」他要店员包好一束,递给她时说:「祝什么好呢?就视两家合作愉快,业绩如同这玫瑰一样又红又亮眼。」

「……谢谢。」她尴尬的收下,直想挖地洞,当然也没勇气多问他结婚的事。

池老好像前不久才往生,在那之前也没听过池静有什么交往的女友,何以……爸爸真是!事先也不打听清楚,害她出这种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