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1354 字 7个月前

由预定地往外走,得走上一段弯曲黄土小径才接得上柏油路。山里湿气重,只怕前晚还下了雨,小径虽不至于泥泞不堪,但刘苔软泥沾鞋还真是越走越重。

她走路本来就慢,如今真称得上是龟速了。在转弯处,她看到了某个绝对称不上友善的人。

「能不能快一点。」池静一向发号施令惯了,无论是秘书、部属,为了配合他,做任何事都是竭尽所能的迅速。他看不惯那种慢吞吞,活着只是为了浪费生命的废物。

「我很尽力了。」刘苔拖拖拉拉来到他面前,捡了根树枝,另一只手突然撑在他身上。

「喂,你……」

「不好意思,借靠一下。」她慢吞吞如入无人之境的用树枝刮着鞋子边缘汲附的泥巴。刮完了一脚换另一脚,仔仔细细,绝不马虎。

池静的耐心用罄前,刘苔总算放下撑在他手臂上的手。

「行了,走吧。」欸……他额上跳动的是青筋吗?她视力向来不太好,所以看不清楚的东西就当没看到。

他没好气的说:「我忽然很想知道,当后头有人追杀你时,你的动作是不是还是如此迟缓?」

「阁下是因为常有人追杀你,走路才这么快的吗?时时防着,怕一个不留神就被砍中?」

「……」

欸……脸更臭了,她真的很想朝他脸上喷花露水呢!

她淡然一笑。「我这人还满广结善缘的,没有这种困扰。」说完,动作还是慢慢的。真搞不懂这男人是怎么回事,走路的速度又快了起来。

慢吞吞的走出接柏油路的黄土小径,池静的车就停在不远处,他已上车,就坐在休旅车驾驶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刘苔拉开了副驾驶座车门,他冷冷的开口,「不准就这样上车。」

「咦?」

「你的鞋子会弄脏我的车子。」

僵持了一下,刘苔不发一语的把鞋子脱掉,拎着鞋,光着脚丫子上车。

纤白秀净的巧足踩在黑色的踏毡上,黑白对比更显出那双美足的骨架巧致,看着那双仿佛能放在他修长手上跳舞的美足,池静心一跳,耳垂染红的忙别开眼,顺手丢了双纸拖鞋给她。

到底太过年轻,对于别人的无礼,刘苔还是有些懊恼。拉了安全带系上,她一路无语的生着闷气。

好一会儿,池静看了一下她放在脚边的袋子,「那里头是什么?」

驾驶座的方向传来冷冷的声音,刘苔怔了怔,看了眼倨傲的男人。「你在问我吗?」

「车子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不问你,我问谁?」

「啊,是是是。」呵,光听语气就知道很不友善。「可就我知道,能回答你的话的人不只有我呢。」

池静眯了眯眼,不怒反笑,「跟在你那位神算老师身边,别的本事没学到,倒是学了一身唬人的好功夫。」

刘苔笑了。「阁下不必拐弯抹角的骂我家老师,既然不信风水之说,大可不必大费周章的把人请来。」

「我只相信科学,怎会信这些江湖术士,只是老人家就吃这一套。」爷爷不但信,自己也有兴趣,还花了不少心血去钻研。

「阁下是找我倾吐心事?」若是平常时候的她笑一笑就带过,可今儿个这男人太过无礼,她有兴致气他一气。

不可置信的看了这不知死活的丫头一眼,他说东,她扯西,两人看来没什么交集。「谁在跟你倾吐心事?」

「车子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你,还有谁?」现学现卖,成效不赖。

池静为之气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