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1 / 2)

神算不出阁 有容 1855 字 7个月前

卯时初,东方露出鱼肚白,一老一少一前一后的行走在坡堤上。随风轻摇的芦花衬着逆光人影,颇有几许怀古味道。

前头的高瘦老人一身长袍马褂,及腹的白长胡子,见着的人心中莫不浮现「仙风道骨」四个字。后头的年轻女子年约二十上下,一头长发用条帕子轻松的束起,随兴的唐风宽大白长衫,上头绘了朵墨色粉莲,深色内搭裤,脚下踩了双平底鞋。

女子有张讨喜的瓜子脸,五官不特别出众,却细致典雅得如同古画中走出来的仕女,举手投足温雅柔和,有股说不出的飘逸灵气。

她步伐轻盈却每一步力求踏实稳健,行进时双手习惯负在身后,十足十的小老头儿样。

较之前头走起路来轻快利落的硬朗老人,旁人近看知道前头是老人,远看,会觉得后头的才像年纪大的那一个。

前头的老人家一回头……欸,一不留神,他家主子又远落后在那头了。刻意停在原地等待,见主子慢慢接近,他叹口气道:「我说……小姐啊,咱们这『主仆』对调的游戏要玩多久?」

无论是看阳宅、看风水,卜卦论断,厉害的角色明明是他家大小姐,他却得假扮她。

外头赫赫有名……咳,他家主子更正,要说「小有名气」的「刘老师」其实是个女娃!是真的女娃啊,他招摇撞骗多久,咳……是和小姐交换身份多久,「刘老师」就红了多久,少说十几个年头了吧?

别怀疑,他家小姐可厉害着,还不识字就能铁口直断了。

「就玩到……我能合乎世人对『神算』这二字期待的年纪呗。」她笑笑,一点也不在乎没人识得她才是刘老师。

这年头各行各业总会出现一些奇葩。美女、奇人、小时了了的……总会过度引人注目。要让人家知道,在风水堪舆界的「刘老师」是个女孩,那些无聊媒体不知道要打扰她到什么时候?

祖师爷有明训:少年得志大不幸,树大招风至。

刘神算就是不听,风光一时,弄得家道中落了五甲子,差点成为刘氏一族的罪人。她呀,先人的话,她时时谨记、刻刻不忘。

「小姐年纪轻轻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又懂得韬光养晦,咱们刘氏一族也算没白等这三百年。只是二小姐和三小姐……哎,到底是让人担心啊。」一个是小小年纪就搬出去住,现在听说还为了便宜就住进了「鬼屋」;另一个则是被视为「衰星」,生人勿近,最近到美国依亲。

刘苔仍是笑笑。

就是这个什么都不打紧、什么都无所谓的表情。刘德化有些急了!「小姐不能劝劝二小姐,不要住在那栋鬼屋吗?」虽然跟在大小姐身边多年,子不语的事见了不少,可他还是有点怕呀!

大小姐说他八字特轻,容易撞见一些别的空间的朋友,要他要懂得见怪不怪。可是把胆子练大这码事,他练了多年还是成效不彰啊!犹记得,遥远年代他们进到南部某间厉鬼屋「谈判」,光是看那些满屋子乱飞的桌椅他就昏了。

是说……刘家不是要振兴了吗?怎么除了大小姐外,另外两位还是……怪怪的。

刘苔一笑,「只要懂得与鬼相处,有时鬼比人可爱。」

「二小姐不是大小姐你啊!她是个活生生的正常人!」

「喔。」微扬的凤眼露出好玩的笑意。「原来我是『异常』的死人,让你和我交换身份,真是抱歉啊。」

刘德化一怔,「不是啦,我的意思……」

「我懂。那一位……我一点也不担心她。」那一位一样是个活生生的「非常人」。她呢,就继续任性吧,她这个大姊也不插手。

「那三小姐呢?她到底是福星还是灾星啊?我这一路看来,想追求她的,还真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有些事不愿多谈,刘苔半开玩笑的说:「比起她们,我比较担心我自己呐。」

就常理而言,身为风水师,想必早就把自己的命盘算透了。殊不知,真正的风水师是不能去窥视本命盘。一旦窥视,对自己有损的地方,必定用所学能力去趋吉避凶,如此一来,会乱了多少事?该遇到的没遇到、该发生的没发生,和自己有所牵扯的命盘也跟着离轨,那是件很可怕的事。

她常告诉自己,一切的发生就是最好的发生。于是她从来没去排过自己的命盘。隐约记得,遥远的年代好像有个人说过她有「重婚」命格,也就是得嫁两次才圆满。

这说法不管是真是假都真无聊!她连一次都懒得嫁了,还两次哩!

「大小姐担心什么?」

刘苔凉凉的开口,「担心……等一下的大阵仗。」

「咦?」偷偷看了一下她背的小袋子。那里头只有篆刻用具,没什么法器吧?小姐早些时候有提到,办完事情后她想到「缘斋」一趟。

「也不知道怎么了,接下了这个case之后,总觉得像有什么事要发生,是好是坏也理不出个所以然。」通常只有事关己的时候才有这种感觉。她今天只是陪同池老爷看墓地,这是一门生意,和她能扯上什么关系?

说到这个案子也挺特别的,池老爷不是有个「御用风水师」邱隆吗?怎么还会费事的找上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