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1 / 1)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640 字 5个月前

遗失的,永远最美好?香朵拉

从小到大,你肯定有遗失东西的经验。

可能是祖母送给你的老别针、可能是跟暧昧对象一起去看的电影票根、可能是一个橡皮擦偏偏马上就要考试了、可能是手帕或卫生纸而老师正从前面开始一个个检查、可能是以为钱包里有三千元打开却只剩五百元压根儿忘了昨天买了粉饼一枚。

以为自己很清醒,其实却意外的健忘。

有些东西,掉了就掉了,像橡皮擦,顶多再买过花个十五元。

有些东西,掉了等有需要再买,像音乐课的直笛,如果下学期还要练直笛再说吧。

有些东西,掉了大、有、关、系,含有纪念性的合照,那人已不在身边,底片早已不见,整个世界仅存的一张,却从你的世界逃逸,落到另一个陌生人手里,那人捡到,可能仅瞥一眼,就把照片丢了,你当宝、他当草。

前几个礼拜,我找驾照找了半天,明明习惯放在车上,却怎么也找不着,以为放在家里,所以回家找也没找到,就这样上上下下来回车上与家里三次,虽是搭电梯,也累得出汗(还是想到要重办很麻烦的冷汗?),自诩个性谨慎非常的我,已经不止一次趴下来在车底地毯式搜索,将脚踏垫移开’用手去摸,什么也没找到。

最后一次,我拿手电筒下去,我告诉自己,最后一次趴下来用手电筒照,如果没有,我就乖乖去重办(心里是觉得不可能有的),没想到啊,驾照这家伙真淘气,我下了最后通牒它就自已跑出来惹,原来就在脚踏垫下方,手电筒一照它再逃也逃不出我手掌心,乖乖回到我身边。

还有一次,停车场的缴费单被我弄丢了,在停车场找了十几分钟,实在赶时间,就只好付了遗失单据的费用,后来以为单据会在某天出现,结果也没有。

扯远了。

想说的是,有时候遗失的不是那种实质的东西,遗失的是记忆,记忆中觉得最美好的事物,如今看来可能是噩梦一场。

国小的时候,有朋友住在眷村,里面有一家无招牌的米干,生意非常好,她带我去吃过,真的非常非常好吃,后来我每次去她家就说要吃那家米干,吃了好几次都不腻。

毕业后,没再去吃过那家米干,但脑中一直记得那美味,很想再去吃,去年因缘际会找到,兴奋的点了一碗吃,还一边跟同行友人打包票——这绝对是全天下最好吃的米干!

OK,吃了,大家说好吃,我却觉得没那么赞,依然是不错的,但却不是记忆中那个惊天地的味道,让我愿意下雨天撑着伞让脚湿透也要来一碗的米干,现在的好吃度是那种有人说要吃那就顺便来一碗吧的感觉。

我住在客家乡,小时候最爱吃客家菜包,有家客家菜包远近驰名,小时候我都要拿菜包当早餐,长大后我比较爱吃美而美或麦当劳,但偶尔还是会怀念传统味道,回去那家老店买了菜包,味道也不如记忆中美味。

不禁怀疑起,记忆中的好味道是不是不存在的?

人总会美化记忆,得不到的总是最好最优,得到了又觉得好像不是非它不可,或者物换星移,回头一看,觉得自己当初是不是鬼遮眼,这家伙明明不适合自己啊!

说来说去,都是人的心作祟啊~~

遗失的不一定最美好,可能它本来就没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