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2115 字 5个月前

他懒洋洋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其实我今天准备了礼物给你。”

谷雁安怔了怔,从他怀里抬起眼。“礼物?”

曲东宇离开沙发,从放在玄关自己带来的纸袋里拿出一本册子。

他将册子递给她,落坐在她身旁,看她抱着大册子一脸惊讶。

“这是……相本?”她看得出来,还有点年纪了。

厚厚一大本,上面似乎还蒙上一层灰,但手一触及,发现上面并没有灰尘,反而干净得很。

“收了你送的表,总得回送什么吧?”他沉沉的低音,勾起一阵怀念。“我一直在想,要送你什么?当年你送我表,那时的你缺的又是什么?我想了很久,决定送你这个,我想这是当时的你会想要的。”

他伸过手,替她翻开腿上的相册,第一页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一对笑容慈祥的父母,后面站着一对儿女,父母约四十岁出头,儿女大约都国中左右。

“这是我刚考上高中时,爸妈带我们去相馆拍的全家福,也是第一张那么正式的全家福。”

曲东宇的手指抚上照片,轻柔且怀念的嗓音,娓娓道来:“我爸最疼我了,他在电力公司上班二十几年,个性老实木讷,很重视节庆,每年元宵节一定带我们提灯笼,中秋节绝对会赏月吃月饼,冬至会要求我妈煮一锅汤圆,因为有他在,我们家才那么有向心力。”

谷雁安看向照片中和蔼的中年男子,发际已经有些花白,带着副古老的眼镜,虽然坐着但仍看得出身材瘦高,眉宇间神似曲东宇。

“这是我妈,她是传统妇女,她在小学担任出纳,很会念,超级会念,我从一起床就被她念被子要折好,到我睡觉时都还会被念怎么被子没盖好。她是很热心的人,有次经过公园看见流浪汉,那时是大寒流,她跑回家拿了家里的被子,送给流浪汉,我妈是我们家的太阳,总是发光发热。”

曲妈妈身材较圆润,烫鬈的老式发型就如卡通中的花妈一样,笑容热切又带点很少照相的腼眺,是让人很想接近的类型。

“认识你时,我爸妈已经走了,我回想当初我们在一起时,我好像不曾跟你提过家里事,现在想起来,对你有点不公平。”他将相簿翻到下页,一张张怀念的照片映入眼前,有他小时候调皮站在车子引擎盖上,妈妈在旁边抓住他的照片;也有他埋头猛吃汤圆,爸爸在旁边拍着他的背的照片……

谷雁安一张张细细看着,泪水盈眶。

谁说他冷心淡然?

这么贵重的礼物,是他认识她前的人生,充满感情与温暖,更是一种对以往的寄托,象征意味太浓厚,哪是一只表可以比拟的?

“那时的你,最想要的应该是多了解我一点,是吗?”他揽住她的肩,吻了吻她的发。

她点头,又点头,重重点头。

“虽然说谜一样的男人很吸引人,但是……当然我想多了解你一点。”

她一直想,曲东宇是不是不够爱她,才会有所保留,才会狠得下心提分手?

如今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们又相爱了,这样就好了,不是吗?

深夜,谷雁安睡着后,曲东宇睡不着,他在黑暗中睁开眼,仰望漆黑天花板,透进来的月光很浅很淡,映在墙壁上。

现在的自己,活得坦然自在,曾经的包袱,他渴望抛弃,唯有真心毫无保留的爱情,才能拥有最好结局。

所以他将自己的过去都告诉谷雁安,要知道那些关于父母的回忆,是那么浓重那么痛,但因为是她,他才愿意释出那些最深层的情感。

回想过去跟她交往的片段,曲东宇醒悟到,自己是个自私的男人,他让她懵懵懂懂去爱他,踩他的地雷,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说对不起你失去资格了。

探出大掌,他侧翻过身,紧拥住熟睡的她,也许重新相遇的确是有原因的,离开她后自己空白的恋情成绩单,也唯有她,才能重新在上头写下评语。

如果过去的他拿了个丙,那么今天的坦白,也许能获得一个甲上。

唔,甲上上好了。

更嚣张一点。

谷雁安从小超健康,就连现代女性常见的压力大导致生理期不准时,她也从未发生过。

她的生理期准到二十八天就来一次,最慢不超过三十天,但那已经是特殊状况,好比说跟曲东宇分手那次,她伤心到失眠,大姨妈当月就三十天才来报到,她还惊了一下。

但现在三十二天没见到大姨妈了,就算被困在策划周年庆活动的忙碌工作里,她仍然发现了这个迹象——是在洗完澡后拿内衣裤时,猛然看见生理裤好像很久没穿了,她歪了歪头,掐指一算,发现事情不单纯。

她戴着大墨镜跑去药妆店,先在购物篮里放了阿哩阿杂的东西,一瓶定型液、特价的化妆水、棉花棒、口罩、沐浴乳,还很阿呆的选了包卫生棉放进来,最后,才小心翼翼的把验孕棒也丢进购物篮。

结帐时要不动声色,不能表现出害羞,想想就觉得好弱,三十岁了买个验孕棒糗了吗?谷雁安痛恨自己的窝囊样,等店员将物品一一放进塑胶袋后,她飞快离开药妆店。

回到家,第一件事当然是立刻上厕所,唔,光研究验孕棒的用法就研究半天,她几乎要以为自己成为文盲了,上面写的一条线、两条线她看来看去仍看得有点茫,难道是太紧张的缘故?

总之,照上面步骤验了孕,等待结果的那几秒钟,俨然是最难熬的时光,结果出炉——

没怀孕。

她呆了呆,老实说,她以为她怀孕了。

毕竟向来经期准确,而有几次欢爱时,热络的爱抚中,又来不及避孕,所以怀孕是很有可能的。

难道她已经到了老蚌生珠的年纪,才没这么容易中奖?喔别傻了,她失笑着丢掉验孕棒,在厕所镜前看着自己松一口气的脸。

谷雁安不承认她其实是有点期待的,对镜中自己说:“好险,要是怀孕就麻烦了,我可不知道要怎么对他说……”

十天过去,大姨妈好像闹脾气,硬是不登门拜访。

这天晚上,曲东宇约了曲宁宁夫妻俩,要介绍谷雁安给妹妹认识。

车上,谷雁安皱着眉,盯着手机网页上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