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2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2275 字 9个月前

「谢谢你。」

「……没什么。」

「还有,对不起。」刘苔奇怪的抬起头看池静。

「对不起什么?」

「我知道你并不想嫁,可我不能不娶你。」牵着她手的力道倏地加重。

她的心里一阵刺痛。一想到他是在「无法反驳」的情况,不得已得娶她的,从他前阵子的反应就晓得她不是他心中人选,可当他这么说时,她心里还是会难过。

池家老爷的后事在一个月前圆满完成了。

池静和她在那秋风夜的「牵手情」后……再也没有进展。

牵手又不代表什么,而且还是她主动去牵他的。而牵手的动机,仅仅也只是安慰吧?

她忙于自己专业领域里的各项服务,池静是大企业头儿,自然更是忙碌。一晃一个月过了,两人甚至连通电话也没有。池静提过不能不娶她,如今他一忙忘了,她却直惦着这件事。

这婚事既不是建立在你情我愿上,这么说对死者是有些不敬,可对她来说,就只剩来不及拒绝死者请求的一件事。

整件事对她而言,实在无法说乐见其成,因为那是在骗人的。可她为了承诺一定会做到。

对男交悸事刘苔一向淡薄,活到二十来岁,长得古典秀雅的她,其实不乏追求者,只不过那些人一知道她是个老跑坟地、把灵骨塔当休闲娱乐的「风水师助理」,就一个个跑得比飞的快。

也许她向来将职业当成她的天命,在这之外的事她也不怎么在意。二十几岁的女孩该是生活得多采多姿,享受着爱人与被爱的粉红氛围,但这些事好似都与她无关,要不是这一回池老爷的「迫婚」,她压根儿没想过结婚的事。

昨天她打了通电话给池静,秘书说他在忙,问她是谁,请她留下电话。

她自称是他的「朋友」,姓刘。结果等了一整天下来,他并没有回电。早上她又打了一回,还是接不到他手上。

好吧!人家没时间见她,她就自己去找他。这几天她比较有空,不然再过去她要处理的事很多又棘手,要见面也多有不便。

依然是一身飘逸的穿着来到了他公司,她仍旧不得其门而入的在一楼大厅坐冷板凳。

欤……大老板果真不好等呐!她都来到这里了,那位再没空也得打声招呼吧?看着时间飞逝,她决定不等了。请柜台转达,说大老板继续忙吧,她要走了,有机会再见了。

从大厅走到门口不过短短的二十来步的距离,刘苔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池静。

「喂。」

「不是要见我,怎么就这样走了?」

「我找你,你似乎很忙……」

「再忙也会有时间见未婚妻,你给秘书和柜台留那什么话?朋友、姓刘?我姓刘的朋友何其多?」池静的语气称不上客气。

原来大少爷是因为她留言的称谓不够「亲密」这才拒接?未婚妻?是也可以这样说,可现阶段,说实话,她还是没办法对外人这样介绍自己。「这样啊……」

「什么叫『这样啊』?你对我的话存疑吗?」

「那个,我只是还在消化你的话。」

「我的话有让你这样消化不良吗?当我的未婚妻有这么难以启齿吗?」

奇怪?声音好近,不太像在讲手机,反而像是在不远处说话。刘苔一回头,池静就站在十步左右的距离。

为什么他咬牙切齿的模样会让她很想笑?她好像从这件事上,又多了解一些大少爷的脾气了。

池老爷在往生前,池静不断的对这桩不在他自己计划内的婚事做垂死的挣扎。池老爷往生后,他在挽联前说了他不能不娶,也就表达了「婚事」已在他的计划里。他认真的把她这个看不顺眼的女人,也摆进他未来的人生。

想想这一点,他和她还满像的。

刘苔笑了。「好啊,当然好。以后自我介绍,我不会忘了。」

走出大厅的自动门,这才发现外头下起了大雨。真是的,方才才想说不会又要下雨了吧?结果应验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池静跟她并肩站在大楼外,由侧脸偷觑了她一眼。一个月不见,这张脸一点也不陌生。

当然不陌生,因为他每天都有在「复习」

爷爷骤逝,国内外的公司一堆事情待处理。他每天马不停蹄的开会、当空中飞人……当静下来时,他其实也会想到刘苔,也会想打电话给她。可是……该死的!为什么她从来没想过要打电话给他?

她就这么不把他放在心上吗?比起他每天都有想到她这女人,心理真是越想越不平衡!

「只是想提醒你,按民间习俗,如果我们百日内不结婚,就要三年后。」她想了一下。「我想过了,以你现在,应该没心情准备婚事,我们就等到三年后吧。」

刘苔状似设身处地为他想的话,却令他不自觉的皱了眉。「我现在的确没心情办婚事,所以一切从简。现在结婚也容易,甚至不必到法院公证,只要去登记就行了。」三年后,一千多个日子,这当中的变数不大吗?抑或,她等的就是这变数?他的眼微眯了一下,心中实在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