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1462 字 5个月前

空气里,弥漫浅浅的欢爱后的气味,那种难以忽视的粘腻感,让他们赖在床上。

棉被下,光裸修长的美腿仍紧勾男性精瘦腰身,她整个人很不客气地攀在他身上,舍不得离开。

“所以,我那天看见的人是谁?”她美眸半闭。

“什么?”牛头不对马嘴啊小姐。

“有天晚上我去瑜伽教室找你,看见你跟一个女人一起出来,她攀着你的手臂,你们看起来很亲密。”

“没有吧?”他没什么印象。

瑜伽班学员里也没这号人物,没有他熟到可以让其近身的人。

“不承认?”她嘟了嘟嘴,语气有些怨怼。“你还让她边走边唱歌,竟然没骂她,换作是我,你只会嫌我吵……”

唱歌?

曲东宇恍然大悟啊,他若有所思地看向谷雁安。“你在吃醋?”

“是又怎样?”她毫不回避,正面迎对。

“她是我妹。”他淡淡道:“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他妹?

他妹?!

就、这、样?!

她的纠结她的痛苦她的放弃她的抉择她的泪水,谁来还给她?

谷雁安仍觉得自己恋爱运持续低迷中,连两情相悦都可以被搞成波折不断,她招谁惹谁啊?

“你干么?”不懂她情绪起伏的曲东宇,忍不住问道。

她坐起身来,没有刚刚那种软绵绵的媚态,反而握着小拳头,脸上表情难看到像便秘三天。

“当时我以为你已经有女友了,所以告诉自己要放弃,还主动跟狄从北示好,结果全都是误会,我好冤啊~~”惨绝人寰啊!

总算将一切串起来的曲东宇,沉默了一阵子。

所以,她突然冷淡疏离的态度,是因为认为他已经有对象?

然后他还因为她的态度,以及她跟狄从北的互动,烦了好多天?

“你这个白痴!”他瞪她,就差没有掐着她脖子,摇着她问怎么那么笨啊?

“不会来找我问清楚吗?自己猜猜猜是要猜到什么时候?”

“所以我很后悔啊,现在我知道了,无论什么事都不要自己开小剧场,我的心再也禁不起二次攻击了。”她终于知道何谓活到老学到老。

曲东宇气炸了,这个大天兵!他从床上起来,拾起地上衣服一件件穿上,问她:“那你跟狄什么的是怎么回事?”

她眨眨眼,笑了。“我们是好朋友,他喜欢的不是我这一味。”

“那他干么把你放在大卖场?”

她尴尬笑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狄从北知道他们所有的事情,所以才叫她出来面对?

依曲东宇重视隐私的程度,恐怕不把她杀了才怪,刚刚才被骂一顿,她可不想再讨骂挨。

她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盒子,递到他面前。

“这只表,你愿意重新收下吗?”

一时间,他反应不过来。

她将表盒打开,亮出那只熟悉的表,瞬间唤起曲东宇的记忆。

“你没去退货?”他始终看着那只表,感觉有些复杂。

仿佛又记起当初那种自卑感,那年他还年轻,轻易就放弃了这段感情,如今这只表重现眼前,对他来说,很有意义。

“当初的谷大小姐不会做退货这种事。”