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1754 字 5个月前

唔……她听出一点意思来喔,他好像很在乎这件事情,还说自己是孩子的爸,这不就间接证明他要这个孩子?

她打铁趁热,连忙问:“所以你要这个孩子?”

“谷雁安,你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我为什么不要这个孩子?我当然要啊!”他很想摇她肩膀,不过想到她是孕妇不能乱摇只好作罢。

“那你知道接下来要怎样吗?就是……要生小孩必须要负责的事情……”她有些紧张,不知道这样暗示他懂不懂?

总不能叫她开口逼婚吧?

她急急解说:“我不是想逼你啦,只是你知道,小孩最好能在健全的家庭长大,所以我……嗯……就是……”

“我会娶你。”他打断她。

听她在那边所以、就是、可是的实在有够烦,他可没笨到需要她把话讲得超清楚,有了孩子就结婚这是最自然的事情,不懂她有什么好难以启齿的。

“啊?”不适应他的阿莎力,谷雁安一脸呆样。

他心一软,张开双臂,紧紧拥住她。

她发间传来的芬芳,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曲东宇搂紧她,有些心疼她患得患失到这种地步,怕逼婚然后他放弃感情?她怎会悲观至此?

所以他大力拥抱她,让她感觉到爱意,他不是很会说情话的人,可是行动上他愿意做,只要能给她安全感,他愿意的。

吻着她的发,这男人终于嘴软,说出一句动听情话——

“雁安,谢谢你,我爱你,请你当我的老婆,跟我一起过生活。”

谷雁安怀疑自己听错了,但那切实的话语钻进耳里,泪盈眶的同时,告诉她这不是幻听。

她擦着眼泪,边说:“孕妇不能情绪太激动,你你你没事说这些干么?”

他大笑,朗朗笑声盈满室内,鲜少听见他笑的谷雁安也被感染,跟着笑了。

曲东宇一直没忘记,谷雁安有一个难搞老爹。

当年用势力条件告诉他,他与谷雁安之间的差距,轻易将手探入他的工作,将他调往不熟悉的业务部,开启了不顺遂的工作之路。

到后来,他背黑锅,离开公司,这一连串的难熬起源都来自于谷玉斌。

谷玉斌只是打了通电话,就害他痛苦了一段日子。

曲东宇忘不了,当时的自己度日如年,而今天的自己呢?若再遇上财大气粗的谷玉斌,又会是什么光景?

如今他是瑜伽老师,自营瑜伽教室,要让他被Frie没那么容易,要给他添堵也要看他买不买帐。

时至今日,他的EQ跟当年已经不一样了,他相信自己心脏够大足以承受谷玉斌的冷言冷语与刁难,只要是为了谷雁安,还有他们的孩子,他愿意为了幸福去争取。

只是没想到,踏进偌大的谷家,佣人带领进客厅后,会是这样光景——阳光从落地窗洒落,在地氆铺上一层亮光,映照在高级古董家具的阳光,如一层金沙,闪烁美丽光芒。

中年男人坐在古典沙发椅上,身着轻松家居服,端起桌面的茶饮了一口,一派悠闲自在。

“我记得你。”谷玉斌看着曲东宇。

跟以前的曲东宇相比,眼前这个稳重多了,当年的他目光尽是哀愁,虽有一番正骨,但愤世嫉俗的态度让人很难接近,不像眼前这个,全身洋溢一股淡定,气质温雅,老神在在。

“你一定也忘不了我。”谷玉斌再次开口,淡淡笑了。

“是,我全都还记得。”

“讨厌我吗?”

曲东宇有些不解这直白的问题,来之前,脑袋里排演的都是谷玉斌用力反对,然后自己捍卫爱情的彩排,绝不是像现在这样两人对坐喝茶,谈话态度像聊天,没有火药味。

“曾经,现在没有什么感觉。”他也很直接地说:“对我来说,您是雁安的父亲,仅此而已。”

谷玉斌笑得更大声。“也就是如果不是为了雁安,你不想认识我的意思。”

曲东宇轻轻点了点头。“像您这样的成功人士,我这种小市民无缘认识,更何况我们的价值观也不相同,相处只是更难堪而已。”

“曲东宇,我现在不一样了。”谷玉斌收住笑,说:“我不想再为了身外物来斩断我女儿的缘分,坦白说,当年的事情我想起来也后悔过,当我女儿一直在情海里浮沉,偷偷哭泣的时候,我有想过是不是不该剪断她跟你的缘分。”

看着这个侃侃而谈的中年男子,曲东宇心情很复杂。

而听着他的论调,曲东宇又很难不体谅与心软,毕竟,谷玉斌都说后悔了,他还想追究什么?

“无论如何,我今天是想来请您同意我跟雁安的婚事。”他望着谷玉斌的眼色很坚定。“我会守护她一辈子,疼宠她一辈子。”

“好。”谷玉斌的目光多了和蔼。“只要我女儿能幸福,只要你是她选择的,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