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1833 字 7个月前

「那个……我们要不要再等一等?」

「理由呢?」

「婚姻非儿戏,总要和最对的人。」

大楼外下着倾盆大雨,连站在大楼的骑楼下都多少会被波及。伸出手承接斜飞而入的雨丝,有只大手忽然抓握住她的手腕。

她吓了一跳,慢半拍的抬起头看着脸色难测的池静,不明白自己的话哪里说错了。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是说我,还是说你自己?」最对的人?她以为是什么原因让他答应了这婚事?她以为他为什么会对「称谓」突然敏感了起来?像他这样的人要在心里为谁空出一个位置容易吗?

刘苔用力缩回自己的手。「我只是说出来参考,不接受大可不必如此。」有人说,女人心,海底针。要她说,男人心也不惶多让。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

「我不可能再等三年,就百日内去登记吧。」

她虽然很想请他多考虑,想想还是算了。他的地雷埋在她所不知道的地方,谁知道会不会又踩中。幸好,她也大致翻了一下日子,如果下个月十二日去登记,那天她就算是新娘子。新嫁娘在当日是鸿运当头,气高三分,天煞避不过,避地煞、黑煞却是绰绰有余。

之前她应下的那桩棘手案子,肇事凶手已经抓到,大体也该入土为安了。「那么……下个月十二去登记吧。」

「为什么是下个月十二?」那天他不在国内。

「日子不错,对你对我都好。」

「又是看了日子。」他嘲讽的看着她。「为什么对你对我都好?在那天结婚能怎么?百年好合、夫妻情深?」

「有些事信不信由你。」

「我就是不相信。还是那个日子充其量也不过对你有好处?」

刘苔皱着眉。他以为她挑日子会只顾到自己吗?她这个人再怎么没有悲天悯人的襟怀,在处理两人的事情,无法取得双方都好的情况时,她会把对方摆在自己之前。「不信就算。」

「没有更好的理由吗?」那天他有个重要的合约要签,在那之前就得飞往美国了。

她看着骑楼外的雨景,没试图再说服他。

刘苔骨架天生纤细,虽然不高,但身材比率极好,她姿态优雅,随便一站就让人觉得极其美丽潇洒,说是轻灵飘逸也不奇怪。

风一吹,她沾着雨丝的发轻扬,神情仍是淡定、一副气定神闲,就是那副未染红尘味的模样令他不舒服。感觉她就是与他不同世界的人,稍不留意她就会消失无踪。

每每意识到这种奇怪感觉,他总是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惊。

不一会儿,司机把池静的车子开了上来,他拉开车门,将她推进车子里。

「干么?要去哪里?」

「难得见面,原本想略尽地主之谊的。现在我改变主意,去另一个地方。」看着她松放在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结婚吧。」

刘苔讶异的看着他,怒火在胸口点燃,她抿着唇、闭上眼沉默。

「没意见吗?」

「大少爷容得下别人有意见?」

「只要非关怪力乱神的我就听。」

「那好,我们现在就事论事,不提子不语。」她睁开了眼,眼光冷利。

「结婚后我们依然分住两处,比照婚前的模式。这桩婚事只是在完成池老爷的遗愿,无关咱们俩的私谊。真论起私人情感……这世上找不到像我们两人如此没有交集、比我们更不适合的人了。」

「……随便你!」池静也冷漠的回应。

看着窗外一幕幕掠过的景物,刘苔一把火仍是燃得旺。如果登记结婚能够「结束」和这位可恶男人的交集,她会很乐意的快快签名!

登记后也算完成池老爷的遗愿,她可以和这魔头划清界线了吧?!再也不要和这人有任何交集了。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到底是哪一位哲人大德说出这样有哲理的话?

一对男女因为爱到最高点,想携手自首而结婚。大概没有什么人会在完全没有感情的情况下就结婚的吧?

别人结婚是为了长相厮守,大概只有他和刘苔是为了不再有交集才结婚。

刘苔就这么讨厌他、看他不顺眼吗?当他的妻子有什么不好?他可以提供丰富的物质享受,她还有什么不满足?她就这么急着和他保持距离吗?不!他们什么时候亲近过了?

爷爷治丧期间的牵手情,他曾以为刘苔会安慰他,代表着有某个程度的喜欢。可之后呢?两人的关系又快速冷却,连打电话找他都用「朋友」二字,把两人的关系拉得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